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箭在弦上!(1/2)

加入书签

  李智碰了一鼻子灰,告辞返回堂口。?随?梦?小说 suingla

  此时已是深夜,一帮子三合会青龙堂核心成员按照地位排座。

  当中一把交椅上坐着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人,为二路元帅。名义上的青龙堂堂主,在平时坐馆有职无权。

  这也是三合会龙头避免权力分散架空的举措,各地堂口二路元帅类似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君主立宪制,只是一个堂口的象征而并无实权。

  他左侧坐着白纸扇李智,依旧羽扇纶巾。平日大小事件或财务管理,皆是由他一手操办。也正是他多次的明智决策,才让青龙堂与香港特警冲突最小,往往能趋利避害。

  李智在堂口甚至整个三合会都有很高的声望,深受会员爱戴。

  洪兴堂甚至有人说“要是李智在我们堂口做白纸扇就好了”,堂口上下竟无一人出言反驳斥责,说他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二路元帅右侧坐着红棍吴出宝,一手杵着长棍,平视左右两侧排座之人。

  平日采取暴力手段夺取场子,或是一些需要动用武力的时候,往往都是红棍带着一群打手前去完成任务。

  从赌博、高利贷、色情业、毒品、走私造假、恐吓等犯罪活动牟取金钱利益,然后用以从事非法勾当。只要有利可图,他们是不会介意手段有多卑劣的。

  过程中少不了流血冲突甚至死亡,红棍和下面成员的交情都是枪林弹雨同甘共苦闯出来的。

  一文一武,撑起一个堂口的灵魂。

  只要在一个堂口最能打,就能坐上红棍的位置。近几年也不是没有人眼红这个位置,但无一例外全部被一棍打翻。

  要不是吴出宝想着是一个堂口的,指不定要把这些觊觎自己位置的人打成煞笔。

  坐在下方左右两列的人,有负责内外事务联系交游广阔的“草鞋”,也有忠心耿耿为社团做出不小贡献的老“四九”。

  二路元帅、白纸扇、红棍、草鞋、老四九,所有人聚集一处,皆是为了对付陈文博一人而已。

  “李先生有何见教?”沉默半晌,二路元帅掌握着表面的礼节,询问李智。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个白衣青年。

  理论上来讲,这种正式的会议,作为白纸扇他应该手持白色的纸扇才符合礼节。但这么多年过去,也没几个人还谨记遵循这个条例,也无所谓他拿的是纸扇还是羽扇。

  李智沉吟片刻,羽扇遮住半张脸庞,缓缓道“对付高手最好的手段,那就是不择手段。”

  没有人出声反驳。

  “与其挨个上去送死,不如一来就拿出最大能量,将他置于死地!”

  李智的语气凝重了半分,不少人认可地点头。

  李智心中一声轻叹,当年被一个黑帮杀死一家,为了复仇不得不投靠三合会,也没想到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而现如今,双手沾满鲜血,还能走得回去吗?

  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二路元帅不得不轻咳一声提醒他。

  “抱歉,失礼了。”李智回过神来,歉意一笑。

  也不管其他人什么心思,他继续说了下去“想必诸位也看过上世纪末,流行香港的漫画《风云》吧?”

  如此贴地气的话语,让在场不少人露出了笑容,心想自家的白扇就是不一样。瞧那些其他堂口的恨不得装成魏晋名士,屁股翘上天,自诩文人风流。

  “无论是雄霸还是绝无神,都有机会分别绝杀风云,却不懂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让两个人一路崛起最后导致灭亡。”

  “我三合会,绝不犯这种幼稚的错误。”

  “要做,就要做得彻底,一举将其消灭!”

  李智的语调高了半分,指点江山,慷概激昂。

  接下来的会议,基本就是听他一个人做安排。

  武器库再一次被打开,由红棍吴出宝率领一些强悍的打手,带上冲锋枪、防弹衣、三棱军刺,甚至狙击枪在夜里凌晨三到四点赶赴陈文博所在的酒店进行刺杀。

  “李先生,恐怕不妥!”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站了起来,随着脸部肌肉的运动,一撮灰白的山羊胡一动一动的。

  “请讲。”李智面带微笑,没有一丝不悦。

  “如此大的动作,恐怕会惊动飞虎队,认为我们这是一场恐怖袭击,我青龙堂将会有不少人入册甚至被狗咬。”老人面有顾虑,眉头紧皱。

  入册,三合会的黑话,就是入狱的意思。

  狗咬,也与其类似,有一层受枪伤的意思。

  李智不仅没有被反驳的怒意,反而大感欣慰,暗赞此人不愧是老四九,一心为社团考虑。

  “不错,郑老先生思虑有理。”

  “但香港特警与我们的恩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