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家师宋清!(1/2)

加入书签

  有人上门踢馆了!

  自华兴武馆成名后,这种事情已经再也没有发生过。~随~梦~小~说~~suing~la尤其是馆长华飞龙拿下世界散打冠军后,更是没有人敢来捻虎须。

  武馆一楼顿时炸开了锅,尤其是在看到陈文博如此年轻后,更是有人大笑出声。

  “我没听错吧,这个毛头小子要来踢馆?”

  “哈哈,今天他能走得上三楼算我输。”

  “什么三楼,有我们在,他二楼都上不去!”

  整个武馆闹哄哄的,让陈文博有些不满,觉得过于聒噪。他当即提起宗气,大声道:“诺大的武馆,就只会嚷嚷,没人敢上吗?”

  这一嗓子若平地炸开惊雷,语气虽然平和,但却有睥睨天下、气吞山河的气势。

  几个有眼力的教练再看向陈文博巍然不动的身影,竟觉似潜龙在渊,蕴含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可怕爆发力。

  这让他们头皮发麻,有些拿捏不定。

  “宵小跳梁,看我打得你妈都不认识!”所谓不知者无谓,但他这般将亲人挂在嘴边,还是让陈文博皱眉。

  抬眼一看,一个十**岁的黄毛青年,神态嚣张地走向了自己。

  “唔,是华馆长的侄儿,在馆长从小教导下,实力颇为惊人。”

  “对啊,明明实力早可以登上三楼,却非要说一楼的女生漂亮,要留在一楼泡美女。”

  “这有什么,自古英雄多风流嘛。”

  几个教练拍着马屁,越看黄毛越顺眼。而他们看向陈文博的眼神,则充满了同情与不屑。

  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认为学了两年功夫,就想学人踢馆?

  陈文博稍微打量了一番,有些失望。黄毛虽然天资不错,但也就仅此而已,可能和未被易筋经改造的自己相仿。

  “你还是下去吧,拳脚无眼。”陈文博好言相劝,他不是为了争强斗狠而来,只是为了武学修炼。能够赢那么一两笔赌注当然好,却不需要欺负年轻人。

  “活腻歪了是吧,竟然敢看不起我?”黄毛有些怒意,很不满陈文博的态度。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陈文博兴致缺缺,拉着柳梦月的小手,就要往楼上走去。

  “看招!”黄毛一声怒喝,向前几步助跑,若虎豹扑食般凶猛,气势骇人。

  忽然,他凌空跃起,若大雕扶摇,掀起一阵猛烈的罡风,吹得人衣衫猎猎。他一头黄发在罡风中飞扬,一腿似铁棒砸下,发出可怕的破风声响。

  “呵,这一脚已然炉火纯青,有劈金断玉之势!”

  “那可不是,上次我见到他这一脚,可是连四块都轻松劈断了。”

  几个教练对这一脚十分满意,只字不提偷袭这一茬。什么偷袭,华空明明提醒了对手嘛——虽然稍微晚了点。

  “又是偷袭!”陈文博一声冷笑,面对如此卑鄙却强大的手段,当即旋身猛地劈下一腿。

  只是一腿,却如此暴躁,像是霸王龙猛地抽下龙尾,可将百斤巨石碾得粉碎。

  “啪!”虚空中甚至炸开了一道可怕的音爆,骇得在场之人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陈文博后发先至,整个人像一头远古暴龙,一腿若闪电一般抽下,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那声音甚为响亮巨大,仿佛炮弹炸开一般。黄毛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就重重摔飞近十米,“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摔得筋断骨折。

  “噗”,直到此时,黄毛才吐出了一口鲜血。在地面挣扎了两下,而后一动不动,昏死过去。

  “我是挑战者,接受任何决斗,但我两件事绝不容许。”

  “第一,背后偷袭。第二,殃及无辜。”陈文博难得有些怒意,仰起了头。语气平静却不容置疑,整个人似一座火山,有一种择人而食的巨大压迫感。

  看到一招便被重伤的黄毛,在场之人皆是心有余悸,头皮发麻。

  仅仅一招,便有如此可怕的怪力,这还是个人吗?分明是一头人形暴龙!

  “你…你莫要欺人太甚!”一个教练咽了口水,佯做威严道。

  而聪明懂事的人,早已开始抬起了黄毛,将他往医院送去。一个教练趁机上了楼,应该是要通报此间的情况。

  “我欺人太甚?我来公平切磋,明言不和他动手。而他咄咄逼人,甚至背后偷袭,到底是谁欺人太甚?”陈文博面色平静地质问,向着那个教练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那个教练脸色大变,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随后他想起来,陈文博和他还有很远的距离,顿时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