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喋血之夜(上)(1/2)

加入书签

  是夜,柳梦月在收拾碗筷,一副贤惠至极的模样。◢随◢梦◢小◢说suingla

  “嘿,海绵宝宝,你要来一个美味的蟹黄堡吗?”电视机里传来派大星有些憨傻的声音,显然是在放某部经典动画。

  陈文博将落地窗打开,走到阳台边,向下俯瞰。

  广场上,音乐大作,一群大妈正在跳着广场舞。

  是有些扰民,但是居委会多次劝阻也无效,又不能打不能骂,干脆就由他去了。

  荆棘之花还没有出现,恐怕是要等到夜深人静,陈文博毫无防备地睡着。

  “林佳,梦月,先回房吧。”陈文博想了想,还是让两女先做好准备。

  柳梦月没有拖沓,洗了手,擦干,就要回屋。

  林佳倒是有些不满,舍不得海绵宝宝,但还是听话,离开了沙发。

  燕浅溪赶紧抢过遥控器,换了台,居然是雷打不动的新闻联播。

  “你把窗子开着,是为了让他们方便走这里?”燕浅溪脱了鞋袜,盘坐在沙发上,随意问道。

  “对啊,毕竟这阳台也没有铁栏杆。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陈文博笑了笑,走回客厅。

  燕浅溪怀里抱着个枕头,指间把玩着水果刀,没有说话。

  直到广场舞的音乐停了,大妈们三三两两地散去,陈文博关掉了客厅的灯,示意燕浅溪将电视关了。

  好歹做出一个毫无防备,准备入睡的样子。

  当电视机的声音消失,大厅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只有淡淡的星光洒落,朦胧晦暗,静谧得有些许可怕。

  陈文博尝试地动了动左手,只有两个指头稍微颤动了一下。

  得,有进步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不知道恢复后,易筋经的“越挫越勇”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燕浅溪闭目养神,陈文博却是接着微弱的光亮,仔细地打量着她。

  尽管并不能看个清楚,只有若隐若现的感觉,却平添了一份朦胧美。

  再联想起先前床上的暧昧经历,陈文博甚至有点口干舌燥,一双眼睛仿佛能透视一般,死死盯着燕浅溪。

  燕浅溪虽然闭着双眼,仍是感到全身不自然,有些微怒地低声道“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谁看你了?”陈文博佯作疑惑,心里却暗自称奇。

  这都能感受到,莫非真是传说中女人的第六感?

  燕浅溪冷哼了一声,不再跟他言语。

  两人平心静气,静静等待变故的发生。

  真说起来,陈文博还是比较好奇。

  杀手组织是会用暴力措施,直接从防盗门正面攻破,还是有什么攀岩类工具,从阳台入侵?

  这尼玛可是七楼啊,杀手们能变身蜘蛛侠不成?

  在小区门口,红衣女子身后仅跟着四个人。

  沉默,冰冷,肃杀。

  五人几乎是接连飞跃过了小区门口的路障,附身落地,落脚极轻,几乎没有一点声音。

  五道身影沉默地穿行在绿化带中,有个老太太经过,登时贴附在灌木丛旁。

  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甚至连灌木枝叶也没有摇动。

  一切就如平常一样,老太太哼唱着广场舞歌曲,回到3栋,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丝毫不知道自己与五个杀手擦肩而过。

  五个杀手仍是没有动静,静默地等了两分钟。

  而后,红衣女子抬起头,看向那所居处。

  2栋7楼,灯光早已熄灭。

  她轻轻招手,四个杀手紧随其后,来到了一楼窗边。

  不走防盗门,破门而入动静太大,到时就不是暗杀,而是正面搏斗。

  这是他们统一的共识。

  红衣女子没有借助任何工具,轻盈跃起,在一楼阳台起跳。

  “啪”

  白皙修长的十指,紧紧扣住二楼的阳台。

  在夜风中,红衣女子的嘴角勾起一抹妖媚的弧度。

  衣袂飘扬,贴于峭壁,像极了蒲先生笔下的美艳女鬼。

  抬头上看,七楼,距离如此之远。

  在她之后,四名杀手沉默而迅速地掏出手套,戴在手上,而后死死套牢。

  在手套上,有些类似于壁虎吸盘一样的东西,只是大了许多而已。

  凭借此物,四道黑色的身影,像迅捷的壁虎一般,跟上了红衣女子的身影。

  若有人看到这一幕,定会万分震惊。

  黯淡月色下,一袭红衣,带着四个黑色身影,像鬼魅一般贴在大楼边,飞速向上爬去。

  五楼,客厅的灯黑着,却有淡蓝色的屏幕光散发。

  一个男人坐在电视面前,左手捏着烟,沉默地吞云吐雾。

  dvd亮着,电视屏幕上两个白花花的身体,正在做着一些运动。

  “雅蠛蝶。”电视音量开得较小,男子的右手迅速套动着,面目狰狞,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一抹红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