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独臂霸王!(1/2)

加入书签

  陈文博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又要了一笼小笼包。{随}{梦}小说 {suing][la}

  这一次老板娘非常殷勤,一叫就送了过来。

  她陪着笑脸,招呼道“您慢慢吃。”

  陈文博点头,对她笑了笑,算是回答。

  而后,他就着小笼包和清粥,开始了思考。

  昨夜杀手们准备不充分,没有趁手武器,今天一定不同。

  如果想到逃回去,那么一定会中他们的包围圈。

  都不用太麻烦,三个杀手,成“品”字型各开一枪,陈文博就是必死无疑。

  “那倒不如拖下去!”

  陈文博心中有了计较昨晚死了三个人,不可能不惊动警方,搞不好连局里的刑警大队都要出动。

  荆棘之花要防着自己逃跑,就一定要分出人手在各个出口守株待兔,那么进镇搜索的人也就不多了。

  但等也有个界限,不能太久。

  这个镇子已是牢笼,荆棘之花将陈文博困在了其中。

  如果发现陈文博想拖下去,那也不过是瓮中捉鳖,一涌而上。

  吃完早餐,陈文博悠哉离去,打量着周围的所有人。

  他不知道,会不会有杀手潜藏其中。

  昨夜,有一队杀手始终蒙着面,穿着宽松的夜行衣。

  脸看不清也就算了,连体形特征都无法分辨。

  想来,那支队伍应该就是阴字队了。

  一路走来,陈文博都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也不知道是自己没有被发现,还是被暗中盯梢了,却一无所察。

  “嗯?”

  走了不远,陈文博看见有一个四合院,正门写着“京华戏院。”

  “早听说京剧如何了得,却没见过地地道道的本地京剧。”

  关键是有戏院,那就一定少不了道具红缨枪。

  甚至在一些老戏院,有真正的红缨枪也不意外。

  陈文博大感有趣,凑上前去。

  “咚咚咚”

  尽管门市打开着的,陈文博还是伸出右手,在有些掉漆的斑驳朱门上敲了敲。

  “有人吗?”陈文博向院子里看了一眼,便看到两旁的兵器架,中间有十来个小孩。

  他们穿着戏服,有的人在打熬体魄,也有人在背着戏词。

  “来咧来咧。”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嘴里叼着根大烟枪,赶了过来。

  “敢问爷,是要来听哪出戏?可有中意的戏子?”老人眯着眼,弓着背,显得有些卑微。

  陈文博极不适应他的说话方式,怎么能让一个老人对自己如此低声下气?

  “老人家不要客气,您一把年纪,就叫我小后生就好了。”陈文博没有回答他,而是认真要求他改掉对自己的称呼。

  “嗨!我们这戏子啊,是下九流,怎么能这样称呼您?”老人连连摆手,带着一股子那个年代的落后思想。

  陈文博心中叹息一声,知道这个老人的观念,不是自己能够改变过来的。

  “那你们这都能唱哪些戏?”陈文博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想看看京剧再说。

  “不瞒您说,咱这儿会的戏可多了,前两年还唱出两个名角儿呢。”

  “像贵妃醉酒、四郎探山、铡美案,只要您想听的名曲儿,咱都能唱!”

  说到这里,老人脸上有些自得。

  而后,他又有些尴尬地说道“可是爷,咱这曲儿都是唱给大家伙一起听的,这您一个人,挺不划算啊。”

  陈文博有些无奈,拱手告饶道“大爷,算我求求您。您一大把年纪了,还叫我爷,这不是折煞我吗?”

  “这戏也不用您大张旗鼓,我看看孩子们平时训练,学得怎么样就成了。”

  陈文博掏出一百元,递到老人手里。

  “唔。”老人沉吟一番,这才收起了钱,点了点头。

  虽然孩子们学艺不精,但看戏收钱,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理儿。

  “嘿,小二班的小崽子们,还记得师父教你们的铡美案吗?”老人转过身,冲着一群孩子吆喝。

  “记得!”一群十岁出头的孩子,答应得整齐,跃跃欲试。

  “来,演上一出!”

  随着老爷子一声令下,一个小团体开始飞快运作起来。

  换上戏服、搬上道具,一个个准备得飞快。

  而几个年龄稍大的,就坐在了一旁,准备敲锣打鼓、丝竹和之。

  陈文博有些汗颜,自己只想看一看孩子们练得怎样,没想到老人如此兴师动众。

  老人活了这么些年,也见过三教九流的人,察言观色的功夫倒是一流。

  他当即转过身,对陈文博和声说道“不碍事的,孩子们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练一出戏,算不得大张旗鼓。”

  陈文博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

  将目光投向那些孩子,已是准备完毕,就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