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进局子了!(1/2)

加入书签

  一辆法拉利驶入燕京政法大学,停在学生停车位。小说suingla

  陈文博率先下车,伸了个懒腰,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你说,老师们会不会炸毛?”陈文博转身,向两人笑问道。

  “怕什么,大不了重修呗。”林佳身材诱人,语气轻浮。

  李青但是不以为意,他在教育局也有熟人。

  只是不挂科而已,完全无压力。

  “你怎么跟柳梦月说?”三人一路走过,林佳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能怎么说?你主动勾引,我无辜受害。”陈文博没个正形,甚至开起了玩笑。

  “要死啊你!”林佳翻了个白眼,捶了他肩膀一下。

  “你还记得双儿?她就是我的双儿。”陈文博微笑,深邃的目光中,有着男人的自豪。

  和林佳作别,两人先回了寝室。

  “卧槽,你们死哪去了,消失这么久!”李武兴看到两人,难以置信地擦眼道。

  陈文博笑了笑,问起这些天的情况。

  这些天的课程中,老师好几次点到了两人的名字。

  亏得李武兴和王德新,多次替他们答到。

  不然一科三次旷课,也没机会参加期末考试了。

  “谢了,哥们。”陈文博道了声谢。

  王德新憨厚一笑,不以为意。

  李武兴却嚷嚷着,要求两人请吃饭。

  两人也没有推辞,就约好晚上聚一聚。

  说起来,李武兴加入了学校文学社,志在竞选部长。

  王德新也加入了足球社,也在逐渐形成自己的交际圈。

  随着自身交际圈的形成,以及谈恋爱的开始,这种寝室聚会的机会,会近乎消失。

  因为社团活动,王李两人不久就出去了。

  李青一路驾车,自顾上床休息。

  陈文博无所事事,干脆拿起厚厚一摞教科书,开始了翻阅。

  像扫描仪一样,直接将复杂的教材内容铭记于心。

  《形式与政策》、《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大学英语》······

  陈文博想了想,出了寝室。

  来到古色古香的图书馆,陈文博开始了计划。

  整个图书馆有用的图书,都装入脑海!

  《野外求生技巧》、《军事爱好者:枪械指南》······

  小说、名著、哲学书籍,这些东西他一律不看。

  而凡是与求生、急救、枪械、刀具,以及燕京各地的新闻等等,陈文博照单全收。

  他极快的阅读速度,逐渐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图书馆不允许窃窃私语,但这些人还是用眼光,对他进行鄙视。

  “什么人啊,一目十行也不是这么装的!”有人暗自腹诽。

  陈文博专心致志,并不知晓。

  整个图书馆高达六层,藏书何其浩瀚。

  但陈文博是在有目的、有选择的前提下,飞速翻阅。

  一楼想看的的书籍已经阅遍,陈文博登上二楼。

  在黄昏之时,陈文博终于看完了二楼的有用书籍。

  绕是他习武甚久,也觉得有些眼花。

  一个下午,记忆上百本书籍。

  平均算起来,接近两分钟一本!

  陈文博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走出了图书馆。

  仅凭知识量而言,他现在对枪械的掌握、野外求生、复杂地形作战的能力,已经不比特种兵差!

  至于实战?

  虽然不会,但有了知识量,可以秒学啊!

  一个寝室在后街中餐店再次聚餐,划拳行酒,不亦乐乎。

  连平时滴酒不沾的李武兴,也被拉着喝了几杯。

  两杯就下肚,他立即上脸了,有些昏沉。

  陈文博拦住了李青,不让他继续拉着李武兴喝。

  “你们吃着,我去上个厕所。”李武兴起身,步伐有些飘忽。

  “好一个八卦步法。”陈文博玩笑一声,继续与两人吃喝。

  不多时,传来“砰”的一声,像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打碎酒瓶是常有的事,陈文博也懒得循声望去。

  李武兴步伐蹒跚,不慎将一桌人的啤酒打翻。

  啤酒瓶碎裂的玻璃渣,并没有扎到任何一个人。

  但溅起的啤酒,却将一个女生的齐b小短裙浸湿了,惹得她“啊”的一声尖叫。

  “草泥马,你眼瞎啊!”一个短袖青年“砰”的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李武兴酒意醒了大半,立即慌忙出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能这样就算了,人家要回寝室换衣服了。”女生化着厚重的妆容,一颦一嗔,皆显得极为做作。

  短袖青年见李武兴语气软弱,正犹豫要不要欺压一番。

  听到女子的话,当即反握酒瓶,“啪”的砸碎一半。

  用布满玻璃渣的那头,指着李武兴。

  李武兴吓得举起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