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山间遭遇(2/2)

加入书签

这么过去了好几日,耿子堂见有些时日了,有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提出了去寻找老者的建议。

  “还有菜没吃完哩,看还有这么多的米。”猴子有点惋惜。

  “没事,这点瓜之类的东西都带上,再有,猴子,把米煮熟了,捏成饭坨,或者把米炒熟,带到路上吃。”卢钢说。

  “猴子哥,要带有锅巴的饭坨坨,吃起来香些,我最爱吃了,还有,做些南瓜巴巴吃,东瓜就不要了,太重。听见了没有?猴子哥。”卢苇的“哥”拖得老长。

  猴子说:“听见了,听见了,莫罗嗦了,哎,猴子的命真苦哦,我的娘哎。”

  “猴子,别急,等我伤好后我来帮你。”小林笑着安慰他。

  猴子一听一改才露出的苦脸赶紧说道:“还是小林对我好。”

  卢钢一听,扬起手中的筷子:“刚才你说什么?”猴子一见师父这样随即充满着笑脸改口道:“都对我好,都对我好,尤其是师父。”引来一阵笑声。

  “那就听耿营长的,明天出发,今晚能出力的就出力,不能出力的就出主意,帮猴子把东西早点准备好,早点休息。”

  “还有,都把这身军装脱了,换上老面姓的衣服。”耿子堂说。

  忙了大半夜,终于完成,大家各自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早餐,耿子堂背着盛有食物的包挎在肩上,猴子则挑着箩筐,箩筐里装着枪,枪太长还露出了筐外,卢钢选了一把短枪别在腰上,也帮小林挑了一把,耿子堂也拿了一把短枪插进了腰,随后他们上路了往后山方向而去。

  清晨的山中,树木葱葱郁郁,竹林挺立,直指灰蓝的天空,随着山风的吹拂,接近天的竹尖摇摇曳曳,时不时地看到各种鸟儿从面前穿梭而过,鸟语花香,空气新鲜,好一幅风景迷人的动态的美丽画景。

  “打完鬼子,我就住到这里来。”猴子咂着嘴仰面朝天道。

  “这里哪有屋啊?”卢苇看看周围说:“除了树就是竹子。”

  “不知道自己搬石头盖啊,真蠢。”猴子把背上的包抖了抖说。

  “你说谁蠢?”卢苇叫开了。

  “你。”猴子说。

  “你?哥,他欺负我。”卢苇要去追打猴子,但腰痛被耿子堂扶住了,附在她耳边说:“开玩笑的他是。”卢苇依着他甜蜜地笑道:“我知道。”

  “我没有听见哪个说我妹妹蠢啊。”走在前面的卢钢望着天空说道。

  卢苇一听,对着哥的背影嘟了一下嘴。

  “师父。你看,一只鸟。”猴子叫着。果真一只鸟站在前面的树枝上。

  “有什么用,又打不着。”小林在卢钢的身边说道。

  “那也是,又不能打枪。”猴子自言自语道,弯下身捡了一块石头朝鸟打去,鸟儿受了惊吓扑腾着翅膀鸣叫着飞走了。

  “哥,太累了,这山真难爬,休息一下吧,哥。”卢苇离开耿子堂的身体对着前面的卢钢叫道。

  “好的,都走到半山腰了,休息一下。”卢钢就在前面停下扶着小林慢慢地坐在了路边一块石头上。每人的脸上渗出了一珠珠细微的汗滴,太阳早就照在这片林子的上空,让这里空间变得斑驳陆离起来。

  突然之中从旁边茂密的林中跳出四个人出来。

  “天啊,鬼子。”猴子大叫一声站在那里不动了。

  卢钢想去抽腰间的枪来不及了,枪已顶在他的头上。

  耿子堂在一声喊后反应过来准备要掏枪时,他的后面已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给抵住了,他的感觉那是一杆枪。他只好站在那里不动,望着前面的卢钢他仍然坐在那里也没有动,二个鬼子站在他的面前。

  只有中间的猴子没有鬼子看着,但猴子象一块雕像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紧紧地握着箩筐的绳子。

  猴子不敢动,前面是鬼子,后面是鬼子,他就这样站着,他希望着师父的出击来解救自己。

  可师父也象是被钉在那里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两个鬼子。

  猴子在心里喊道:“师父呃,鬼子又有什么好看的咯,快点把他们打死咯。真急死人了”

  这时,只见卢钢慢慢地扶着小林站了起来。猴子一阵高兴就想着师父会出哪条腿,左腿不行,小林在旁边,右腿,对,就用右腿,师父,快。猴子在心里想像着师父的神力即将要爆发起来,他等着这一刻,如果师父一动,他就马上拿枪协助耿营长打死后面二个鬼子。

  那该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战斗场面啊。

  猴子在幻想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