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大吃一惊(1/2)

加入书签

  “水水”从那只手那里又传来了声音

  卢钢不犹豫了,他快速地连滚带爬地冲到了那只手的地方。

  一个老妇人伏在那只手的旁边,他把她拉了起来一看,是阮雄的妈妈。他大喊着猴子。猴子过来了,卢钢说:“把阮妈妈放到上面去。”

  猴子答应一声使劲地把阮雄他妈往上拉着,拉不动,站在边上的耿子堂连忙搭上了一只手把阮雄的妈妈拉到了坑边。

  她身上被穿了七八个刀眼,在篝火下卢苇看到阮妈妈身上的血还在往外涌着,脸上血迹斑斑,她扭过身不由得掩脸哭泣起来,耿大哥安慰着她。猴子这时没有那么怕了,他自己也搞不清刚才的失态,还叫着鬼啊鬼的,心里真有点感到不好意思了,他想,妈的,是不是刚才从瞭望塔台上摔得这样子了,真丢自己的脸,想着,他又重新下了坑。

  卢钢因为一只肩膀受了伤,用一只手翻动一具尸体很费劲,翻开一个后,猴子来了,搭上了一只手。这时,卢钢的手触到了一块软软的地方,他仔细一看,火光下他认出了是顺子,他的手正好搭在她的胸脯上,难怪软软的,他吓了一跳,大声地喊了一声:“政委”,顺子没有反应,眼紧闭着嘴微张着。

  见是顺子,卢钢和猴子强压悲伤小心地把她拉了出来,抬到了坑上边缘,随后又去翻开一个后,下面的一个人动了,手也无力地落了下去。

  他们把这个人的身子翻过来一看,更是让卢钢大吃了一惊。

  “小林,小林,是你吗?小林。”卢钢大声地喊着。

  “快,快,师父,把小林哥拖到上面去。”猴子一摸小林的鼻孔还有气也急急地叫道。

  耿子堂听到了卢钢的喊声,赶紧跳下了坑,这一跳不要紧,把他痛得歪着嘴半天合不扰来,他的腿伤被这一跳给蹦痛了。

  卢苇听到了上卢钢的喊声,她几乎不敢相信是真的。“小林哥还活着,小林哥还活着。小林哥,我来了。”说完紧跟着耿子堂往下面一跳,这一跳不要紧,她跌落在坑里撑着腰好一会儿都没有醒过神来。

  “哪个叫你下来的。”卢钢和猴子正抬着小林往坑上挪着,见卢苇下来了,埋怨她道。耿子堂站稳了,看看坑里的倒着的直喊“哎哟”的卢苇一眼后,说道:“苇妹子,坚持,等会我再来拉你。”

  卢苇痛得咧着嘴,说道:“别管我,看小林哥怎么样了。”

  卢钢他们把小林放在篝火旁。当耿子堂要下去拉卢苇时,卢苇已经慢慢地爬到坑边上来了,耿子堂伸出一双手,把卢苇拉了起来。

  卢钢一直在低着头找小林的伤口,他从头部一直摸到了胸脯,当手感到有一股稠稠的东西沾在手上时,小林动了一下。卢钢便把他身上的衣脱开,看到了一个枪眼,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药瓶,将所有的粉末倒在了小林的伤口上了,这时,耿营长又扯了一条布巾递给卢钢,接了把小林的伤口绑扎起来。然后把小林搂在了怀里。

  小林活着,大家都格外地高兴,喜极而泣。

  卢苇来到小林身边,喊着小林哥。小林动了一下头,他的脸上尽是血迹。他望着卢苇,迷糊中他认出了卢苇,嘴里轻轻地叫了他一声,然后又看着其他人,他慢慢地清晰过来了,认出来了,每人轻轻地喊了一声:杆子哥、耿营长、猴子。

  旁边的人都笑了,是高兴的笑,是死里逃生的笑,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笑。猴子去找水去了。这时,卢钢对耿子堂用商量的口气说道:“耿营长,估计鬼子这会也不会来了,我想他们以为我们全部都被他们消灭了,这样行不,找一户人家,我们暂时在那里先休整一下。”

  “好啊,当然好。去阮雄家怎么样?”耿营长问。

  “可以。猴子,小林背不得,枪眼在胸口旁边,怕他哽得痛,你去树林里找几根树干帮一个担架,我和你抬着小林走。”卢钢说道。

  找来水给小林喝了的猴子一个敬礼:“一切听师父的安排。”跳到坑里寻了一把刺刀往树林那里跑去。

  “还有,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还得完成一个任务。”卢钢心情似乎有点沉重,他对耿子堂说道。

  “什么任务?”妹妹插口道。她不解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任务:“是不是还要去城里打鬼子?”

  “那是以后的事情。”卢钢咬牙切齿地说道:“只要还有鬼子在,只要我还活着,他就跑不了。”

  “那还有什么任务啊?”卢苇又问着哥哥。

  “挖坑埋人,怎么也不能把这些兄弟和老百姓还有阮雄的妈妈丢在这里不管不问吧?要是来了野猪野狗的,你难道忍心?”卢钢说道。

  卢苇不做声了,紧紧地靠着耿子堂身边倚着,卢钢见了也没有做声。

  “卢钢,是这样好不好?等会儿我们挨家挨户地去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如果有还是请他们来。”耿营长提着建议。

  “说不定还有人在,刚才不是从山上下来好多的人吗?被鬼子这一突袭,差不多都成了鬼子枪下的冤魂了。”卢钢叹着气说道。

  “嗯,不管怎么样,还是试试吧,如果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