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章 不敢相信(2/2)

加入书签

话,自己骂着自己道:“真是个猪脑壳。”赶紧脱下大衣披在了卢苇的身上,安慰着卢苇说:“苇妹子,别哭了,到家了,我和你哥都在,别哭了,啊。终于又见面了,终于又见面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不知道还要该说些什么了,话都语无伦次了,不知是高兴还是看着卢苇这样子对她有点怜惜的感觉,小林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这时,曹帮主走了过来,问着卢钢说:“她是你妹妹?”

  卢钢点着头:“是。曹帮主,你们怎么遇到了他们?”

  “昨天,我们出了蔡家村后,刚走到奎星塔那里时,看到他们俩个正往塔里走去,觉得有点可疑,我和狗伢子、牛崽子也悄悄地到了塔的外面,听到里面是一男一女的声音。”曹帮主说。

  “就听那女的说,哦,不,是你妹妹在问他这是什么地方?”狗伢子插着话说道:“他说他哪里知道,还说他不是这里的人。”边说边指着小麦说道。

  牛崽子对狗伢子说:“你听曹帮主说要得不?插什么嘴?不说话你就不会活啊。”

  小麦听了,说道:“我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我当然不知道。”

  狗伢子不做声了。

  曹帮主又说道:“我们刚要进去,他们就出来了,没想到这小子还反应蛮快,一下子就把你妹妹护在了身后,飞快地抽出枪对着了我们。”说完哈哈地笑了起来,又说道:“不错,看样子当个兵,我还以为他们是哪里逃荒过来的乞丐哩。”

  “乞丐哪来的枪?乱七八糟地想着就是。”牛崽子又插话了。

  “喂喂,嘿,我刚才说了你不说话你就不会活啊,为什么老是听不见去呢?你就听曹帮主说要得不?”牛崽子又抢狗伢子的白了,狗伢子瞪了他一眼,说:“就你爱管闲事。”

  “管了又怎样?”牛崽子不示弱地说。

  狗伢子还要说话,曹帮主拦了他们,说:“你们都给我闭嘴好不好?听老子说完你们再随便去说,到那边去打架老子也不管你们,随你。”

  小林问曹帮主:“后来呢?”

  曹帮主说:“后来,我见他拿着枪对着我们,我赶紧说,我们是这里的老百姓,不是坏人。他才放下了枪。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了他。后来这女的又问我,这里有没有一个游击队?我不知道什么是游击队,我只说了这里有一个自卫队。这男的就高兴了起来。赶紧又问我在哪里,又问我认不认得一个叫卢钢的。这不正好就问到了我的饭碗里来了。”

  “小麦,你过来。”卢钢叫着小麦,小麦走了过去,卢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和卢苇找到这里来了,是不是上级派来的?

  小麦一听顿时又忍不住要哭了起来。

  小林急了,对着小麦喊道:“哭什么哭啊,你说话啊,杆子哥在问你呢?”

  “哥哥,我好冷。”卢苇在卢钢的怀里轻轻地对着他说。

  “好了,小林,别问了,回去再说,你的马给小麦,曹帮主,对不起,我们就先走了。”

  曹帮主说:“你就不问问我们的任务完没完成?”

  卢钢说:“回山上去再说。”

  小林将小麦扶上了马背。卢钢将卢苇也扶上了自己的马,然后跃上马背抱着卢苇带着小麦策马朝青秀山飞奔而去。

  小林见他们跑远了,他不想跟着曹帮主他们慢慢地走,他大声喊着杆子哥撒腿就跟在马的后面跑着。卢苇来了,又看到了卢苇了,他的心早就飞到了她的身边。他一路跑着,一路笑着又一路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大声地对着寒冷的天空高声喊道:“苇妹子,我来了,我喜欢你,你哥答应我了,我来了,等等我,苇妹子”

  小林的声音在空旷的洞庭湖畔的乡间原野上回荡着,此时奔跑着的小林多么希望马背上的卢苇能听到啊。

  卢钢和卢苇骑着马早就跑远了,他们哪里能听得到小林的声音,倒是雪地泥巴路上清晰地听得到马蹄有节奏的脚步声。

  曹帮主见小林跑开了,他望了望卢钢他们跑远的方向,又望着身后延伸的依然还有些许积雪的泥路,然后对牛崽子和狗伢子说:“好象有点不对劲。走,我们也快点回去。”

  狗伢子说:“曹帮主,有什么不对劲啊?”

  牛崽子说道:“叫你走就走,说这么多做么子?”

  狗伢子不耐烦了,说道:“喂,牛崽子,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咯,我一说话你就打岔,是不是成心要跟我过不去是吧?”

  牛崽子笑道:“你自己不清楚,我清楚。”

  狗伢子拉住要走的牛崽子说道:“你清楚可是我不清楚,你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我就不清楚你要说的清楚是么子?不行,你必须给我说清楚。曹帮主,你说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的,牛崽子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你们要真是搞清楚,最好在这里打一架,反正你们俩个的块头差不多,谁也吃不了亏,要是你们都玩死了,还有我向老杨汇报,没事,放心,你们尽情玩吧,我先走了。”曹帮主说完起步便朝前迈开了步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