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又见鬼子(1/2)

加入书签

  二个大的土包,二个小的土包,新土,突兀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阮妈妈的,那是政委的。”卢钢来到二个小的土包前,对耿营长说。耿营长取下了帽子,他们当中只有他戴有帽子了。

  “猴子,把东西摆上。”耿营长低沉地说。

  猴子从担子里拿出食品,放在了她们的坟前。有干鱼、腊肉、还有一碗米。猴子在阮雄妈妈坟前边放边说:“可惜没有鞭炮。政委,阮妈妈,我就陪你们说说话吧。阮妈妈,阮雄是我兄弟,他被鬼子打死的,这个仇,你不能报,我来报。”

  随后,又移到顺子坟前放上了供品:“政委,吃吧,今天的东西都好吃,在部队上你总是舍不得吃,有好的都给我们这些人吃,还给我补裤子,还找医生给我取子弹,政委”说着说着哭了起来,跪下了。

  这时,大家都伤心地在坟前了,卢钢没有说任何的话,咬着牙帮,可以看出他是多么地痛苦又是多么的愤怒,痛苦是为顺子和阮妈妈,仇恨的是为鬼子。他内心深处却是充满了对鬼子无限的愤慨,杀死了西岛,总以为大仇已报,却没有想到鬼子阴魂不散,又来了一群鬼子,他一定要把这些鬼子杀掉才罢休。

  随后站起来鞠了三躬后又来到一堆大的坟前,默默地站在那里。卢钢告诉耿子堂左边的是战友们的,右边的是老百姓的。

  耿子堂“啪”地举起了手,一声口令:“立正,敬礼。”

  一群鸟儿从上空飞过,然后又人形朝江面上飞去,渐渐地身影消失在太阳升起的东方。

  卢钢在回转的路上问耿子堂:“耿营长,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你不是说要回家吗?”耿子堂直走着没有看卢钢。

  “回家,我什么时候说了。”

  “说了,你说西岛杀死了就要回家。卢苇,你也听见了是不?”猴子站在了耿子堂一边说道。

  “没听见,我哥没说。哼。”卢苇用嘴瘪了猴子一下。猴子冲着卢苇一笑,挑着担子跑开去低着头不知道又去找什么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是说过回家,我以为杀了西岛就可以回家看爹妈去了,没想到又冒出来一股鬼子,杀死了我们这么多人,我还能回家吗?耿营长,你说吧,听你的,叫我们怎么干?”卢钢痛切地说道。

  “你说呢?我们都是一个一个的挂了彩,一个一个的伤势严重,下一步就是好好养伤。”耿子堂说。

  “在这里?”小林担忧地说:“这里不太安全吧,对面就是鬼子。”

  “忘记了是不?昨天那个老先生给我们上了药,这是在救我们,知道吗?”耿子堂充满感激之情地说道。

  “嗯嗯,即使我们不需要他的药了,我们也得找到他好好的感谢感谢。可是拿什么来感谢老先生呢?”卢钢略加思索的说。

  “昨天猴子不是偷了好多的菜吗?把那些东西让猴子哥挑上去作礼物送给老先生不就行了?”卢苇快嘴道。

  “苇妹子的想法不错,是个好办法。”小林笑着说。

  “办法个屁,你晓得这是从哪里来的吗?一夜之间我们就有了这么多东西去送礼,老先生怎么看?他一问我们说是从人家屋里捡的,你说得出口吗?不说我们土匪才怪。”卢钢不同意卢苇和小林的想法。

  “那是不是再给他们几杆枪和几颗手雷,昨天晚上我看到他们也拿了枪,反正我们五个人,每人带一支枪就行了,其他的都给他们。”耿子堂征求着卢钢的意见,卢钢听了也没有其他办法说只能这样了。

  “那我们这些菜呢,都不要了?”卢苇说,“当然要啊。”耿子堂笑着说道:“我们吃,在这里吃上几天,看看你们的伤好了些的时候,我们再去找老者,可以吗?”

  没意见。卢钢和小林卢苇他们没意见。这时,见猴子跑了过来喊道:“又有收获了,师父,耿营长,你们看,又捡了些雷和子弹,还有二支短枪呢。”

  “啊,差点忘记了,昨天猴子说不是有一家人都死了吗,我们得把他们埋了。”卢钢突然想起来了。大家一听便随猴子去了那家,在屋后挖了个坑埋了,这时已是吃中午饭的时候。

  卢苇对猴子说:“猴子哥,你腿快,快点跑,你先去把饭菜搞熟,我们回来就要有吃的,晓得不,猴子哥。”

  “我又不是孙悟空,说变得出来就变得出来。你看啊,淘米、策菜、切肉、洗锅这些事情要不要费时间?”猴子笑着掐着指头说道。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好几日,耿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