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夜袭沙头(1/2)

加入书签

  一路上,卢钢故意拖延着时间,他知道如果照这种速度跑,不到二个小时就会到了江边。他不愿意这么快就回去,放着沙头上的鬼子不打岂不是容忍了他们这些禽兽的行为。不行,得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去沙头去闹一闹,不把那个狗日的汉奸赵队长杀死,卢钢是不会轻易回去的。上次与老杨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有抓到好机会。听了老人的诉说,卢钢决意要采取行动了,这一次决不能也不会放过那姓赵的伪军队长了。

  小林并肩着卢钢的马走在了曹帮主和卢苇的后面,问卢钢道:“杆子哥,你真的要去?”

  卢钢白了小林一眼,没有理他。

  小林指指前面的曹帮主说:“不告诉他?那卢苇怎么办?”小林可不愿意让卢苇跟他们去冒这个险。

  “我正在想呢。你老是问我,未必你真是猪脑壳啊,你就不能象人一样想一想?”卢钢没好气地对他说。

  “我想不出。”小林说。

  “连猪脑壳都不如。”卢钢笑着说道:“小林啊,我是这样想的,不晓得要得不要得?”

  小林说:“那你快说啊,还卖么子关子。”

  “估计我们这样走下去,到了船边上时天也黑了,乘曹帮主和我妹上船的时候,我们趁机快马加鞭去沙头。你说要得不?”卢钢轻声地说。

  “要是曹帮主他一定要我们先上呢?”小林问。

  卢钢歪着头看了小林一眼,说:“不错,问得好。我想啊,要真是曹帮主非要让我们先上,我们就先上厕所,去小便,这样卢苇就不会跟着我们,他们就会先上船了。”

  “要是曹帮主也要上茅房小便呢?”小林又问道。

  卢钢对着他横了一眼说:“哪来这么多的要是要是?嘿,曹帮主,走这么长时间啦,要不要解手啊?”

  小林一乐,心中在说这卢钢还真够想得周到的。可没想到曹帮主回过头来说:“不解,没有解的,要解,你们去解吧。喂,我说你们二个走在后面慢腾腾的,什么时候能过江去啊?加快点速度好不好,小伙子。”

  卢钢说:“快不了,我怕马吃不消,都跑了这么久了,连草也没有吃。不急,不急,慢慢走,反正爹娘我也看了,话也说了。”

  卢苇说:“哥,再有几个月就是清明了,我还要回来看看,给爹娘扫扫墓。”

  卢钢说那当然。

  “哎呀,我真是个猪脑壳。我怎么就不知道给我爹挖个坑把他的魂魄召回来埋了呢?爹啊,我对不起你啊,爹啊”突然小林一说完大哭了起来。

  小林的哭把卢钢给弄糊涂了。他说:“人死了还有魂魄?听谁说的?”

  “人死了还真有魂魄,我们这里信。小林,你不要悲伤了,你不懂不怪,我想你爹也会原谅你的,走吧。”曹帮主安慰着小林。

  小林止了哭,他对卢钢说:“杆子哥,跟我回去吧,我要去给我爹挖个坑。”说完对着他使了个眼色。卢钢看到了这是小林在示意他离开曹帮主和卢苇,知道他想使诈,然后再伺机折回二人杀往沙头。

  但卢钢不愿意这样,他们一走,曹帮主也要跟着去,不仅这样一来人也累马也累,如果他们不去让他们在这里等也不是个好办法,万一有鬼子出来发现了他们,岂不是会有危险出?不行,他摇摇头对小林说:“算了,就听苇妹子的,清明再来也不迟。”

  小林见卢钢否定了自己,只好收住哭丧着的脸,继续随着曹帮主朝前走去,他几次想叫卢苇跟他们一起走,但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走了一段,天慢慢地暗了下来。

  卢钢知道离他们行动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他看到了房东正从堤岸边上走了上来,招呼着曹帮主。

  卢钢对曹帮主说:“曹帮主,我要去解个手。小林,你去不去?”

