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临战前夕(1/2)

加入书签

  刘队长问老杨和卢钢说了些什么?让卢钢这小子脸色不再沉闷了,这时,看到小林和曹帮主他们朝这里跑来,也就没有吱声。

  “杆子哥。”小林和曹帮主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了。告诉卢钢说,沙头镇的坂原部队出镇了。

  “情报可靠?”老杨问。

  “怎么这么快你们就回来了?”卢钢也问道。

  “别急,别急,进屋喝口水再说。”刘队长看着他俩出气不赢,赶紧叫他们先进了老杨的住处。老杨对小麦说把陈团长和李来海去叫来,便和卢钢随着刘队长他们进了屋。

  小林喝了口水,气色好了许多,心境也平坦了下来。他说:“杨老师,我们看到了,昨天我们走了一晚,根本就没有休息,今天大概三更的时候,我跟着曹帮主到了沙头对面的村子里,来到江边,一看,船不在了,岸边码头边横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是那个房东的,一摸早没气了。”

  “对,是那个房东的,就是帮我们看马的那个人。他死了,船又不知道去了哪儿。后来我和小林只好再去附近的人家问了情况,他们大都不清楚。我和小林就商量着是不是小鬼子抢去了。晚上太黑,看不清对岸的情况,决定先将房东找个地方埋了。”曹帮主补充说道。

  “后来,我们把房东的尸体处理好后,已经快要天亮了。我们躲在屋子里从窗口向沙头镇方向看去时,我们都吃了一惊,那只大船就停在沙头镇的码头边。我们一琢磨,鬼子抢船肯定是要与龟田那小子来汇合的。”曹帮主说。

  小林接着曹帮主的话说道:“我说要眼见为实,拉着曹帮主又看了好久,直到天已大亮的时候,我们真的看到了坂原带着鬼子上了船,所以我们赶紧跑了回来,情况就是这样,坂原这鬼子出来了是千真万确的。”

  “可是船是怎么弄过去的呢?那房东又是怎么死的呢?”刘队长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日本人懂水性的多得很,这要过江夺那只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杀一个睡梦中的人就更是不在话下了。曹帮主,你那只船大概能装运多少人?”老杨说。

  “可以装运百号人,包括底层的话最多可以装运150来人。”曹帮主说。

  “镇上有多少鬼子?”老杨又问。

  “加上那个被卢钢打死的汉奸赵队长的伪军,估计有三百多人。”曹帮主又回答道。

  老杨听了若有所思,这时,陈团长和李来海进来了。老杨说他们来的正好。

  陈团长看到了小林和曹帮主问老杨道:“是不是坂原那鬼子也出动了?”

  老杨说:“是的。剩下的事情就是怎样排兵布阵了。刚才上午卢钢他提出要去蔡家村捣毁鬼子的火炮,我看没必要,制止了他,一个是冒险,二个是敌人防备肯定严,三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单凭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去偷袭,这几点想来我是坚决要制止的。”

  “卢钢,你是不是怕了?其实鬼子的火炮并不可怕,只要注意防范就行了,修筑好坚固的工事,如果鬼子的炮一响,就躲起来,我看鬼子也拿我们没有办法。”陈团长说。

  “怎么躲?鬼子的炮又没长眼睛。”刘队长说。

  卢钢望着陈团长说道:“我不是说我怕,我是怕那些没有战斗经验的战士们吃亏,不会防,也不会躲,一慌神,就没有了精神气,你还要我说多少遍啊,陈团长?”他听了陈团长又开始提起这个,卢钢心里真不是滋味,他心里在想着陈团长是在误会他,说他的胆子小。

  “卢钢,你误会了,陈团长他不是这个意思?陈团长,你有经验,你说说看。”老杨说。

  陈团长看了一眼卢钢,笑着说:“我的意思实际上很简单,只要鬼子的炮声一响,我们就后撤,离开阵地,等鬼子的炮声一停,鬼子就会往上冲,我们再返回阵地进行阻击。”

  “陈团长,要是鬼子一边打炮一边攻击,等炮声一停,我们再回阵地,只怕小鬼子早就到了阵地前了,这能行吗?”卢钢说。

  “怎么可能?按鬼子的惯例,他们的进攻方法就是如此。”陈团长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难道他们就没有变化?我不信。杨老师,我觉得陈团长的建议太消极。刚才你批评了我,说我莽撞,爱搞个人英雄主义,不让我去蔡家村炸掉鬼子的火炮,想想你提出的顾虑,我都接受,我不去了,但陈团长说的我不同意,说得太轻松了,到那个时候,真的鬼子与炮火一起攻击,我们真的会象陈团长说的那样占有主动权吗?”卢钢否决了陈团长的提议。

  “那你有什么想法?”老杨听了卢钢的话觉得有些道理,他便问着卢钢道,看他这小子又会出什么点子。

  “目前首要的任务还是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