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软玉温香!(1/2)

加入书签

  燕阳区,安南镇派出所。◢随◢梦◢小◢说suingla

  陈文博配合地做了口供,只是负责记录的中年警察,看起来不是很满意。

  陈文博说的,和那几个青年说的,自然是不一样的。

  几个青年一口咬定,是陈文博的朋友先挑起的争斗,并且是陈文博先下的手。

  陈文博照实讲述,当然不一样。

  还好,有一个警察当时留下来,向周围群众问了相关过程。

  于是,这几个小青年说的谎,就显得如此拙劣。

  这个中年警察显然刚上任不久,还在努力思考相关条例。

  “殴打他人,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到五百元罚款。”陈文博看他这样,出声提醒道。

  昨天刚看的一本《治安管理处罚法》,马上就派上了用场。

  本以为尘埃落定,自己可以抽身离去了。

  谁知中年警察又皱眉,怒喝道“他们打架斗殴是不对,但你这不也是一样的行为吗?”

  陈文博乐了,笑道“警察先生,我这叫正当防卫。”

  “我当然知道是正当防卫,但正当防卫有一点,叫做不能超过一定限度!”警察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拍桌喝道。

  像这种小青年,只要吓唬两声,拿出警察做事的架子,保管交钱认错。

  中年警察很是得意。

  陈文博很是无言,感情这货为了敲诈,还专门找了空子钻。

  果然啊,再严明的制度下,也总会出那么几只蛀虫。

  “那你的意思是?”陈文博觉得有趣,顺着他的意思问道。

  “看你当时紧急,也不算太恶劣的行为,就交五百罚款吧。”中年警察心中一喜,这小子果然怕了。

  “要钱没有,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陈文博好整以暇,就要转身离去。

  “站住!警察局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中年警察站起身来,就要掏出警棍。

  这个时候,另一个穿警服的人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他皱眉向中年警察问道“老王,怎么回事?”

  被称为老王的中年警察,一下没了气焰,谄媚笑道“郑所长,这小子不服处罚,还要袭警!”

  郑所长当即怒了,打量陈文博一番。

  也不问青红皂白,当即一声令下,一群警察冲出来,将陈文博团团围住。

  各个如狼似虎,手持警棍,腰间别着手枪。

  架势十分骇人。

  几个被一同带来的青年,看得呆了,觉得这小子肯定完蛋了。

  陈文博神情自若,再次递出了那块牌子。

  “所长,之间我们逮他过来,他就拿出这么个破牌子吓唬我们!”

  “临时执法官?啧,说不好,这还是什么黑色组织,应该拿下来好好审问!”老王当即笑出声来,一脸戏谑。

  郑所长粗略看了一眼,就要让人动手拿下。

  随即,他身形一震。

  曾经有一个叫燕青天的人,在燕阳执法,直接当场击毙了那一任贪污的燕阳区长。

  竞选人?!

  再仔细打量,他立刻脸色一变。

  他转过身,“啪”的一声,给了老王一巴掌!

  所有人都懵了。

  “这位是临时执法官,拥有在整个燕京替行执法的权利,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郑所长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陈文博收起牌子,就要转身离去。

  “你明天给我滚出派出所!”郑所长加大了音量,对着老王怒吼,故意说给陈文博听。

  老王当即脸色一变,苦苦哀求。

  但不论他如何说,郑所长面色铁青,不为所动。

  他一把推开老王,又快步上前,一脸恭维。

  “执法官到来,有失远迎啊。”郑所长曲意迎合,挥手示意手下警察让行。

  只字不提“临时”二字。

  陈文博与他简单寒暄两句,说因为任务原因,可能以后会麻烦他们。

  郑所长立即表示不麻烦,同样是为人民服务,有什么麻烦呢?

  就这样,不仅有警车接走,还有警车将他送回学校。

  郑所长看着警车离去,冷笑一声。

  你若成了燕京执法官,别说小小一个派出所,理论上整个燕京执法机构都得听你的。

  可你若成不了,那些大人物让我替他们出手,找个借口拿下你,我也是当仁不让!

  很快,警车到了燕京政法大学门口。

  “谢了。”陈文博给开车的警员道谢,关上了车门。

  “您慢走。”小警员有些拘束,开车离去。

  一眼就看到,林佳和一个男子,站在校门前。

  “警车接送?”两人目瞪口呆,同时发问道。

  “你是?”陈文博有些疑惑,打量着这个有些微胖,戴着眼镜的平头男子。

  “他是我表哥,林叶炜。”林佳眨眨眼,介绍道。

  林叶炜叹息了一声,面容有些愁苦。

  他点燃一支中华,抽了一口,又递给陈文博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