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滴血的玫瑰!(1/2)

加入书签

  陈文博没有慌,因为他先前有布置。◢随◢梦◢小◢说suingla

  第一重布置,是阳台上的塑料袋垃圾,提醒他,荆棘之花的人来了。

  第二重布置,却是向荆棘之花学习,一招近乎龟壳神功的布置。

  “当!”

  晾衣杆的尖锐金属,没有刺入陈文博的体内,而是传来一声金铁交加之声。

  在陈文博的胸口,也有一块钢板。

  那是在厨房桌案做装饰的钢板,本来是用钉子钉住的,共有三块。

  一块印着水果拼盘,一块印着糖醋鱼,一块印着饭后甜点。

  十分精美的东西,有时候,也可以用来做一些保命的工具。

  “不好!”晾衣杆那头的杀手,急忙将其收回,就要换力,再刺陈文博眉心。

  然而,陈文博怎么会给他机会?

  抓住板凳,陈文博乘胜追击,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猛砸。

  那名杀手将晾衣杆横在身前,妄图挡下一击,而后迅速予以反击。

  “啪!”

  一声脆响,晾衣杆直接从中断为两截,两头木茬参差不齐。

  杀手紧退两步,险些被沙发绊倒在地,急忙一个侧翻滚到一旁。

  “砰!”

  一板凳砸在玻璃茶几上,厚实的茶几顿时发出清脆的玻璃响声,大片树根状的裂痕蔓延开来。

  而就在此时,那名侧滚开来的杀手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微笑,只是在黑暗中,陈文博并不能看到。

  他握着半截晾衣杆,猛冲向与红玫瑰缠斗的燕浅溪,尖锐的那头猛地扎了过去!

  陈文博想都没想,直接跑到燕浅溪身前,横起手中那半截木凳。

  “咔”

  晾衣杆直接深深插在了木凳中,几片木屑凸起,那名杀手一拔之下,竟是没能将其拔出。

  “小心!”

  陈文博和燕浅溪,近乎是同时提醒对方。

  陈文博放开手中板凳,似一头蛮牛一样横冲直撞,“砰”的一声将红玫瑰撞开。

  而燕浅溪迈开太极丁步,双手若游鱼回摆,而后猛地排出。

  太极劲道,瞬间发力!

  “咚!”

  看似柔弱的身躯,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巨力,力道透过钢板,直接作用于他的胸膛。

  杀手当即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去。

  而另一个杀手,却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来到燕浅溪身旁,手中板凳重重砸下。

  燕浅溪直接蹲下身子,板凳“砰”地砸在她身后的门上。

  门那边正在贴耳偷听的林佳,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惊慌后退了两步。

  “尼玛,老娘耳朵都要震聋了!”林佳很是不满,恨不得冲出去,拿着台灯就朝那人脸上招呼。

  木屑四溅,洒落在燕浅溪白色汉服之上,甚至有调皮的,直接钻进了她的上衣内部,有些令她不舒服。

  燕浅溪抓住机会,一拳打在那人膝盖。

  “咔”的一声,想来是膝盖骨被打碎了,那人当即重心不稳,单膝跪在了地上。

  “觐见本小姐,要跪双腿。”燕浅溪声音清澈,若小溪淌过松根,但下手却十分果决干脆。

  又是一拳,直接将那人打得双膝跪倒在地。

  “再磕个头,这礼节也就凑合了。”燕浅溪抬起腿,“砰”一脚由上往下,砸在那人头上。

  “咚”的一声,杀手的头结结实实地磕在地上,当即破皮出血,可谓大礼。

  另一名杀手抓紧了匕首,猛冲向燕浅溪。

  而陈文博那一边,因为独臂的关系,几乎是被红玫瑰压着打。

  陈文博无数次催动易筋经,左肩愈加酸麻疼痛。

  三个手指能轻微弹动了,而后是四个。

  陈文博避开红玫瑰手中的刀锋,在紧急的情况下,飞速催动易筋经。

  为了缓解情况,他已是手脚并用,不管不顾。

  一把直接将红玫瑰扑倒在沙发上,死死压住她的右手,不让她捅自己两刀。

  身下的女人极有活力与爆发力,让陈文博感觉是压倒了一头雌狮,几次险些将他掀翻出去。

  陈文博的胸膛紧贴着红玫瑰胸前的饱满,她拼命振动时,透过两人极薄的衣料,两点殷红在陈文博的胸前摩擦。

  这种异样的挑逗,简直让人血脉贲张,甚至陈文博也感受到,红玫瑰的两颗樱桃也挺立了起来。

  自然不是红玫瑰对他有意思,这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而已。

  充其量说明她是个正常的女人,而不是性冷淡。

  陈文博也是个正常男人,还正是血气方刚,登时也有了反应。

  当感受到某种坚硬抵在身上,红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