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致命武力!(1/2)

加入书签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随*梦◢小*说suingla

  无数烟花绽放于夜空,炸出一片璀璨的光华。

  人声鼎沸,无数人簇拥着这位年轻的拳皇。

  爱莉呲着牙,向陈文博竖起一个大拇指,心服口服。

  返璞归真的一记半步崩拳,破了飞燕凤凰脚。

  无论如何,这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陈文博强打起精神,回以一个微笑。

  这个极限流女格斗家,着实太惊艳了。

  当那支不稳定基因药剂躺在手中那一瞬,或许是心理作用,陈文博感觉它是那么沉重。

  透明的圆柱形玻璃容器,其间有着如蓝紫相间的液体,泛着神秘的色泽,像是漫天银河之水。

  液体并不黏稠,反而像水一般稀薄透明。

  只是在其底部,一直有着气泡呈双螺旋型上升,看起来充满了神秘感。

  其头部更是有着长约五厘米的注射针,仿佛在引诱着人将这支神秘的液体注入自己的体内,打开人类文明的新一扇大门。

  看那些研究人员的目光,仿佛恨不得陈文博立即将其注入体内。

  如果死了,算他活该。

  如果侥幸活下来,那么就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实验样本。

  陈文博心中发毛,这些研究人员根本是在双眼放光,把自己当做了小白鼠打量。

  过场性地走完结束仪式,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陈文博离开了这个湿地森林公园。

  一股紧迫感袭上心头。

  陈文博看到了赵恒,作为师父的老友,他看过来的视线颇多纠结。

  最终只是叹息一声吗,负手而立,佯作没有看到陈文博。

  意思就很明显,我不对你下手,但也别想我帮你解决麻烦。

  而本该早就到了此地的龙先生,陈文博到现在也没看到他的身影。

  一个潜伏起来的宗师高手,光是想想就能让人毛骨悚然。

  陈文博将那支不稳定基因试剂揣到怀里,招呼龙首成员抱团回大陆了。

  他奶奶的,多待一分钟都觉得危险到不行。

  一路非常平静,反而让陈文博十分警惕。

  虽然和龙先生接触不多,但这个人与宗师完全不符的阴险,还是深深刻入了他的脑海。

  上了渡轮,破浪驶去,香港码头逐渐在视野中远去。

  龙首的成员舒了一口气,哈哈大笑起来,庆祝陈文博的成功。

  米帝不是嚣张吗?

  他娘的,这支基因试剂还是落到我们华夏人手里了。

  陈文博却是几乎浑身汗毛都倒立起来了,按在甲板上的双手都在颤抖。

  他想到了自己刚上半月观习武的那段时间。

  年幼的陈文博浑身是伤,擦掉眼泪,问那个正在抽烟的时尚道人:“师父,你说电影上那些高手的轻功是不是骗人的?”

  “哪能呢?飞檐走壁、凌波渡江,对一个武道宗师来讲真没啥难度。只是要彻底摆脱地心引力在天上高来高去,那就只能是传说中天道宗师咯。”宋清长吐出一口烟雾,望着山后的一小片水潭发呆。

  “天道宗师,世界上真的出过这号人吗?”孩子很快忘记了伤痛,眼神发亮地提出疑问。

  “谁知道呢?”

  “传说中有,但谁也无从考证。”

  “道教有个人叫张三丰,佛教有个人叫达摩,你去问问他们就知道了。”宋清踩熄烟蒂,双手揣在袖间,衣袂飞扬。

  有一丝惆怅,也有一丝神往。

  “你骗人!”

  “别说飞来飞去了,就是凌波渡江我也从没见过!”孩子想起自己浑身的伤痕,和看不到的武侠水准,瞬间感觉委屈到了极点。

  宋清哑然了一瞬,随后朗声一笑,凭生出万丈豪情。

  “徒弟啊,师父骗谁,也不骗你。”

  陈文博“噌”地从地面站了起来,满脸震惊。

  宋清如履平地般立于潭水之上,双手从袖间抽出,做了个三体式桩功。

  湖面泛起一丝丝涟漪,像是微风拂过。

  这么多年过去,陈文博却再见到了这一幕。

  海天尽出,一个身影踏浪俯冲而来!

  不似宋清的风轻云淡,这个身影简直就如出海狂龙,一路笔直如箭射出,脚下掀起一丈高的浪潮!

  一路所过海面,连出一条白色浪潮之路!

  陈文博心凉了半截。

  何谓宗师?

  此乃宗师也。

  哪怕是鼎盛时期,将精气神提到巅峰,两者仍是天壤之别。

  更是此时的陈文博连腿脚稍微动弹,都会有密集的针刺痛感传递出来,正是重伤之时。

  那个身影的速度太过迅捷,很快便来到了客轮身后二十米处。

  左手龙吟嗜血,右手樱花断魂。

  一柄抢自龙组,一柄抢自樱组。

  龙先生们没有着急上船,而是向陈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