  小林说要得。

  曹帮主没有防备心,点着头说:“快去快上船,我们在船上等着你们。”

  卢钢和小林相视一笑,骑着马去了路旁。这时,曹帮主喊道:“卢钢,先把马放到船上再去吧。”

  卢钢回头一笑,对着曹帮主拱了一下双拳,说:“曹帮主,你们先回去,好好照顾我妹妹,我们去去就回。驾。”说完和小林双腿使劲往马肚旁一蹬,二匹马如一道疾电霎时消失在堤岸东头的暮色中。

  曹帮主和卢苇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卢钢和小林的身影早就不在他们的视线中了。尽管他和卢苇喊着他们的名字也不见他们的回音,曹帮主和卢苇俩人都急了。

  曹帮主口中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要干什么啊?啊,原来这俩小子有预谋的啊。”他想起了在老人家门外卢钢和小林鬼鬼祟祟的样子,他终于明白过来了,他们要去闯沙头杀鬼子。

  这怎么得了?出了事,他怎么回去跟老杨交待啊。他想追,又担心身边的卢苇,不去追,他又放不下那跑去的俩个小崽子。正急得不知如何办时,卢苇拉着曹帮主的手说:“曹帮主,我哥他们要去干什么?”

  “他们要去杀鬼子。”曹帮主望着东边说道。随后又对卢苇说:“苇妹子,你和这位房东大爷先回去,我去找他们回来。”

  卢苇坚决不同意回去,要跟曹帮主一起走去找哥哥和小林哥。这下曹帮主为难了,他叫过房东,对他耳语了一番后,房东上了船。

  曹帮主又拉过卢苇对她说:“现在情况紧急,还不知道你哥到底去杀鬼子还是那个赵队长。要不,你还是留在这里,跟着去危险,你一个女孩子去了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你在这等着,把你哥找回来再过江去。”

  卢苇生死不干,闹着要跟着去,曹帮主没有办法了,急得不知所措。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刚才卢钢丢下的话他听见了,曹帮主也怕万一卢苇去了有一个好歹,他可交不了差。

  就在曹帮主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卢钢和小林已经跃马来到了他们曾歇过脚的“水上人家”客栈。

  郑老板还在。上次,卢钢在他的客栈里力挫赵队长后,赵队长也没有拿他出气,没有把卢钢他们的事往郑老板身上套,他知道郑老板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会想到郑老板还会护着卢钢他们这些外乡人。

  郑老板见是卢钢他们有点惊诧。卢钢也没有说多话,坐下就只问了一句赵队长住在哪?

  郑老板不敢怠慢,赶紧告诉了他后小心的问道:“你们找他是”

  “不该问的莫问。”小林说:“你只管把我们的马看好了,我们去去就回。哦,记得喂些草。”

  卢钢对小林说走。二人出得门来直往东头走去。

  小林说:“杆子哥,我看那个姓黄的也要教训他一下,在那个姓赵的面前告密。害得我们被姓赵的跟踪,你忘了?”

  “告什么密?”卢钢问。

  小林说:“你不记得了,告诉他我们说了皇军是鬼子。”

  卢钢没有说话,想起来了,他对着小林一笑,随后加快了脚步,不久便来到了“沙头小吃”店内,屋内无人,黄老板正在昏暗的油灯下数着钱,见来了二个人赶紧将钱藏起打着招呼问他们要吃什么?

  卢钢没理他,从身上抽出一支短枪往桌上一放。小林去了门边看着动静。

  黄老板一见,吓得一跳,忙哈着腰带着口腔作着揖说道:“大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我看你们也不缺钱用的样子啊,你看那位大爷还穿着**的大衣。”

  “我们真还不缺钱花,缺的就是手痒。”卢钢看也不看他又拿出一个手雷放在桌上说道。

  倚在门口望风的小林看了,口里说道:“显么子摆哦,杆子哥,揍他一顿算了,少跟这样的人废话。”

  “猪脑壳,小管闲事,跟我看着点。”卢钢骂着小林,然后对黄老板说道:“你说怎么办?这猪脑壳说要打你,说你上次欺负了他,他是我兄弟,你是这里的老板,你说我应该听哪个的?”

  “我哪有得罪过你们二位大爷啊。我老老实实做生意,就想赚些钱养家糊口,我哪里还会有闲功夫去惹事,大爷,您是不是在开玩笑啊?”黄老板哼哈着说。

  “哪个跟你开玩笑。水上漂的人会跟你开玩笑?要是你不想挨打,你就要将功赎罪,帮我们一个忙。”卢钢厉声道。

  “说,大爷请说,只要我办得到的一定尽心尽力,肝脑涂地为您二位大爷效力,大爷,您尽管吩咐就是了。”黄老板嬉皮笑脸地说道。

  小林听了卢钢的话在想,卢钢到底要干什么啊?不是说好了的把他打一餐吗?怎么又变了调了?

  只听卢钢说道:“去,你把那个赵队长叫来。”

  黄老板眼珠子一转,原来是让他做这个,太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