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喋血之夜(下)(1/2)

加入书签

  陈文博眼见夺不到手枪,干脆一脚将其踢得远远的,一直撞到阳台的边缘。◢随◢梦◢小◢说suingla

  “喝!”

  一个杀手持着匕首,捅向陈文博。

  陈文博一个后滚翻,滚落到沙发之后。

  “噗”

  匕首刺入沙发中,杀手没能挺住力道,重重向下一划,撕开一道裂口,大片棉花裸露出来,十分难看。

  拔出匕首,他和另外两名杀手一起冲向陈文博。

  陈文博推动沙发,直接“咚”的一声,将三人撞退几步。

  顺手抄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直接在一人脸上砸碎。

  “匡”

  玻璃杯碎裂,数十片玻璃扎在那名杀手的脸上,刺入皮肤,露出点点鲜红。

  而更有碎片扎进了他的眼球,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怕。

  那个杀手疼得惨叫一声,毫无章法地挥动着手中匕首,只求伤到陈文博。

  “咔”

  陈文博抓住机会,一把逮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

  杀手瞬间脱力,手上的匕首失去了控制。陈文博抓过匕首,挡下了一旁刺来的刀锋。

  两把匕首重重碰在一起,发出“呲”一声。

  两人皆是猛地发力,匕首在两人手中颤抖,而后一擦而过,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砰”

  另一人猛地踹开身前的沙发,凶猛若野兽地撞了过来。

  超过七十公斤的体重,加上全身的爆发力量,踩得地板咚咚作响,仿佛要将地板踩穿一般。

  “玛德,楼上的,你疯了啊?还踏马要不要人睡了?”楼下传来愤怒的声音,显然很不满影响了他的睡眠。

  陈文博没有理会,不退反进,脚踏半步。

  任凭杀手气势如虎,他屹立不倒,若山峰巍峨。

  在杀手冲到近前那一瞬,他右臂也是震颤着,轰出炮弹般的一拳。

  “咚!”

  尽管杀手将双臂交替护在身前,仍是发出了像打中百斤沙包一般的声音。他只感觉被一头重愈一百公斤的疯牛撞了个正面,直接倒飞出去,“砰”的摔倒在地,远远滑出去,撞到墙壁才停了下来。

  “杀!”

  另外两名杀手发出一声整齐的呼喊,整齐一致地扑向了陈文博。

  没有先前那名壮汉的浩大声势,却更加敏捷,更加迅速。

  在冲出去的一瞬间,他们就已经挥下了手中匕首,到了陈文博近前,更是已直直插向胸口。

  不是他们挥刀的速度慢,而是奔跑过快,以至于到了近前,刀锋才堪堪落到相应位置!

  两人嘴边露出残忍的笑容,奔跑幅度、挥刀动作,甚至连这个笑容都是出奇的一致。

  这是风字队的成员,经历多次合作,早已有了可怕的默契与配合。

  从他们出道一直到如今,失败率为——零!

  即使眼前的男人很厉害,但他只剩一臂,难不成还能一拳打飞两人?

  陈文博稍微后退了半步,这是与形意拳宗旨很不符的举动。

  然而,他腾出这半步,让他有了出拳的机会与空间。

  左侧横拳!

  “咚”

  陈文博右臂抖劲爆发,横在两名杀手身前,两名杀手撞了上去,近乎是瞬间被震退几步!

  横拳抖劲,暗合易筋经劲道。

  那一退,也不是形意拳的奥妙,而是易筋经。

  两相结合,爆发出惊人的效果!

  陈文博额头满是汗珠,这近乎突发奇想的做法,居然凑效了。

  在之前那一瞬,如果这个想法根本不对,或者陈文博的劲道稍微掌握失当,那就是命陨刀下的结果。

  而在燕浅溪那边,她独对红玫瑰,竟是渐渐处于下风。

  “小丫头,有一手武当太极剑的功夫,取没有一把剑,很憋屈是吧?”红玫瑰出手狠辣,嘴上却是温柔地调笑。

  “妄图妖言惑我心智,可惜无效。”燕浅溪面色清冷,手中匕首寒光闪耀,抓住机会就是一刀抹向红玫瑰脖颈。

  “当”

  红玫瑰反应极快,横刀格挡。

  “哟,妹妹如此生气,可是没有男人喜欢,特来拿姐姐出气呀?”红玫瑰娇笑着,做出一副奴家怕怕的模样。

  “如此在意男人,恐怕是个深闺怨妇。”燕浅溪轻松还击,手中刀光交织,近乎成了一张银色的死亡之网。

  红玫瑰不再出言挑衅,美眸微眯,迅速挥动匕首格挡。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两女身形灵活,在腾挪闪转中,对拼了不知多少刀。

  “呲啦”

  刀锋划过墙上的海报,直接将其斜切为两截,粉刷得雪白的墙壁也被撕裂出一道沟壑,簌簌粉末飘落。

  燕浅溪一个拧腰旋身,三千青丝随之飞扬,白裙微扬,似在暗夜盛开的一朵蔷薇。

  “砰”

  她体态纤瘦,却有惊人的爆发力。一脚踹在茶壶上,像是世界杯球将射门,将铁质茶壶踹得像彗星袭月般,直直撞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