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尴尬的聚会!(1/2)

加入书签

  陈文博想装作不认识宋清,宋清却是一眼便看到了他。~随~梦~小~说~~suing~la

  “哈哈,徒弟,好久不见啊。”宋清一把环住陈文博的肩膀,一副亲切的模样。

  俨然师徒情深。

  杨紫鸢自过道走来,有些怒意道:“宋清,你下来接徒弟,就是选了一群年轻的陪酒女郎吗?!”

  陈文博一脸严肃,心中却在幸灾乐祸:活该啊你,这下要被收拾了吧。

  宋清太了解陈文博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兔崽子放个屁,我都知道他要拉屎”。

  在看穿了陈文博的心思后,他直接重重拍了拍陈文博的肩膀,巨大的力道险些让陈文博站立不稳。

  “嗳,这不是徒弟好这口,非要拉着我选几个吗?”宋清摇头叹息,失望地看着陈文博,一脸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陈文博气得牙痒痒,当即就要反驳。然而看到杨紫鸢嘴角那抹笑容,瞬间明白这个女子是个聪明人,一眼便看穿了宋清的无耻把戏。

  “算了,就随便助个兴,只要盈盈和露露吧。”宋清摇头叹息,仿佛多么不情愿,区区两个陪酒女实在上不得台面。

  杨紫鸢瞪了他一眼,他反而瞪大了双眼,不满地还击道:“干嘛?贫道远在深山,多年不近女色,今天还不能请两个美女陪酒了?”

  最终,宋清还是搂着两个陪酒女,带领陈文博上楼,走向商务厅。

  这短短路程,却让陈文博分外无言。他分明看到,宋清的双手很不老实,从两个陪酒女水蛇般的腰肢,一直滑到了丰满挺翘的臀部。

  两个陪酒女没有反抗,反而是用充满挑逗和暧昧的眼神看着宋清,胸前的柔软丰满似是不经意地在他的双臂摩挲。

  到了商务厅门口,陈文博见到赵恒正程门立雪般地站在一旁,纹丝不动,似是入睡。

  杨紫鸢没有理会他,径直走了进去。

  “赵叔。”陈文博反而顿住了脚步,平静地打了一声招呼。

  赵恒睁开了双眼,眸中似有无数颗星辰点缀,散发出深邃而神秘的威严感。

  这一瞬,赵恒仿佛是古龙先生笔下的西门吹雪,整个人如一柄铮铮鸣响的利剑,抵在陈文博的喉间。

  “啪!”

  宋清大大咧咧地一巴掌拍在赵恒的脑门上,瞬间将这个不世高手,拍回了那个普通而邋遢的中年人。

  “我徒儿叫你赵叔,你当得起吗?”宋清吊儿郎当,一点也不打算给赵恒面子。

  “受之有愧,但我问心不悔。”赵恒呵呵一笑,看起来很是返璞归真,没什么架子和高手气势。

  甚至,他又开始挖起了耳朵,将充满耳垢和黑灰色污垢的指甲,一点点扣到地面。

  两个陪酒女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和厌恶。而这对师父仍是不为所动,没有受到一丝影响。

  “你要对我徒弟下手可以,他不是温室中的花朵,由得你去。但在这之后,别踏马给我提老友这两个字。”

  “你这种老友,我宋清不配拥有。”本来挺霸气的两句话,最后宋清硬是来了个押韵的广告台词语气,搞得不伦不类吊儿郎当。

  “我不会再向他下手,但我不会阻挡秦家对他出手,更不会放弃燕京执法官的位置。”赵恒掏出一包五元的红梅,烟盒都挤压得皱巴巴的。

  他掏出一支同样皱巴巴的香烟,叼在嘴上点燃。赵恒不喜好烟,一直钟情劣质香烟那种粗糙的辣劲在肺里翻腾的快感。秦挽澜给他的好烟,连名字都懒得看一眼就给扔了。

  “那就滚吧,还在这等着我请你吃饭呢?”宋清骂骂咧咧,一脚踹向赵恒。

  这一脚很缓慢,也没有任何可怕的力劲。赵恒却没有选择抵御,任凭这一脚踹到他身上。

  “抽个烟?”这一脚踢下来,赵恒反而乐了,极为寒酸地递出一支红梅。

  “抽个屁。”宋清头也不回,走进了商务厅。

  “那我就走了。”赵恒乐呵呵地离去,仿佛中了百万彩票一样。

  同样的,陈文博看到那一脚,也知道宋清是原谅了赵恒。

  进入这个商务厅,陈文博才发现与自己想象不同,此间并不像服务台大厅一般尽是暴发户的气息。

  整个大厅的布局和装潢干净大方,却是有一扇屏风隔在中间。屏风上绘着一副水墨画,那是恢宏浩荡而充满意蕴的山水长卷。

  在屏风之上,陈文博仍能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影。

  在落座沙发之后,陈文博没有看向别处,而是笑着对对面的宋清道:“师父,是不是该介绍一下?”

  “杨紫鸢,江苏杨家的大美女,这次是她止住了秦家老狐狸的后续动作。”宋清语气随意,仿佛在讲着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然而陈文博却深知,秦家老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