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拉风的大哥!(1/2)

加入书签

  比起重刑监狱所见,这里的监狱简直堪称精美。[随_梦]小说suingla

  银色金属质感的铁窗,干净明朗的空间。

  只是,毕竟性质还是牢笼,是无法让人快乐起来的。

  “铁门啊铁窗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为了不被狱中压抑感染,无所事事的陈文博,开始哼唱起迟志强的《铁窗泪》。

  “哥们,你能别唱了?我踏马都要疯了。”左边牢笼的络腮胡,不满地嚷嚷道。

  “呜呜,我想家了。”对面的狱友,默默擦了一把脸上的辛酸泪,心中满是懊悔。

  陈文博这一嗓子,勾起了他心中的痛。

  既然无所事事,陈文博就开始和狱友们聊起天来。

  几人天南地北地聊着,陈文博就扯到了左边狱友,一个络腮胡的感情经历。

  “嗳,大叔,看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进了这里。说说看,你就没个妻子儿女,十分记挂的吗?”陈文博随口问道。

  “有啊,我有过两个妻子,可是最后都死了。”络腮胡有些唏嘘,摇头叹息。

  “怎么死的?”陈文博追问道。

  “第一个老婆喝了敌敌畏。”络腮胡突然平静下来,仿佛没有一点情绪波动。

  “那第二个呢?”陈文博对面的国字脸狱友,不甘寂寞地凑起了热闹。

  “死于头颅破裂。”络腮胡回答得简洁。

  “太可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国字脸直接贴到了铁杆旁,手握着铁杆。

  “她不肯喝敌敌畏。”

  络腮胡话音一落,国字脸的脸上就僵硬了。

  陈文博沉默,顿时不想和他说话了。

  难怪,之前络腮胡说过两天就要送重刑监狱。

  “你又是怎么进来的?”陈文博转头,看向对面的国字脸。

  “啊,我因为用炸药炸鱼,被判了15年。”国字脸一脸悲痛,唉声叹气。

  “炸鱼?15年?”陈文博难以置信,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这炸的是鲸鱼,还是娃娃鱼?”陈文博忍不住吐槽,根本不信。

  “不是,就炸起来一小片鲤鱼。”国字脸瞪眼反驳,仿佛来到监狱是多么的委屈。

  陈文博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后来又浮起来几个潜水员。”国字脸泄了气,声音低了下来。

  卧槽,奇葩啊!

  陈文博牙痒痒,不知道怎么说他。

  那些个潜水员,遇到这么个神经病,真够倒霉的!

  “你又是怎么进来的?”陈文博右边的牢笼空着,国字脸又向陈文博问道。

  “我是被冤枉的。”陈文博怎么也不说自己干掉了几个杀手,指不定这里就有录音设备,将这话录下来,又是一句“呈堂证供”。

  “拉倒吧你,我们哪个进来不是说被冤枉的?跟我们还玩这一套,这就没意思了啊。”国字脸没了兴致,认为这个新来的哥们,一点也不耿直。

  “吵什么吵,开饭了。”几人正聊着,一个警察就走了过来。

  他给每个牢房前,摆上了一碗白米饭,一小碗菜。

  “谢了。”陈文博从铁杆中的缝隙,伸出手,将碗筷拿了起来。

  尽管菜里没有油水,米饭又干又硬,陈文博仍是一点也不挑剔。

  只有补充足够的能量,才能提供易筋经的消耗。

  “得,你也别谢我,好好劳改。争取早日出去,少吃一餐两顿的,就算对我们的感谢了。”这个警员随意笑了笑,哼着小曲离去。

  陈文博刚吃了两口,以嚼蜡似的感觉,艰难咽下,就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

  一群警员提着警棍,径直来到了陈文博的牢笼前。

  “来了,特殊照顾。”陈文博有些无奈,心中暗自叹息。

  领头之人毫无悬念,正是刑警队长。

  “谁准许给他吃饭的?”他看到陈文博手中的饭菜,当即就怒了。

  “给我开门!”一声令下,当即有人手忙脚乱地掏出钥匙,前去打开大门。

  “卧槽,这哥们做了什么,这么大的仇恨!”国字脸看得呆了,目不转睛。

  络腮胡看了陈文博一眼,叹息着摇头,觉得这小子的日子太难过了。

  陈文博看到这一幕,第一反应不是如何对付,而是埋头猛刨饭。

  等到“吱嘎”一声,铁质大门被打开,陈文博已经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地把饭菜吃了个干净。

  “开玩笑,要是把我饭抢走了怎么办?”陈文博的想法十分朴实。

  “给我打!”

  刑警队长一声令下,一群警员冲了进来,将陈文博团团围住,手中警棍劈头盖脸地就打了下去。

  陈文博直接蹲在地上,双头抱头,减少被打的面积,护住头部等要害。

  “砰砰砰”

  一阵乱打,这些警员完全没有手下留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