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达成一致(1/2)

加入书签

  龟田被卢钢他们袭击了一次,死了一个士兵,没想到这次又重重地被打了一顿,损失了不少,心头的气真不知道该向谁发。

  想来想去,他想起了沙头镇上的坂原。他那里的兵力比他足,也有伪军守在那里。他坐不住了。一个电话向沙头的坂原说着这里的情况。

  坂原也对龟田说了头几次“水上漂”在他们那里骚扰的情况。

  龟田听了,沉默了一小会,说道:“我们难道就这样被他们骚扰吗?难道我们的颜面就这样一扫而光吗?就这样当缩头乌龟吗?回国后怎么去见家人,去见天皇。”

  龟田与坂原的性格截然不同,一个暴烈一个谨慎。

  坂原说:“龟田君,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与你联手对付那些敢与皇军较量的人,你的心情我清楚,我何偿不想这样?可是,我们之间隔条江,要去你那里又谈何容易啊。”

  龟田口气又重了:“坂原君,西岛君走的时候是怎样交待我们的,他让我们留在这里就是要我们维持这里的秩序,难道你忘了吗?现在出现了反日分子,与我们作对,你坐得住吗?你坐得住,我坐不住,”

  坂原不急不慢地说:“龟田君,先别急啊,眼下是怎样的局势,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吧?如果我们一出动,这沙头不成了一座空镇?水上漂的人乘虚而入,岂不是亏大了?那时上头要怪罪下来,你我都担当不起啊。”

  坂原领教过卢钢他们的厉害,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尤其是看到赵队长尸体的时候,想着自己是不是哪一天也会是这样的下场。

  “什么水上漂不水上漂的,我看他们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事,坂原君,你是不是被吓破了胆,好吧,既然这样,我将向上峰如实汇报。”龟田听着坂原的话想怒却又怒不起来了。他本和坂原平级,也没有权力指挥和控制他。他气恼地放下了电话,坐在椅子上眼睛死死地瞅着前方,看上去很恐怖。

  他在想是不是要跟上峰打电话告诉这里的情况,包括坂原的态度也一并上报,想想还是不妥,他又想起了这次被袭的事。

  尽管被卢钢他们打了一下,但毕竟没有让他们得手,幸亏刘家村的援军战斗力强,把**还有那些乌七八糟的游击队打得落花流水,这是他值得庆幸的事。虽然他与赶来支援的藤田队长在追击逃跑的部队受到了李来海的阻击,但绝大部分地消灭了对手,只剩下李来海等少数人逃出了他的追击范围。

  本想继续追击时,藤田队长拉住了他,对他说:“龟田君,不要追了,万一他们有埋伏,或者他们乘我们不备,再有一部分人悄悄地偷袭你的蔡家村,那不是正好正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吗?”

  龟田想想有道理,与藤田告别后各自收了兵回了村。

  他觉得藤田不错,这时,龟田的眼睛了透出了希望的光芒。他决定去刘家村找藤田商量。主意一定,他猛地站了起来就要去拿桌上的电话筒,想想还是放下了,他要亲自找藤田,于是,叫上几名士兵便去了刘家村。

  与藤田一说起坂原的态度,看上去有点憨厚的藤田听了也感到气愤。

  藤田和坂原是高中同学,他知道他的性格脾气。在班上的时候就有点瞧不起他,老爱看书,虽说人长得比自己英俊,但在藤田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一点军人的气质,畏手畏脚地。也难怪了他,藤田根本就没有进过军校,那年毕业,藤田去了一所小学教书,他考上了军校。

  战争一爆发,藤田便被应征入伍,恰好分在了西岛的部队。在来中国的的船上时,藤田跟他嘀咕过,他不想来这里,不想打仗,情绪很低落。当时,他也没有跟西岛说起这事,觉得出卖一个人是可耻的。见坂原的心情不是太好,藤田心底里也莫名地涌起了一股同情,他望着藤田的脸好一阵后,最终没有说话离开了。

  自打下南县奉命出沅水过了资江便在这里一呆就是近二年,没大的战事,小股反日分子的骚扰还是经常遇到,不过对他不痛不痒。在这段时间里常常与坂原通着电话,叙说着各自的心情。去年的时候,在资江对面沙头镇的坂原突然来到刘家村来看他,让他惊喜不已,二人相见自然倍感亲切,家乡人又是同学,在战争年代能够相见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听龟田说着坂原的事情,他当然是气,一个军人不能抱成一团,哪里还谈得上一致对敌,何况资江对岸都在自己人的掌控之中,哪来的那么多的“水上漂”?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