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间烟火!(1/2)

加入书签

  从迎宾客运站到陈文博的老家,仅有二十多分钟的车程。*随*梦*小*说 suingla

  宽阔的公路逐渐变窄,变成了小乡镇常见的小公路。

  陈文博拿着一份迎宾日报,赫然看到首页大标题“迎宾市最大地下团伙被毁”。下面就是相应新闻内容,以及公安局保证要继续发扬,打击黑色势力云云。

  值得一提,公安局长陈星受到了省级单位的表扬,极其隐晦地提到有升职的可能。

  林佳凑过来看了一眼,也没想到是陈文博所做,只是说这些人真是活该。

  很快陈文博下了车,带着林佳走向公路右边的乡间小道。

  这是条泥巴路,甚至还没有铺上碎石,更不必提水泥铺就。

  每次下雨都是一片泥泞,幸亏这两天还未曾有雨,道路还比较干燥。

  夕阳西下,撒下大片美丽的金色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道路两旁野草丛生,行不多时便有两侧竹林,右侧还有一户人家。走过竹林,便见左侧水田,没有庄稼,而右侧是一块鱼塘。

  林佳蹦蹦跳跳,饶有兴致地看着四周的景色。

  这一路很是安静,唯有清风拂过草木,浅唱低吟。

  偶见几处人家,炊烟袅袅。

  林佳贪婪地做着深呼吸,感受着乡间清新而干净的空气,整个人有些陶醉,一身轻松。

  再看到这条充满回忆的道路,一幕幕儿时记忆浮现在陈文博脑海。

  陈文博有些感触,感到久违的宁静。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荷把锄头在肩上

  牧童的歌声在荡漾

  喔呜 喔喔他们唱

  还有一只短笛隐约在吹响”

  林佳蹦跳着走到了陈文博前方,像个小姑娘一样开心,甚至唱起了歌。

  歌声平静而抒情,那种怀旧的情怀,萦绕在陈文博心间,挥散不去。

  “笑意写在脸上

  哼一曲乡居小唱

  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

  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

  陈文博有感而发,随着林佳的歌声轻声哼唱。

  风儿与鱼塘流水,也为之轻和,轻奏出一曲乡间的悠扬。

  歌声随着风儿,飘出去很远,很远。

  “陈文博,你说我们老了就住在乡下好不好?我好喜欢这里。”林佳转过身,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好。”陈文博回答得很简单,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佳扑到陈文博怀中,两人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沙沙”

  清风徐来,宁静的小路边,树叶飘落。

  陈文博和林佳深情相吻,那种柔软的触感,从唇边一直传递到心底。

  两人十指相扣,走在这条路上,没有再多言语,却感到一种淡淡的惬意与宁静。

  在浮躁的岁月中,像一盏清茗,涤荡了浮尘。

  即将到陈文博老家的那一小段路,更是让林佳目不转睛。

  一条青石板小路顺着斜坡扑了上去,右侧是一座青岗山,左侧是一排翠意喜人的芦苇,挺拔伸展。

  “陈文博,你爷爷奶奶这么有兴致,还栽了一排芦苇呀?”林佳很开心,想象着两个老人的模样,心想莫不是隐士如陶渊明一样的人物?

  “这都是我爸栽种的,他挺喜欢,只是奶奶不喜欢。”陈文博笑了起来,这种如数家珍给爱人倾诉自己生活点滴的感觉,是一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小喜悦。

  “你看前面那株小树桩,本来是一株三角梅,结果被奶奶砍了。”

  “本来这些芦苇也是要被砍的,但它们的根扎入了泥土,避免了这一方泥土坍塌,有了自己的价值,也就免于一劫。”

  “你看,这些梨子树也没被砍,因为它的果实是可以吃的。”陈文博轻声解释,给她一一指点。

  “我懂了,老人家不喜欢花花草草。因为那个年代的深刻经历,所以喜欢一些有收成有作用的农作物,对吧?”林佳很聪明,得意地向陈文博问道。

  陈文博点头,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聪明。”

  林佳懊恼地瞪了他一眼,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做威胁状。

  走过一小片水池,有几只鲤鱼在其中游动,划出一道道清波。

  右侧又是一小片开垦在青岗山下的土地,却不是种植的农作物,而是月季玫瑰芦荟等花草。在旁边一株四五米高的大树,在冬天也称得上枝繁叶茂。

  “这片花草肯定又是叔叔的杰作,可惜不是花期,不然一定好美。”

  “对了,这棵树是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