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天台截杀!(1/2)

加入书签

  趁你病,要你命。*随*梦*小*说 suingla

  刘阳毕竟是想要自己性命的人,无论如何陈文博也不可能放过他。

  当他看到陈文博,脸上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后化作释然。他吐出嘴中的烟头,一点火星落在地面。

  “还说一根烟解决麻烦,看起来麻烦大了。”刘阳长长吐出一口烟雾,手中杀人剑轻轻一晃,竟是吓退了一旁的黑色会成员。

  刘阳有些轻蔑地一笑,惹得那人恼怒不已,强行迈上了半步。随后他心中又是后悔不已,死盯着刘阳的一举一动,手里的砍刀随时准备落下。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打量着陈文博,警惕地问道。

  “我是上头派来对付他的。”陈文博信口胡诌,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上家,总之表现出同一战线就对了。

  “组织派你来的,你是暗字高手?上次答应我的那批军火到了吗?”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先是一愣,随后想到却是有一个人要来,当即激动地问道。

  陈文博和刘阳皆是瞬间愕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完了,看起来踢到铁板了,这个黑色会团体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暗字高手,军火。难道,这个黑色会组织只是被扶持起来的一个小势力?

  西装男一看陈文博的脸色,顿觉不对,看来不是组织派来的人。他脸色一沉,暗自懊悔自己随意透露了消息。随后,他咬了咬牙,面色一狠道“一起打,不留活口!”

  突然来了这么个反转,简直让陈文博有些牙疼,他急忙劝说道“兄弟,有话好商量,你看你们对付他一个都不容易,怎么打两个?不如这样,我们先联手做了他,有什么恩怨我们接下来再谈?”

  “陈文博,你踏马还要不要脸?”刘阳目瞪口呆,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赤裸的借刀杀人,简直无耻之极。

  “小阳啊,不要激动。你看你就是太耿直了,什么都写在脸上,年轻人这样沉不住气很不好啊。”陈文博老气横秋,摇头晃脑地教育道。

  刘阳气得差点跳脚,你踏马就十**岁左右,居然尼玛教育起我来了。

  见到两人视自己为无物,西装男稍有怒意,随后眼珠一转,向陈文博说道“那就这样吧,小兄弟,我们联手除掉他。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只要你不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保证既往不咎。”

  陈文博心中冷笑,从他狡诈的眼睛里,已然看到了欺骗。但他却不动声色,欣然接受。

  “草泥马陈文博,你给我记着!”刘阳破口大骂,直接撒丫子就跑向过道。

  “追!”西装男一声令下,带着一窝蜂的黑衣人就追了过去。陈文博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刀身长约半米,有着深而长的血槽,雪亮锋利,若不是新买不久,那便是经常磨刀保养。

  在“叮叮咚咚”声中,刘阳直接冲上了二楼。有两个人靠近了他,他直接反身一抹杀人剑,划过两人的脖颈,鲜血喷溅。

  一路追逃,巨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各个包间的客人。有人出门察看,也有人漠不关心。还有人直接大声嚷嚷“搞什么飞机啊,动静小一些要死吗”,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但都没有人理会,一直追赶着刘阳。

  陈文博一直追到了天台,当他到的时候,一群黑衣人正围着刘阳,却没有妄动。

  大雨滂沱,天台的排水功能显然不好,积水都漫到了陈文博的脚踝。

  “轰隆!”

  一声巨响,雷电劈过,夜幕被撕开白色树根状的裂痕,一瞬间黑夜亮如白昼。

  “我很不明白,一个要逃跑的人,为什么要逃到天台这种地方。”陈文博踩着积水,发出“哗啦”的声响,溅点水花,逐步接近刘阳。

  夜风席卷而来,北方的寒风像刀片一样,割得陈文博脸上有些微疼,连面容都近乎僵硬。

  “逃?”刘阳朗声一笑,一脸狂妄,“我告诉你,你本来就没打算逃!在过道我又杀了七个人,这只是个开始。我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今天就是来杀人的。是,可能我只有机会再出二十剑。但你们也看到了,我每出一剑,必死一人!”

  “这二十个人可能包括你、你、你,还有你。”刘阳冷笑一声,虽处绝境却傲然不改色,手中杀人剑指了指着身边的几人。

  几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显然不愿意成为剑下亡魂中的一份子。

  “甚至还有你们两个!”刘阳一脸狂傲,看向一旁的西装男和陈文博。

  西装男沉默不语,没有表态。陈文博却是淡然一笑,倒提砍刀,走向了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