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幼龙初惊吟!(2/2)

加入书签

,有模有样地抱拳行礼。

  周靖朝露出一个微笑,手握双头枪亦是抱拳还礼。

  陈文博颇为赞许地点头,杨铮不愧是师娘杨紫鸢家族中的精英,小小年纪就武学了得,还能有这份气度,已经算是非凡。

  杨铮身后背的那柄比他人还高的画戟更为显眼,看起来有些另类。

  但陈文博一看便很清楚,其色泽质地皆是上佳,恐怕足足有五十斤左右。

  杨铮背着这杆画戟还能轻松翻越上三米高的擂台,其间展现出的实力不容小觑。

  “round 1”

  “read”

  “fight!”

  主持人在一旁激动地叫喊着口号,下达了决斗开始的信号。

  全场嘶吼欢呼声大作。

  “锵!”

  台上两人不约而同地冲向对方,画戟和双头枪碰撞出几颗火花。

  两人皆是被巨大的力道震得不轻,脚下的钢制擂台“吱嘎”一声,出现了鞋印的凹陷!

  全场起哄之声不绝于耳。

  陈文博却是皱起了眉头,他敏锐地发现两人看似旗鼓相当,其实已经高下立判。

  清秀俊逸的小杨铮身形有一瞬的后仰,并且暗中咬紧了牙关,双臂有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而周靖朝仍是云淡风轻。

  八卦枪重在灵活,画戟必定势大力沉,走纵横捭阖之道。

  周靖朝以自身的弱点去硬抗杨铮的强项,却隐隐占了上风。

  陈文博叹息了一声,杨铮的年纪还是太轻了。

  一瞬的交错之后,两人开始了迅疾的对拼。

  兵戈之声不绝于耳,一蓬蓬火花乍现。

  杨铮手中画戟威猛无匹,给人一种横扫六合的感觉,却在细节上只能算得上差强人意,并未炉火纯青。

  而周靖朝脚步越发玄奥,棒打挑杀突刺等招式灵活无比。

  没过多久,杨铮手中的画戟直接被双头枪缠绕一周,挑飞出去。

  周靖朝还算颇有武人气度,没有趁势追击,而是抱拳说了句“承让了。”

  年少的天才杨铮就此出局,接下来便是一轮又一轮捉对厮杀。

  香港的名额毫无疑问属于双花红棍周狼,他的表现极为可怕,面对一个使双手重锤的百斤壮汉,单臂挥动画戟。

  连人带锤,一并打飞出了擂台!

  获胜后,他带着平静的目光看向了陈文博,右手拇指竖起,而后重重指向下方。

  陈文博平静以对,反倒是燕浅溪露出了一个微笑,仿佛看到陈文博有了强劲的对手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

  初赛而已,毫无波澜,陈文博也是顺利晋级。

  一记半步崩拳将人打飞,算是对周狼的宣告。

  别装逼,都是小宗师,谁打谁还不一定。

  燕浅溪也是顺利晋级,当夜拳皇大赛顺势落寞。

  初赛,二十七名选手剩余13名。

  台湾选手抽签时轮空了,不战自胜进入下一轮比赛。

  接下来的赛程才称得上惊心动魄,陈文博看到一个个来自亚洲其他国家通过初赛的选手信息。

  日本相扑之王,体重过三百斤,跟他对敌的人都落得了入院数月甚至终生残疾的结果。

  泰国极限流泰拳之王,一拳的爆发力可以打死一头棕熊。

  印度舞蛇之王,养了一只水桶粗细的狂蟒,居然被算作冷兵器上场。

  越难雇佣兵王,近身格斗和枪械精通能力皆是血与火之中打熬出来的。

  ······

  看到这些人的信息,陈文博反而有些热血沸腾。

  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离场之时,陈文博一直跟在燕浅溪身旁,不时商议着什么。

  燕浅溪思索片刻,平淡点头。

  陈文博面露喜色,还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听那哀求和无奈的语气,也能猜到是打给奇葩师父宋清的。

  当夜,陈文博黑衣如墨,燕浅溪白衣如雪。

  鬼瞳宝刀与三尺青锋出鞘,直奔三合会洪兴堂本部。

  喊杀声骤然响彻整个堂口,枪械嘶吼声和火光撕碎了夜的宁静。

  不知情的人惊颤无比,噤若寒蝉,以为是数百全副武装的特警对洪兴堂开始了铁血清洗。

  这一夜,青龙堂口尽伏尸,二路元帅死不瞑目。

  他们红棍刘毅早已退出,白纸扇更是死在了燕京,二路元帅的指挥并不能掌控全局。

  陈文博和燕浅溪浑身是伤,却平静得如出一辙。

  他们取了冲锋枪,将武器库捣毁,却没有停息,而是拿着一卷堂口的账本继续奔走。

  第二日,香港各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而燕白云那副华夏地图之上,代表秦家势力的星星点点,在香港那块地图彻底消失。

  盘踞香港百余年的三合会,除名了一个整整堂口。

  秦挽澜笑得依旧温和,轻声赞叹。

  隐约见得。

  幼龙初惊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