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不请自来入林家!(1/2)

加入书签

  “李昊!你就不怕我告诉我哥,让你立即滚蛋!”林佳咬牙切齿,直接将手中的小人书愤怒地扔向了李昊。[随_梦]小说suingla

  “哗啦啦”

  书页翻动着,小人书毫不意外地砸空了。

  反倒是这一番动作,扯动了臀部的伤势,疼得林佳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紧紧攥住光滑细腻的名贵丝绸床单,却仍是努力保持着一声不吭。

  “小姐,你现在已经被下了禁足令。除了我,任何林家的人都不能和你接触。”

  “再说了,以你目前在老爷子心中的形象,我只要哭喊冤枉,你是憎恨我打了你五十大棍才针对我,老爷子会怎么想?”

  李昊直接坐到了檀木书桌边,肆意摆弄着有些年头的古董花瓶。

  “你等着,陈文博来了,一定打得你妈都不认识。”林佳尽管心中满是恼怒委屈,嘴上仍是倔强着,不愿流露出一丝软弱。

  “这么多天了,他要来早来了。什么a级通缉犯,暴风城的王。我看啊,他根本就是个胆小鬼,不敢上门为你出头。”

  “要不然,就是小姐你自作多情,他根本就是逢场作戏,没有喜欢过你。”

  李昊直接端起银耳燕窝汤,自己吃了起来,让林佳看着有说不出的厌恶。

  “滚!”林佳好歹是敢闷棍放翻杀手的女侠,这一声带着怒意的吼叫,当真称得上气震山河。

  锦绣荷花的枕头、温暖舒适的苏杭被褥、床头的杂物,被林佳一股脑扔向李昊,恨不得将他砸个头破血流。

  “哼,小姐你好自为之。”李昊转身离去,却也不敢做更过分的事情。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佳再如何失势,也不容他骑到头上或者臀上去。

  等到李昊摔门离去后,林佳终于忍不住啜泣出声,滴滴晶莹的泪水滴落在粉色床单上,氤氲扩散开来,像朵朵梅花般绽放。

  “你会来的对吧?”

  想到在揽月山庄,陈文博为自己冲冠一怒,霸气的七枪刺向赵家传人,将其直接废掉。

  最令她心折的却不是那一幕,而是随后他轻声叫着自己“佳佳”,抱着安慰自己。那样的前后分明,判若两人,才是最让林佳心折的地方。

  林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嗯,你一定会来的…”

  林佳轻声呢喃,既像说给不在眼前的陈文博听,又像说给自己听。

  陈文博很快来到林家大宅,将法拉利停在了一旁的地下停车库。

  在下车前,他有过一瞬的犹豫。最终还是将鬼瞳宝刀扔在了车座上,只背了刀鞘下车。

  这始终还是见林佳的家人和家族,不是来强势执法,更不是来大杀四方的。

  “世界上有很多武力解决不了的事,譬如锋利的鬼瞳刀,也斩不断相思与牵挂。”陈文博有一瞬的酸腐气息浓郁,似乎是被李武兴感染了文青病毒。

  来到林家大宅,陈文博没有感受到什么特殊的气魄,也不见恢弘的建筑群。

  就如燕京普通的四合院一般,只是大上了几倍罢了。门口也没有想象中的仆人,漆黑的门打开着,更没有关门谢客的模样。

  陈文博摸了摸鼻子,心想这和自己想象中的豪门大族果然不同。毕竟这只是燕阳一个稍有名气的家族,无论如何也无法与秦家相提并论。

  “咚咚”

  “有人吗?”陈文博轻轻敲门,至少先打个招呼。

  “你好,有什么事吗?”一个正在扫地的雇员走了过来,对陈文博露出一个微笑,试探性问道。

  “我想见林佳,能让我进去吗?”陈文博不请自来,还是礼节性地客套一下。

  扫地雇员愣了一瞬,而后抱歉道“小姐被下了禁足令,任何人都不准见她。”

  “那就见你们林家老爷子。”陈文博打蛇随棍上,一点也不含蓄。

  “这,这···”扫地的雇员有些踌躇,显然老爷子不是那么好见的。

  而就在此时,林家老爷子赫然已经来到了前院。他杵着拐杖,平静地打量着陈文博。

  说实话,陈文博体格健硕,充满了活力与朝气,整个人干净利落,看起来还称得上一表人才。林老爷子满意地点头,平静道“既然来了,就随我到后院一叙吧。”

  话音一落,他便率先走向后院,根本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陈文博不再言语,快步跟上老人的脚步。

  在两栋古典房屋间,有一条三人并肩宽度的小径。两侧皆是摆了一排花盆,盆中净植秋菊。在北方的气候下,没有精心的栽培和照顾,也只有梅菊之类拥有傲骨的鲜花才能肆意绽放。只是在这个冬天,显然连秋菊都已凋谢,唯有片片叶子青碧依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