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挑战者陈文博!(1/2)

加入书签

  何砖家如丧考妣,一脸灰暗与颓败,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随◢梦◢小◢说suingla

  “下去吧,你被燕阳军区医院开除了。”李青叹息了一声,示意警卫员把他拖下去。喂狗自然是不可能,不过开除是必须的事。

  “我这只是一时糊涂,难道一次出错就要开除?”何砖家仍有不甘,很不满警卫员的粗鲁行为,不停地挣扎着,却只是徒劳。

  “换个慈悲之人或许就忍了,然后呢?让你像庸医杀人一般,利用皮毛都没学到的心理学害人?”

  “好人如果一味地纵容恶人,那么他们将会变本加厉。刀剑能杀人,鲁迅先生告诉我们笔也可以作战,你这信口雌黄同样能害人。”

  “今天是我在此,是你权威不够。如果是一个你的仇人,你旁征博引证明他是神经病,岂不是就能将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

  先前陈文博还算冷静,提到这里却有种难以言谕的怒意,甚至开始冷笑起来。

  上一世听遍了这种腌臜事物,此番处理起来在怒意与正气以外,还有种难言的快感。

  何砖家被拖死狗一般拖走,此间闹剧才算结束。李青让其他医护人员退下,去各自忙自己的工作。

  待到他们离去,李青和柳梦月才向陈文博劝说,认为无论如何也不能自残练功。

  “我也认为有些不妥。”陈文博点头称是,实在下不了手。

  陈文博又在医院养了几天伤,有节制地修炼易筋经。只要胸口痒到一定程度,必然停止修炼。不管怎么说,陈文博绝对不想再尝试那种,蚂蚁从心脏爬到喉咙的感觉。

  等到伤势好得七七八八,陈文博又能明显地感到实力的提升。

  此时正是清晨,浓雾弥漫,遮盖了天地间的物事。视野只能看到身前三步,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朦胧。

  虽然大雾天气不适宜运动,但对于陈文博来说却并无影响。相反,他还觉得此番颇有意境,似仙境一般。

  因为他此刻并没有开车,不然未必觉得这雾霾有多么可爱。

  “喝!”

  陈文博在庭院中习武,一记半步崩拳打出,浑身散发出凶猛的气势,拳风甚至驱散了身前的茫茫大雾。

  “砰!”

  这一拳若炮弹一般,直接轰入了一棵树木中,将其打出深达二十厘米的拳洞。

  这棵树木不算茂密,有半人粗细,两人高度。

  陈文博收回拳头,身前的树木发出凄惨的“吱嘎”**声。在一阵晨风中,“哗啦”一声从中折断,倒在了地面。

  其他树木也不能幸免,成了陈文博试功的现成工具。

  劈拳!

  此为一气之起落,拳势由上往下,可力劈十数块青砖。陈文博这一拳太过凶猛,空气都被撕裂开来,仿佛虚空也为之震颤。

  “砰”的一声,陈文博势如破竹,一气起落,连续劈断五六根手臂粗细的枝干。

  陈文博练武之地,连雾气也为拳风撕裂驱散。天地茫茫间,唯他身周一米清明,仿若自成一方世界。

  良久,陈文博有些发热,微微出了汗,这才停下了动作。

  大雾已快散尽,只有寥寥薄雾寒烟。整个庭院简直一片糟,碎石块、折断的树干、一地的枝干,被踏成齑粉的小石凳……

  陈文博造成的动静也不算小,李青闻声而来,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头皮发麻道:“你这还是人吗?怎么看起来,都有点像《山海经》记载的某些怪力妖兽。”

  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三年打死人。陈文博虽然没到小宗师境界,但破坏力和爆发力,绝对不容小觑。

  “我觉得差了点什么,哪怕用易筋经一直修炼,也有一个瓶颈。我也曾经想过,历史上肯定不止一个人得到过易筋经,却没听说自达摩以后有哪个宗师。”

  “现在我不明白,因为我还没有到那个瓶颈。不过只要跨过那个瓶颈,我就是小宗师。”陈文博坦言自己的想法,认为自己应尽快达到那个临界值,摸到小宗师的瓶颈。

  “那这么说起来,你是有什么打算了?”李青很聪明,明白陈文博不会只是与自己谈心,必然有所打算。

  “没错,我想挑战燕京最负盛名,具有真才实学的几家武馆。”陈文博笑了笑,对李青直言不讳。

  “燕京确实有十大武馆,因为是华夏首都的原因,甚至可以说其中有国家顶尖级和世界级的高手,你有把握吗?”李青稍微有些犹豫,语气中透露着一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感觉。

  “怕什么?打不过就挨打学习易筋经,然后利用秒学技能,往死里偷师。”陈文博倒是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