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赌场博弈!(1/2)

加入书签

  “不是三点,就是四点。小说suingla”

  陈文博心中很肯定,但这样得出的结果,意义并不大。

  赌大小,正确率为二分之一,赔率为1:15。

  赌点数,正确率尾六分之一,赔率为1:6。

  如果陈文博确定的两个点数,统一是大或者小,那他或许还会赌大小,以求百分之百正确。

  但他推断出来的两个点数,踏马的正好一个是3点小,另一个是4点大。

  对于陈文博而言,赌大小和赌点数,正确率都是一样的。然而其中的赔率差,决定了只能赌点数,赢了才能最大化收益。

  赌场的规矩,一人只能在一方下注。

  不然陈文博就两边各放五个筹码,那当真就是稳赚不赔了。

  “试试运气吧。”

  陈文博随意一笑,将五个筹码放到了桌上划分出来,写着“3”那个区域。

  不要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里,容易全部打碎。

  看到陈文博放在那里的五个白色筹码,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不屑一笑,甩手丢出五块红色筹码,落在“2”那个区域。

  “哇,老公你好帅。”挽着他手臂的时尚年轻美女,适时甜腻地配合道,并且将丰满的胸部放到了他的手臂,肆意摩擦着。

  “小赌怡情嘛。”中年人乐呵呵地笑着,显然十分受用,得意地装起了逼,甚至轻蔑地看了陈文博一眼。

  仿佛在说,你个穷逼,踏马的没钱没女人,还来这种地方玩什么?

  陈文博不以为然,懒得理会这种自以为是的暴发户。

  等到围在此处的赌客们下注完毕,荷官略微打量一下押注情况,满意地露出一个微笑,动作极其轻微而缓慢地将骰盖掀开了一丝缝隙。

  陈文博哑然失笑,这简直是故作神秘,吊人胃口。

  陈文博习惯性地打量身侧的赌客,发现有两三个人已经赌红了眼,眼眶中密布狰狞可怖的血丝。

  他们已经忘却了一切,手中最后的筹码已经押了下去,像嗜血的恶狼一般盯着荷官手中的骰盅。

  “六点,六点!”

  “开啊,开啊!”

  这就是赌博的吸引力,给予人一朝暴富和不劳而获的念想,哪怕它缥缈若九天仙阙,也总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孤注一掷。

  荷官显然把赌徒的心理掌握得很巧妙,在此之外还采用了吊人胃口的手段,给赌客带来揭晓结果前的无限期待,让人近乎窒息。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陈文博总认为,荷官会这么补充一句。

  荷官突然直接拔开骰盖,露出其中那一颗孤零零的骰子。

  千呼万唤始出来。

  是个四点。

  现场顿时一片嘘声和叹息声,仅有少数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而那三个赌红眼的赌客,顿时有两人难以接受。甚至一人还一屁股瘫坐在了地面,露出痛苦的神色,一个劲叫着“不,不可能”,甚至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小伙子,愿赌服输,别太难过。”西装中年男人又找到了打击目标,浑然不在意方才随手一丢五万。

  而三人中最后一个赌徒却是时来运转,赌了一万筹码押点数,净入五万元筹码。

  陈文博看到自己的白色筹码被收走,倒是显得云淡风轻。

  他继续打量着周边环境,也逐渐发现了一些东西。

  如果仔细打量这个赌场,就会发现它不仅是全封闭,让人看不到外面的环境,并且整个赌场中看不到一个时钟。

  连荷官与侍者,也没有一个人戴手表,甚至杜绝他们拿出手机查看时间。

  这也是赌场的一般套路,让赌客们于潜移默化中失去时间概念,沉醉于赌博的快感中。

  看到有人输的分文不剩,当即有几个四处游走的灰色会人物,靠近了几人。

  “兄弟,是不是资金周转不开?需不需要我们公司,给你提供一些贷款帮助?”带头的人一脸横肉,脖颈上还有道狰狞的刀疤,手背上文着一条蝎子,看起来整个人十分凶狠。

  然而,他却是故意做出一副和善的模样,仿佛真是什么正规交易一般。

  陈文博却是明了,所谓的贷款服务,就是指高利贷。而所谓的公司,也只是灰色会组织为了洗钱和洗白自己的身份,才弄出来的幌子。

  一旦和这些人扯上债务关系,那可怕的利滚利,别说砸锅卖铁,甚至再加上卖身捐精卖肾,也永远别想还清。

  而到时候还不上这笔巨款,那这个放高利贷的组织,将会让人知道什么是无所不用其极,生不如死。

  其中一个赌徒脸色一变,显然深知其中的厉害。他慌忙摇头,直接向着通道离去。

  几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