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蛇鼠一窝!(1/2)

加入书签

  “卧槽尼玛!”

  刀疤壮汉又痛又怒,提刀就砍,给李武兴手上开了条口子。*随*梦*小*说 suingla

  林佳没有说话,咬着牙,提着手中的半截板凳“匡匡匡”又是几下。

  刀疤壮汉直接倒在了地下,林佳还不解气,还要再砸。

  “林姑奶奶,打死人要坐牢的!”李武兴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死命拉扯着她的手臂,这才把她拦了下来。

  “我踏马弄死这个废物!”林佳呸了一口,一脚踹到刀疤壮汉身上。

  柳梦月在一边报了警,当场就被一个纹着蝎子的壮汉盯上了,冲上去叫骂着“你敢踏马报警!”

  柳梦月有些慌忙,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抓起一条板凳,闭着眼睛死命砸了下去。

  “咔擦!”

  纹身壮汉这一刀砍在了凳子上,木屑乱飞,刀锋砍进去三十厘米深。

  不用怀疑,这一刀是冲着人性命去的。如果柳梦月没有及时应对,而是慌乱求饶或者干脆吓得不知所措,这一刀绝对能要她的命。

  一个络腮胡冲向陈文博,一刀朝着脑袋砍下去,没有丝毫迟疑。

  陈文博右臂肌肉绷紧,狂猛一刀劈下。

  “咔擦”

  络腮胡手中的砍刀被劈成了两截,震得他虎口发麻。他瞪大了双眼,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砍架这么多年,绝对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场景。

  然而陈文博不等他反应过来,冲上去刀面就“啪”地拍在他脑门,当场来了个头破血流。

  如果父母不在旁边,陈文博这一刀绝对不是刀面拍人,而是直接捅了他的心脏。

  “砰!”

  陈文博跳起来一脚踹到他脸上,将络腮胡踹得飞了出去。鞋底和他的鼻子亲密接触,鼻梁骨直接粉碎,一脸的鲜血。

  陈文博没有停留,冲到纹身壮汉身后,直接一个过肩摔,“匡”的一声将他抡翻在地下。这一砸太凶猛了,整个地板都在颤抖,发出可怕巨响。

  纹身壮汉嘴里发出惨叫,背部骨头都被摔断了几根。

  此时,还有两个壮汉没被制服。李武兴身上挂了彩,却仍在殊死搏斗。

  不仅如此,连柳梦月都咬牙冲了上去。

  陈文博赶紧两步跨过去,一手按住一人的脑袋,“匡”的将他们撞在了一起。

  两人顿时头破血流,话都没说一句,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一共七个社会哥,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陈文博赶紧来到父母身边,将他们身上的绳索解开。

  “文博,你怎么招惹了这些人啊?”

  陈安邦一脸愁容,身上的绳索被解开后,也没有起身。

  “爸,他们不讲理的。”

  陈文博叹息一声,看到父母担心的模样,觉得自己的心也揪了起来。

  黄文兰站起身来,已是满脸泪水,她几次张口,都没有说出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文博看得难受,只是紧紧抱住了她。

  多少年,再没有像孩子一样拥抱父母。

  他们的怀抱,温暖依旧。

  李武兴疼得龇牙咧嘴,现在才感到后怕,一个劲喃喃道“卧槽,我是不是要死了,血,好多血·······”

  柳梦月翻箱倒柜,给他找来了纱布酒精,开始仔细消毒包扎。

  林佳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李武兴没有反应,仍是浑身颤抖。

  林佳扬了扬手中的板凳,李武兴登时一个激灵,也不说话了。

  三人保持着沉默,不想打扰陈文博和他的父母。

  陈安邦就这样坐在墙边,长长叹息一声。

  他拿出一盒白沙,自己拿出来一根。

  想了想,他又抽出一根,递给陈文博。

  陈文博迟疑了一瞬,摇头。

  陈安邦强颜欢笑道“你也别装不抽烟了,我知道你长大了。”

  “从你说创业,给我打了五十万。”

  “从全国通缉令的发布,再到通缉令的结束。”

  “再加上这些混社会的人,还有你果断狠辣的身手。”

  “我都看得出来,你是真的长大了。”

  陈文博沉默了一瞬,接过了香烟,叼在了嘴上。

  陈安邦露出一丝笑容,拿出打火机,给陈文博点烟。

  陈文博慌忙俯下身子,伸出一只手遮住打火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父亲做出这样的举动,总有些难受。

  “你这一路,我了解得不多。”

  “但所有我们知道的事情,都历历在目,记在心里。”

  “你也大了,我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教育你。”

  “只是你记住一句话,再怎么风光,我和你妈都不需要。”

  “只要你健健康康,无灾无难。”

  陈安邦拍了拍陈文博的肩膀。

  陈文博感觉挺沉重的,父亲的手掌传来一如既往的温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