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双花红棍!(1/2)

加入书签

  天灯会会长也死了,死状与前两名黑老大一般无二。随-梦-小说 suing la

  一刀致命,干净利落。

  内忧外患,三个势力的联盟已是无根之萍。

  青龙堂借助三合会本部势力支援,几乎是以碾压之势,一路高歌。

  连战连捷,一个个联盟据点被拔除,又一个个联盟成员倒在血泊中。

  这段时间,陈文博去一个小饭馆吃饭都能看到三五成群的青龙堂成员,喝酒吃肉,满嘴荤话地庆祝着,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陈文博只是微笑,自顾吃喝,也不与他们发生冲突。

  也不是没有人发现过他,只是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个个眼神怪异却不敢上前找茬。

  当务之急是对抗苟延残喘的联盟,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接下来的日子里,陈文博时常能发现监视跟踪自己的人,却没有一个敢于和自己发生流血冲突。

  青龙堂也没有对他下狠手,显然有些发憷,这尊战神的实力太过于可怕。

  陈文博稍有异动,恐怕青龙堂便会再次发动致命打击。

  李智最理想的情况,就是陈文博纯粹是为拳皇大赛而来,在三合会的庞大势力下知难而退,不再想着刺杀楚相狂。

  他也知道这个想法太过一厢情愿,于是派了许多人监视陈文博的一举一动,准备时刻做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奈举动。

  为了拳皇大赛入场券而来的挑战之人,依旧络绎不绝。

  对手的实力一个比一个强劲,明着挑战的、暗着偷窃的、甚至想着杀人越货的,不一而足。

  凡是靠实力来挑战的,陈文博皆是正面与之战斗,一一将其打翻在地。

  往往鬼瞳宝刀都不必出鞘,只有对付一两个实力高超之人,陈文博拿出了应有的尊重,一刀败敌。

  偷窃失败,被扭送到公安局的足有四人。

  杀人越货的都是组团来的,把陈文博所在的小院当成了副本,准备刷boss爆装备。

  但很可惜,这个boss很无情,也很强大。

  三个团体都被灭团了,血溅五步。

  后来陈文博干脆在院子前立了块牌子,上面写的内容让人啼笑皆非。

  “1砸坏物事请按三倍赔偿。

  2杀人者,人恒杀之。

  3小偷请自行联系公安局。”

  这么多人栽了跟头,陈文博又得以清净下来。

  岁月悠然流淌,陈文博没事打打长途电话,练练拳法,惬意舒适。

  而他也没忘记观察三合会尤其是青龙堂的近况,无论是纸质新闻,还是街头巷尾的议论,陈文博都展现出极高的兴趣。

  附近的邻居都知道小院住了一号神秘的人物,开始颇为敬畏,接触后发现其实是个很平易近人的小伙,也就逐渐熟络起来。

  只是每次询问到他的来历,他都只说是来旅游的。

  一众邻居直翻白眼,心头嘀咕,你骗鬼咧。什么旅游一直待院子里,动不动就有人来杀你,还不时弄死几个人或者扭送到公安局。

  但不管怎样,陈文博在他们看起来还是一个很八卦的人,经常和他们唠嗑最近的话题,相处也算融洽。

  通过这些渠道,陈文博也大致了解了三合会的近况。

  三个团体的联盟,毫无悬念地覆灭。

  青龙堂正式将这一大片区域的地下势力统一,并将先前联盟的地下武器库全部搬空了。

  当中不乏和香港特警的冲突斗争,特警们都扛上了防爆盾,进行铁血镇压。

  虽然青龙堂元气大伤,但总算将这一块地区全部打下来了。

  与其他帮会不同,作为庞大三合会的堂口,根本不用担心其他帮派趁虚而入。

  就在三合会修生养息和接手整顿抢夺来的地盘中,陈文博平静地混到了六月下旬。

  距离7月1日的拳皇大赛华夏片区初赛已经十分接近了,近些日子也没有人上门挑战。

  陈文博却没有放松警惕,要是阴沟里翻船那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整个香港迎来了一场风暴,各路人马漂洋过海而来,带着烫金的拳皇入场券。

  更多的人是乘坐客机而来,也有少数人乘着某个家族的专机而来,派头十足,十分可怕。

  陈文博挂断了燕白云打过来的电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到了华夏香港码头。

  直到夜幕降临,那辆客轮才姗姗来迟。

  客轮的甲板之上,站着一个陈文博熟悉无比的“老朋友”,眼睛微眯,绽放出惊人的杀意。

  看到陈文博那一瞬之后,他与先前判若两人。

  初始很平凡普通的一个人,瞬间爆发出有若实质的杀意,整个人若一柄名剑一般锋芒毕露。

  像是利剑抵在咽喉,他身旁的人感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