第一三一章 有人挽留(1/2)

加入书签

  “马还要不要?杨老师。”小林问。

  “要,当然要,不要白不要咯。这马比走路快。”卢钢白了小林一眼,又对曹帮主说道:“曹老大,寨子仑离这里远不远?”

  “走近路,快的话,一上午就到了。”曹帮主说。

  卢钢要去看马,曹帮主说要得便带他们到了放马的地方。曹帮主说原来这里是一个牛棚,鬼子来了把牛牵到沙头后给杀了,便再也没有养过牛,就放在这里空闲着。他又指着那个在那里喂马的一个汉子说:“他就姓牛,我们都叫他牛崽子,性格就跟头牛似的,有时温得很,跟他说话象挤牙膏一样,有时又犟得屙牛屎。那次为了不让鬼子把牛牵走,差点还被鬼子给杀了,被捅了二刀,现在还留着疤哩。牛崽子,你过来。我和他们就睡在你屋里了,你好生看着这些马,别让它们跑了,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曹帮主,放心吧。”牛崽子答道。

  曹帮主又说:“明天五更出发,你去召集那些人到这里集合,听见了?记得带上家伙。”

  “好的,曹帮主,我不睡就是了。”牛崽子应道。

  曹帮主说:“我不管你睡不睡,误了事,我就对你不客气。”

  看着马,有点舍不得离开,越来越觉得面前的这几匹马太俊了。要不是老杨叫着他们回去,还不知道卢钢和小林摸着马背马头要到什么时候。

  一夜无话,老杨他们醒来时,外面已有人声了,天空还是黑黑的。打点行装完毕走出屋内,曹帮主笑着说就等他们了,全部都到齐。

  “我的马呢?”卢钢到处看着寻着没有见着那三匹高大的马,边问曹帮主边要向牛棚那里去。曹帮主拦了他,手一指,看去时,雪地上正走来四个黑影,是牛崽子牵着三匹马走过来了,马蹄踩在雪地上嘎吱作响。

  马蹄上的棉布都给牛崽子取了下来。

  小林、卢钢一见跑了上去,接过牛崽子手里的马跨了上去,朝人群中走了过来,跳下,把老杨的马接过送到了杨老师的手中。

  老杨谦让要曹帮主骑,曹帮主不肯,说在水上呆惯了,他不习惯在马上坐着,要坐也只能是你们新四军的同志坐,他享用不起。说完笑呵呵地大声喊着:出发。

  老杨无奈只好跃上马与卢钢他们跟着这支队伍离开了江岸上的村庄,随着曹帮主消失在远方。

  原野里冬天的凌晨,清静如梦,大家无言地走在雪地里的身影隐隐约约朝前快速移动着,远远地看去如一道剪影充满了神秘。

  白雪,人影,脚步声。

  天蒙,北风,冷嗖嗖。

  有点受不了啦,杆子哥。小林在马上说。卢钢说,受不了就下来让曹帮主坐,你走走暖和暖和。你以为我会把棉袄给你穿啊。

  哪里会有这种意思呢,杆子哥。小林笑笑。停下跳了下来让要推诿的曹帮主上了马,自己跟着马屁股后面走着。

  老杨在马上看了看微微泛光的天边后对曹帮主说道:“这鬼天气还真是冷,曹老大,天也快要亮了,等下得找个地方让这些弟兄们吃碗热汤热面的好赶路。”

  曹老大说没问题,再走一段路,前面就有村庄了,那里有吃的,你看,我们都带足了路上吃的,找户人家给热了,保管不会饿肚子。曹帮主拿出来的是红薯。

  果然走了不多久,鸡也叫了,天已开始发亮了,前面便看到了几户人家。

  一个小时后他们重新出发。不敢沿着江边走,怕遇上鬼子,就捡着田埂,村庄小道绕着走。

  “再越过前面那坐小山,大概就要到了,前面有村子,先到那里歇口气,弄点吃的,吃完饭再翻过那座山,估计再走一个时辰就要到了。”曹帮主说。

  可他们刚来到村口时,突然听到前面猛的一声大喝:“不许动。干什么的?”

  他们都站住了,骑在马上的老杨看得清楚,是二个国军模样的人在端着枪对着他们喊着。

  “这里还有国军?”老杨还真不知道这里还有国军,头二年不是被横山勇他们打跑了吗?怎么又来了?他是哪里来的呢,又是哪支部队呢?

  “还真是国军。杨老师。”卢钢说。

  “对对,是国军,耿营长他们就是穿的这身衣服,没错,杨老师。”小林也跟着说道。

  “格老子,晓得是国军呢,我是说这里怎么有国军?”老杨说道。

  曹帮主说:“我也不知道啊。”

  “这里有国民党的部队?”老杨心里有点疑问,可面前的情景不得不让他肯定这里确实应该有一支国军的部队,看那个往这里走来的士兵的穿着与步态就知道是受过训练的。

  说话间,二个国军跑过来了,叫马上的人下来,如临大敌般地让所有的人放下枪举起了手,这时,村子又跑出来一队国军朝着他们奔来,二话没说押着他们往村子里走去。

  村子里的房屋整个地被一层层厚厚的白雪覆盖着,看上去很美。

  “报告团长,我们抓到了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到了一座青砖砌筑的祠堂面前时,站在门外的一个卫兵拦住了他们,与押他们过来的国军交语了几句后跑了进去,对着悠闲自在正哼着小调在天井里看雪中梅花的一个人喊了一声报告。

  “多少人?”听了卫兵的报告,那人头也没回说道。从他宽阔的背影看上去,是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