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大吃一惊(2/2)

加入书签

能找到一些老百姓,总可以缓解一下我们这些用不上力的要好吧?”耿子堂说。

  “哥,暂时听了耿大哥的着吧。”卢苇转过头对卢钢说:“不过,哥,我还是觉得嘛,先把小林哥安置好再说也不迟。”

  “苇妹说得没错,等下再分头行动,让苇妹子陪着小林,我们去找老百姓。”耿营长赞同卢苇的意见。

  卢钢看了看怀里正闭着眼脸上毫无血色还处于昏迷中的小林后,点点头,说:“好吧。”

  “来了来了,师父,你看,结实不?那片林子都是柳树林,真好,这个担架是用柳条绑起的,保证抬小林哥没有问题。”这时,猴子气喘喘地扛着一副担架来了,罗里罗嗦地说了这么一大堆。

  卢钢对猴子说:“少罗嗦,快把小林放到上面去。”

  猴子一听赶紧把身上的担架放下,帮着卢钢将小林抬上了担架,然后卢钢抬着小林的头这边,猴子在前面抬着。

  耿营长要来抬,说:“卢钢,你肩膀负了伤,我来。”

  卢钢推开了他,说:“他是我兄弟,我必须要抬。”柳条做成的挑子压在卢钢的肩上他确实感觉了疼痛,他咬着牙起了身与猴子向前走着。

  “这样行不行?”卢钢和猴子抬着小林边走边对着在前面与卢苇举着火把的耿子堂说:“耿营长,等下把小林送到屋后,我和猴子再到这里烧上几堆火照着,那些野兽也许不敢来了,你说呢?干脆明天再来处理这里的人。”

  “杆子哥,记得单独给阮雄他妈妈立个坟啊,她”这时,小林醒了过来费力地仰起头望着卢钢开口说道,然后又重重地落了下去。

  “别说话,小林哥。”卢苇附下身来轻声地对小林说,小林蛮听话似的闭上了眼。

  “猴子,你看你师父肩膀伤了,耿营长腿伤了,我的腰伤了,一个一个的残兵败将一样,只有你伤了头,还没伤筋骨,要不你一个人来这里把他们埋了?”卢苇开着玩笑说。

  猴子一听,扭过头说道:“我的妈啊,千万别吓我啊。苇妹子,你什么意思啊?我刚从鬼门关过来,你又要我成骇死鬼啊。”

  猴子的话把他们都给逗笑了,在这样的氛围下能有这样的笑声还真是不太贴切,但这笑声却又能带给他们心理上的轻松。

  死者已逝,活者就得坚强,坚强的活下来,快活下来,高兴起来,才有精神为死去的烈士,为冤死的老百姓报仇雪恨。

  卢钢笑了一阵在后面喊道:“猴子,小心点选好路走。”

  不久,他们来到了阮雄的家。进了屋,找了好久才在灶台边上找到了一盏老旧的马灯,点上了,耿子堂把火把丢到了门外,关上了门。

  卢钢和猴子小心翼翼地把小林搬到了床上,耿子堂让卢苇躺到了旁边一间小屋,这间是阮雄他妈妈睡的,墙上有一个窗,还透气有光,床头有一盏小油灯,耿子堂划着火柴点上了,昏暗的光亮在屋里摇摇摆摆。

  猴子到处在屋里翻着什么?耿子堂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找吃的东西,有点饿了。耿子堂一听他说,肚子也叫了起来,对他说快点找,找好后快点做好一起吃。

  猴子左窜右窜还真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几条咸鱼,还有几个蕃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赶忙往灶屋里跑。

  卢钢刚扶着小林的头放下,小林醒了。

  “杆子哥,多亏了阮妈妈。”小林轻轻地说:“我的命是她救出来的。”说完小林的眼角沿出了泪。

  这时,听到小林说话的声音,卢苇硬撑着腰伤带来的痛从床上爬起来到了小林的床前。

  从小林断断续续的说话中,卢钢明白了。

  原来,就在老百姓把小林、顺子抬到坑里正准备埋土时,江上鬼子的枪声响了,人们四处逃散着,但鬼子冲上岸上来以后,他们哪里又跑得过子弹赢。一个一个地倒在了枪口下。

  阮雄妈妈没有跑,她坐在坑边上她抱着儿子的尸体在唤着魂。突然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她的左臂,一个趔趄抱着阮雄一起倒入了坑中,正好压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人便是小林,这一压把本是处于昏迷的小林给压醒过来了。他哎哟一声,死人堆里出了活人的声音把阮雄妈妈吓了一跳,好一会才怔怔地望着小林。

  “你是阮雄的妈妈,我是小林。”小林有气无力地说。

  阮雄妈妈大概意识到了小林没有死,还活着。就在鬼子包围着朝这边拥来时,她念着:“我的雄儿,回来吧,鬼子来了,快来打鬼子吧。”随手把顺子压到了小林的身上,又把阮雄往那里一推,就在这时,鬼子的七八把刺刀捅进了她的身躯,阮妈妈倒在了儿子阮雄的身上。

  小林哭了,在场的都哭了,卢苇是泣不成声,猴子做好了菜端上来愣在那里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伤心?他在后面灶屋里忙着,没有听到小林说的故事,他看看这个那个的,心里在想,大家都好好的啊,怎么会哭哩?突然他明白了,肯定是饿了,他笑着望着卢苇说道:“苇妹子,是不是饿了,来,快吃。”

  “砰砰砰”外面有人在敲门。

  卢钢他们顿时警觉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