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李武兴的荡漾!(1/2)

加入书签

  这两天,李武兴一直在写着什么,冥思苦想。?随?梦?小说 suingla

  陈文博开始以为是情书,悄悄一瞥,竟是一首长词。

  没能品出个意境,倒是觉得辞藻繁复,典故颇多,文学功底惊人。

  看来,这小子也是搜肠刮肚了。

  “有这功夫,为什么不干脆写情书呢?”陈文博问他。

  “你懂什么。”李武兴状若痴呆,目光迷离,一个劲傻笑。

  “活该单身。”李青笑骂道。

  10月1日,国庆节,燕京政法大学放假七天。

  不少离家近的学生,都选择了回家。

  而一些离家远的学生,也选择了抱团旅行,去看看燕京各处的人文古迹。

  整个学校在短短的一个上午,冷清了许多

  11111寝室,只剩下了李武兴和陈文博。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李武兴唉声叹气,望着窗外,一脸凄迷。

  陈文博看得好笑,站着桩,平和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苏浅溪回家了?”

  “要是她回家了也就算了,关键是她没回家也不理我啊。”李武兴仍是唉声叹息,老气横秋。

  想来,李武兴那次拉裤链的动作,不仅把苏浅溪吓坏了,还留下了极坏的印象。

  苏浅溪,这个名字很容易,就让陈文博联想到了燕浅溪。

  不知那个穿汉服负剑的清冷女子,又在何处,执行着何种任务。

  “这么吧,我帮你约她们去玩,毕竟咱们还是联谊寝室。”陈文博想了想,决定帮他一把。

  “一言为定!”李武兴来了精神,匆忙拿起发胶、梳子,镜子。

  “你干嘛?”陈文博目瞪口呆。

  “打扮帅一点啊!”李武兴对着镜子,开始抹起了发胶。

  “对镜梳红妆,朱颜相映美,好个娘炮。”陈文博读了不少图书,也有了些文学底蕴,出声打趣道。

  “这句诗不怎么样,我懂。不过娘炮是什么意思?”李武兴一脸纳闷,出声询问。

  陈文博闭口不言,居然不小心说出新词汇了。

  给柳梦月打了电话,她们寝室走了两个人,林佳和李薇,家都住在北京。

  “行,问一下苏浅溪,她想去什么地方。”陈文博直言,想要帮李武兴一把。

  其实李武兴人不坏,只是大脑线路有点奇怪。

  “小溪,寝室联谊去玩,你想去哪里?”柳梦月答应下来,放下电话,向苏浅溪问道。

  苏浅溪听说有李武兴,说哪儿也不想去。

  柳梦月一番劝说,她才犹豫着答应下来。

  目的地定在石景区,飞瀑山。

  当陈文博挂断电话,李武兴跳起来就是一阵欢呼。

  陈文博先去at,取了些现金。

  而后四人在学校门口会和,坐公交到了地铁站。

  四人有说有笑,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生就走了过来。

  他手里拿着个本子和一支笔,对四人比划两下。

  将本子翻过来,正对着几人,用笔尖指了指正上方的一排字。

  竟是说他是一个聋哑人,希望四人献出爱心,意思意思。

  上面还写着一些人的姓名,以及捐款金额。

  看来不少人很有爱心,基本都是捐了十块钱。

  柳梦月和苏浅溪两个女生心软,当即就要掏钱。

  陈文博止住了他们,有些无奈。

  这不是上世在公交站和客车站,经常遇到的那种人吗?

  迎宾日报还揭发了这一骗术,警告大家不要上当。

  再说了,好手好脚的,就不能去工作?

  两女有些疑惑,李武兴当即解释,说法也和陈文博大致相似,怀疑是骗钱的。

  那个拿本子的青年一脸疑惑,似乎是不懂四人在说什么。

  但他还是离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认为这四人不会给的。

  “要不,我们捐十块吧,也不多的。”苏浅溪又心软了,出声道。

  而此时,那个所谓的“聋哑人”听到了这句话,竟然又立刻折返了回来!

  四人目瞪口呆,这聋哑人听力不错啊!

  青年自觉不对,落荒而逃。

  “这种人,就是不能让他们尝到甜头,不然就停不下来。”陈文博感叹道。

  像15年常听到的碰瓷一类的事件,也是这样。

  四个坐上地铁,一直到飞瀑山附近,又坐了个公交,来到了山脚。

  已是下午时分,四人饿得肚子咕咕叫。

  赶紧来到山脚的旅馆,预先订好晚上的房间,去饭店吃饭。

  点了四份竹筒饭,两荤一素一汤,颇为期待食物的口感。

  竹筒饭分为普通竹筒饭,以及香竹糯米饭。

  陈文博点了香竹糯米饭,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

  竹筒饭在陈文博所在的s省竹海,算得上是一大特产。

  于是他饶有兴致地带着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