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杜鹃花开(1/2)

加入书签

  1

  红姐听顺子说码头上还有其他的同志在那里时,心想如果不将鬼子的注意力吸引开,那些同志多半毫无疑问会被鬼子发现。

  当顺子跟着樱子朝那间大宅走时,她没有跟着顺子他们,而是拉住裁缝拐到了巷子里告诉他说:“不行,我引开他们,去救被鬼子围住的同志,你去跟顺子说,让他们趁机会合。”

  “我不同意,要引开也得由我来,你是这里的领导,这里不能没有你。”裁缝阻止红姐坚定地说:“你这样做是犯纪律的,你的身份不能轻易暴露,这是组织原则,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得轻举妄动,知道吗?让我去,这里我熟悉。”

  “这还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吗?别说了,来不及了。”红姐说完朝巷子那头跑去,裁缝一见追了上去:“红姐,不行,要去一起去。”

  他们沿巷子向前左拐来到裁缝店的门口时,小伙计跑过来了。他喘着粗气说:“码头上被鬼子围住了,西岛他们正在一个一个地搜身。”

  “同志们,现在情况紧迫,来,我们三人一起开枪,造点声势,把鬼子吸引过来。”红姐说完,三人同时抽出枪对天开了一枪。

  枪声把西岛给震住了。

  枪声把顺子和卢钢他们震住了。

  枪声把码头上正在人群中准备搜小林身的鬼子震住了。

  枪声引来鬼子和被围人群中的一片骚乱。西岛判断着枪声手一挥,刀一指,所有的鬼子全部朝城内杀气腾腾奔去。

  老百姓见鬼子走了,一哄而散跑得比兔子还快,不见了踪影。

  张顺、猴子、小林三人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办?小林问张顺。

  张顺说我又不是队长,即使我是队长我也拿不出注意啊,我有这能耐早就当队长了,要问去问你杆子哥去。

  猴子说师父不在这,到哪去问啊?要问就问我,还算你们有眼光。

  要是你三爷在这里,你后脑壳不打二下才怪呢,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小林不知道猴子有什么好的办法或者计策,讽刺着猴子。

  张顺眼巴巴地望着他,恨不得他快点说出来。

  猴子招手把他们拢了过来说:“码头上的鬼子不是我们的下饭菜吗?三对二,干了他们,换上衣服,张顺,干了他们,你还在船上接应,把机枪准备好。我和小林去城内找师父和三爷。”看他们没话,猴子又说,不能动枪,一动枪就会把鬼子惊动。这样吧,我力气小,我和张顺对付那个胖鬼子,小林你就对付另外一个。行不行?行,就动手。

  三人说说笑笑打闹间来到鬼子面前,点头哈腰对他们直乐,莫名的样子把俩鬼子弄得不知道他们在乐什么?猴子指指天,仰起脑壳来向天上看,鬼子不知何事跟着朝天看去。乘鬼子不备,张顺和猴子把胖鬼子给摁倒在地。那边小林撂倒了小个子鬼子,生生地把他掐死了。

  猴子想掐胖鬼子的脖子,太粗抓不住,叫着:“小林,快来帮忙,他的颈根太粗了。”

  压在胖鬼子身上的张顺差点扛不住了。

  小林闻声过来了,掏出手枪用枪柄对胖鬼子的脑袋狠劲地敲了数下,胖鬼子不动了。

  说了不准用枪的吗?猴子对小林说。

  小林说,没有啊,我没有用枪啊。

  没用枪?你手里是什么?要是走了火怎么办?猴子较上了劲。

  小林一听再一看手上的枪,还真有点玄,枪头是张开着的。幸亏没碰着扳机。

  张顺说,没出事就好,快点换衣服。

  他们把鬼子衣服剥下穿在身上,然后把鬼子尸体往下一推,沿着石阶滚入了江中。

  张顺进了船,操起了机枪。

  小林和猴子操起三八盖上了岸。

  猴子边走边对小林说:“怎么样,刚才把鬼子推下去这一招,这就叫,叫做什么什么的……”

  小林想了想说:“推手功?”

  “不对,是泥牛入海无消息。”猴子乐呵呵地说。

  2红姐对天开了一枪没走,在原地等着,他们要看到鬼子向这边追击才能放下心。

  她对裁缝和小伙计说道:“看见鬼子就开枪。”

  不一会儿,果真看到了鬼子朝这边跑了过来。

  红姐兴奋地说:“好,鬼子来了,政委他们就安全了。分散开,边打边跑,只要把他们引过来,就是我们的胜利。”

  红姐他们左打右拐,利用地形与鬼子开展了周旋。

  一阵一阵的枪声把小林和猴子犯糊涂了,他们紧跑着向枪响的地方奔去,路过山老虎牺牲的那条巷子时,惊呆了。

  猴子大叫着“三爷。”叫声把正从樱子房内走出来经过这条巷子的顺子他们给听到了。

  “小林,猴子,你们怎么来了?快,撤。”卢钢拉着他们就要走,看到山老虎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卢钢他们个个不敢正视,心里是难过极了。

  顺子看到猴子他们都在当然高兴,看到山老虎死了心里更难受。她说;“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快走,等西岛来,我们都跑不脱了。”

  “我要三爷。”猴子一把泪一把鼻涕伏在山老虎身上哭着。

  小六子把猴子拖开,拉不动他。卢钢心情也不佳,见猴子这样也不忍心看着猴子就这样哭着,他上去对猴子说:“有师父在,我们就不会把兄弟留在这里,一起来的一起回去,你们走开,我来背。”几人把山老虎从地上拉起放在卢钢背上,卢钢背着山老虎和其他人一起急向码头跑去。

  上了船,见山老虎全身血迹斑斑,还在船上等候的张顺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他从卢钢背上接下山老虎,其他人赶紧将山老虎小心地放在船板上。

  樱子默默地站在码头上,流着泪挥着手说:“保重。”

  站在船头上的顺子对她喊道:“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