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六说事(2/2)

加入书签

,收拢了一些鬼子的武器军服和罐头上了船。汽艇被他们炸了,腾起的火光映红了河面。

  小六子说要去见爹。一直往表叔家的方向而去,到了那里,山老虎才知道小六子是他表哥。他叫了小六子一声表哥。小六子不明白,山老虎说你爹是我远房表叔,你就是我表哥。山老虎还说表叔被鬼子打死了,小六子不信。这时,卢杆他们也知道了表叔说的故事中的小六子就是眼前这个小六子时,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表叔躺在墙角边。小六子悲恸地流下了泪,从爹的身旁捡起那支枪插在腰间。

  雨稍许大了起来,埋葬了表叔后上了船,离了岸边消失在黑夜里,向东方驶去。

  在这条船沿着河道走着的二天行程里,小六子说了他的故事。国三十一年,他娘被鬼子害死,与几个年轻人杀死了鬼子后几经周折,遇上了正在沿途乡下搞群众工作的杨炳连。

  那天他们衣裳不整在乡村里东张西望的,被杨炳连看见了,警觉起来,借一些草垛和房屋的掩护跟在他们身后,以为小六子是来村里捣蛋的汉奸。

  正准备去一家敞开门的房子里寻找吃的东西时,他们被杨炳连堵在屋内。几番查问,他们就是不说。杨炳连见面前这几个不伙子不肯开口,便对身边的人说:“我看他们是汉奸,把他们抓起来带回去再问。”小六子一听把他们当成了汉奸,小六子他们才说了实话,是杀了鬼子跑出来的。杨炳连看着他们,说不信,问他们要证据。小六子他们面面相觑,拿不出证据,杀鬼子的家伙都丢了。小六子没慌神:“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跑到这里想找我们的麻烦。要证据,我们总不能提着鬼子的脑袋到处乱跑吧?”说完,小六子想推开他们要出门去,被一个人挡住了。小六子见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不敢乱来了。他对他们说信不信随你们,反正,鬼子死了,丢在河里,要不相信,你跟我回去看。杨炳连见小六子急了,哈哈大笑起来,说:“小子,不错,想不想跟老子干?”

  小六子见杨炳连收起了枪,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说他们是新四军。小六子不相信地说,你们没骗我吧?听我爹说新四军臂上有一个标志。杨炳连没回话,对旁边的人说,这个我们副大队长,叫周子丹,从日本回来的,有学问。小六子看着他,高高的个子,清朗的脸庞,笑意满面,一身农家人打扮也不失他透出的一股英气。但听杨炳连说他是从日本来的,他不理他了。

  后来小六子进了新四军,杨炳连问起为何对周子丹不礼貌这件事时,小六子说,从日本回来的都不是好人。被杨炳连骂了个狠,说他从日本学的是知识,不是他们的野蛮。有好多的事情你还得向他学习。尽管口里答应,但他就是心里不服。

  小六子告诉卢杆要想进新四军就得吃苦受累。还说,不想去的现在还来得及。

  猴子问:“就这些啊,你在新四军里干什么事情?当官没有?那边人多不多?”

  卢杆把猴子拉开了,他有点疑惑,问:“你后来怎么又到了这里呢?”

  小六子:“工作的需要。”

  “干什么啊?”

  小六子说,干什么?就是想干掉鬼子啊。没想到你们倒好,抢先我一步行动了,把鬼子干得干干净净的,等见到你们杨老师,我给你们请功。

  “你们想干鬼子,为什么不早点干?”小林纳闷地问道。

  “是啊,晚上等鬼子都睡着了,不就把他们给干掉了吗?”山老虎也说道上。

  小六子笑笑,说:“不是你们想像的如此简单。鬼子不是吃素的,他们比我们还怕死,晚上值班都有鬼子跟着,我们睡下面,他们睡上面,不好应付。再个,这个炮楼也没有急着要端掉,因为对我们新四军的行动没有造成很大的威胁,战争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已是穷途末路了。”

  “那他们怎么还会在这里?”卢杆问。

  “这里是他们水上交通运输线,以前很活跃,但现在出现了萧条,鬼子的这条水动脉已经很微弱了,他们的船只经常受到地方游击队或者新四军的袭击。至于这些鬼子为什么还留在这里,那这得你亲自去问鬼子他们了。”

  小六子最后一句让这些少年们都笑了。

  船在江中游动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