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立即过江(2/2)

加入书签

的意思不是这样,卢钢的笑在她的眼中美极了。

  2跟卢钢来到江边,个个神情肃默。

  这时,天空里飞过了一群大雁,一字排或人字形地在天上飞翔。

  卢钢他们在江伢子父母旁挖了一个坑,将江伢子用过的东西埋了,当是对他的慰藉。

  忙完已是吃中饭的时候了。

  小林打来一碗饭放在旁边,以前江伢子就爱坐在他旁边,阮雄看着不想吃,卢钢见阮雄这样,叫了一声:“阮雄,吃。”

  阮雄说:“卢队长,我会吃的。”说完拿过小林旁留给江伢子和自己的饭碗,一路流泪一路喊着江伢子来到江边,把手中二碗饭倒入江水中,跪地而泣:“兄弟,江伢子,对不起,我兄弟,我的好兄弟,饿了吧,来,吃饭了。”

  卢钢跟上了阮雄,听了阮雄的话后一阵心酸。

  站在江边思索了一番走了,去找耿子堂和顺子了。他说:“耿营长,我有点担心。”

  说说看。耿子堂正往口里扒饭。顺子抬头望着卢钢说:“担心什么啊,卢钢?”

  “西岛。”

  “西岛?你担心他什么啊?不是被你们打败了吗?”耿子堂问。

  “我担心他不会就此罢休,他会报复。”

  耿子堂放下筷子,深思一会儿说:“政委,你说呢?顺子说,西岛我是太熟悉不过了,卢钢说的没错,西岛的报复心谁也阻挡不住,是得防范。”

  耿子堂对卢钢和顺子说:“你们说西岛会有什么报复?他准备怎么做?又会从哪些地方做?”

  卢钢说:“西岛还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从哪里来,我想他有可能会在县城周边的村子实施报复,最有可能的是外村和下村,也不能排除西岛过江来扫荡。耿营长,会不会这样?”

  “外村?上次西岛在那里杀了好多的人啊,不行。”顺子叫了起来。

  “怎么啦?”耿子堂问。

  “哦,是这样的,我们在那里动员了一些青年参加新四军,说好的等老杨回来把他们带过来的。子堂,我们要赶紧行动,不然西岛抢在先,一开杀戒,就晚了。”

  “政委,我看不要急,等一会儿叫张顺过去就行了,把他们带过来。”耿子堂说。

  “你忘了啊,咱们那条稍大的船被西岛毁了。”顺子说:“再有,他一个人怎么行?”

  “要不,我过去一趟?”卢钢说。

  “不行,你不能去,我还有事要与你商量。”耿子堂转身问顺子:“上次你们是哪些人去的。”

  “肖珂,猴子,还有江伢子我们四人去的。”顺子说这些人说到江伢子时,她的声音微弱了下来。

  “这次要接过来的有多少人?”

  “七十多人。”

  “这么多?没船怎么办啊?”

  卢钢听了说:“让张顺去吧,阮雄、余江他们去接应,有多少船就用多少船,我想鬼子的汽艇一时半会也不会出来。还有几条船,一次能运几个人过来,二十来回足够了。”

  “一趟来回要多少时间?”耿子堂问。

  “快的话,大概半小时。”卢钢说。

  “慢的话?那不要一小时?”耿子堂说。

  顺子说:“要是他们划累了,那些小伙也能划船,没事的,应该在天黑前可以全部带过来了。”

  “可是,政委,你想过没有,真要是鬼子去袭击,那些老弱病残该怎么办?”

  “子堂,这也正是我着急的地方?不早点行动,西岛这个杀人魔王发起疯来,谁都挡不住。”顺子焦急地说。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这样吧,不能这样仓促,要打有准备的战。政委,多带些人,在有利的情况下先让老人妇女和小孩过江。”耿子堂考虑了一下说道。

  “好的。”顺子说。

  “马上行动。”耿子堂果断地说。

  与顺子一起走时,卢钢想起这次行动有一女的在汽艇上,大概被打中了,死没死不知道。顺子一听,惊问:“难道是樱子?”

  卢钢说可能。

  顺子一听,流着泪合手说道:“都是西岛害的。但愿樱子没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