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黑夜一吻(1/2)

加入书签

  “快,快找西岛君,快快”直到老妇人倒了下去,竹下才突然回悟过来,命令所有的鬼子寻找西岛。鬼子受令每人都从火堆旁取了一根燃烧的树棍四处分散开始了寻找西岛的行动。

  照约定的在战场上想见,却没有看到西岛,竹下的心很沉。

  竹下慢慢地走在这惨烈的战场,他胸口在急促地起伏,他穿过众多的鬼子与新四军的尸体快步来到了江边大声喊着西岛,哪里又会有西岛的回应。他看到了江边上西岛的战马,没有看到西岛。

  鬼子在尸体群中翻着,没有。在草丛树林中寻着,没有。在挖好的还来不及填土的坑中找着,仍然没有。

  “报告。”一个鬼子从竹筏子上捡到了西岛的刀,跑上了岸边递给了竹下。竹下一见这把在火光中闪着寒光,刀上还有鲜血在淌着,他知道西岛已不在了,顿时泪流满面,深深地对着江面鞠了一个躬。把刀递给旁边一个鬼子拿着,发出了命令:“把皇军的尸体给我搬到汽艇上去,放不下的就放在那些还没有烂掉的竹筏子上,全部回城。”

  说完蹬上跳板来到了竹筏子上到处张望着,他是想看看还有没有西岛留下的东西,他看到了二只断手,捡起来看着,面部表情在火把的照映下显得格外的恐怖和狰狞。

  竹下抚摸着西岛的断手眼含热泪喃喃地说道:“西岛君,放心,这里还有我呢。”

  鬼子走了,将所有鬼子的遗体放到了艇上和竹筏子上,驶回了城外的码头。

  就在江边不远的林子里,昏迷过去的卢苇醒来了,她翻着身,一看旁边躺着耿子堂,还有卢钢,猴子也倒在了卢钢的身上就象都睡着了一样。卢苇赶紧强忍住疼痛一个一个于叫着他们,猴子醒了过来,紧接着耿子堂也醒了,卢钢也醒了。江风吹过树林冷冷的,卢钢不禁打了一下寒噤。在他旁边的猴子感觉到了,把衣服脱了下来要罩在他身上,卢钢推开了。

  “苇妹子,你没有受伤吧?”卢钢站起来走到卢苇身边坐下,问卢苇。

  “哥,我这里好痛。”卢苇用手撑着腰说道,眉头一皱,叫了一声。大概是自己按着腰部的痛处了。

  “来,我这里还有些药,敷上。”卢钢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这还是以前在肖珂镇上饭馆里时,老板送给他的,用了一回,再也没有用过了。卢钢清楚这个药效真灵,涂上一点可以减少疼痛,也不会让伤口化脓。

  卢苇拦住了哥的手,说:“给耿大哥和猴子哥他们吧,我这里没有大事。”

  “那可不行,我的头不是被你包好了吗?只是现在有点昏沉,没事,我不要用的。”猴子阻拦道。

  耿子堂用手一撑坐了起来,说:“我腿受点伤,没关系,绑上止了血就不痛了,那次在你家乡芦苇荡里的时候,我的腰受伤了,我知道太痛,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滋味。去,给你妹涂上。”

  卢苇不愿意,躲闪着。卢钢说:“耿营长,徒弟,快来帮忙啊。”

  他们一听赶紧上去捉住了卢苇,可当耿营长要去掀开卢苇的衣服时犹豫了,猴子一见耿营长还不动,他可不管那么多,就要去揭卢苇的衣裳。卢苇这时大叫了一声:“猴子,走开,不要你管。”

  卢钢听了一笑,哈哈,说道:“走,手都拿开,让我来。”

  “不要,我不要你来,我要耿大哥来。”卢苇盯着耿子堂的脸,尽管各自看不太清对方的脸,至少可以感觉到他俩的脸肯定都有点红或者有点不自在了。

  尤其是耿子堂将手缩了回来,口里在念叨着:“这这”

  “耿大哥,这什么这,我要你还起。”卢苇说道。这句话让卢钢让猴子都明白了,卢苇说的是在日本鬼子大围剿厂窖时,耿子堂在芦苇被枪刺的事情。

  耿子堂也突然明白过来,迟疑了几秒后,他一双大手伸到了她的衣服,正要掀开时,卢苇又说话了:“猴子哥,你走开。”

  猴子笑笑松开了抓着卢苇的手走了,边说边走:“师父,我去站岗去。”

  “苇妹子,就是你事多。”卢钢埋怨道,把瓶盖打开,在卢苇的腰上撒着药粉,完后说:“药粉就剩下这一点点了,来,给你倒上。”耿子堂不要,让卢钢自己来,卢钢摇摇头又问卢苇:“还有绷带不?”边说边把药瓶揣入了口袋里。

  “没了,都用完了,最后那坨给了猴子。”卢苇说。

  只见耿子堂二话没说将自己的衬衣扯了一条下来,紧紧地包扎在卢苇的腰上,在包扎的过程中,耿子堂似乎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