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华夏第一喷子!(1/2)

加入书签

  今夜的苏沫漓穿了一身粉白色低胸晚礼服,胸前衣料紧绷,烘托出一个高耸曼妙的幅度。小说suingla一头如云似瀑的黑色秀发盘起来,用一支银色飞凤流苏簪挽了个髻,干净大方地露出额头,尽展五官之美。

  她露出大片香肩,秀气的锁骨隐约可见,纤长白皙的脖颈更显几分优雅。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她只是淡淡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清者自清,无谓的解释只会越描越黑。”苏沫漓毕竟是娱乐圈老江湖,应付起来游刃有余。

  那名黑框眼镜的记者自然不是很满意,这一手推太极的功夫,让他悻悻然坐回了位置。

  苏沫漓只要试图解释,便有漏洞可以抓住,明天又可以爆个大新闻让这名记者坐稳位置。所谓言多必失,只要有一丝丝的措辞不当,这些机智的记者便会“适当解读”或者说扭曲理解,制成一篇与明星原本想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的新闻。

  论记者的嗅觉与基本素养,在场都是十级选手。

  一个记者坐下,另外几个记者就要趁机站起来,动作稍慢的只能再次坐下等待机会。接连几个尖锐的问题开始抛向苏沫漓,且措辞极为坚硬,语速极快,想来早有准备。

  苏沫漓应付得很简单,皆是一言以蔽之,用最清晰明确的话语给予答复。并且仔细品味她的回答,还能发现这些句子无论怎么试图去歪曲理解,都不能找到另一个解读方式。

  思维清晰敏捷,神态从容优雅,永远挂着那副优雅而淡然的笑容,目光平视提问的记者。

  一众记者算是发现了,作为娱乐圈老手,是别想等着她犯错误那微不可及的机率了。

  而作为新人的陈文博,立即就成了突破口,开始接受新一轮的炮火轰炸。

  机智如陈文博,也发觉了对付这些东西的诀窍。

  很简单,就是推太极嘛。

  “陈文博先生,请问你这次出演该电影感觉如何?”一个戴金丝边眼睛的女记者站起身来,听起来问题很温柔。

  “感觉不错。”陈文博佯作思考片刻,认真道。

  那个女记者坐了下去,另一个记者又起身发问“陈文博先生,请问你该部电影的票房估算是多少?”

  这个问题就有点其心当诛的意思。

  无论如何,王正秀在场,对于票房估算的问题于情于理都应该过问他,而不是一个新晋演员。

  陈文博果断开始打太极,声称自己对电影这一方面的了解并不专业,将问题抛还给了王正秀导演。

  未曾想坐在一旁的王正秀导演却在桌下捏了他的手一把,表面不动声色地露出一个微笑,向陈文博道“既然这位记者想听听你的看法,你就说说看嘛。”

  陈文博何等样人?

  当即想通其中关节,手心都差点渗出了冷汗。

  这记者问这个问题就是个陷阱,陈文博的身份必然不好回答,为了顾全王导的面子,一定也会将这个问题以常用的打太极手段还给王导。

  这样一来,若猛兽伺机已久的记者们立即就有了突破口。诸如“《最强宗师》男一号陈文博,对票房没有丝毫信心”一类的新闻只是动动笔那么轻松,便能搏来不错的关注度,至少比平日某校花清纯照某班花食堂做兼职吸引人眼球。

  至于这部电影未上映就让一大群人失去信心和观看的欲望,跟他们有半毛钱关系?

  为自己打下好的业绩谋取更高的职位和工资,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人情冷暖,一向如此。

  看似平常无奇的一个问题,暗中竟有如此弯弯绕绕,让陈文博感到心累。

  踏马的,就是跟另外一个小宗师打上一架,也比这种软刀子杀人不见血来得好。

  陈文博心思急转如闪电,想通了其中内涵便开始轻松应对。

  现场记者仍是拭目以待,那个提问的记者和身旁两人都露出了一个冷笑。

  陈文博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能对票房的估计接近实际?需知哪怕是著名导演,在电影未上架之前也不敢断言。

  就算王正秀把这个问题再次抛还给他,他又能如何作答?

  陈文博确实没有这个本事,但对比这一年上映的动作武侠大片《十面埋伏》,其实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04年华夏经济还不算飞速发展,在电影院观看电影也不是普遍而常见的消费。因此《十面埋伏》,全球票房加在一起也就153个亿。

  说实话,《十面埋伏》有诸多优点,但剧情也不乏槽点,在豆瓣文艺青年的评分一致低得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