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天籁何人舞(下)(1/2)

加入书签

  “天籁古琴?可是那把在苏州竞拍价高达2300万的古琴?”燕浅溪轻轻点着额头,有些难以置信。{随}{梦}小说 {suing][la}无论如何,这架尊贵的琴中君主,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老板娘的脸上露出一丝讶异,显然没想到燕浅溪还知道这一茬,她当即笑着摇头道“这怎么可能?只是一架精致的赝品罢了,竞拍价也曾高达七十万,当时买下来还是让我心头流血了好一阵子。”

  这时,那个英俊男子直接站了起来,平静却自信道“天籁古琴原物正在家中,若是姑娘不嫌弃,我想邀请姑娘到家中一叙。”

  这是典型的炫富炫家世形的泡妹子,要是跟着他到了家,会发生些什么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燕浅溪直接没有理这个纨绔二代,向老板娘道“请阿姨领路。”

  “阿···姨?”老板娘似乎有点难以接受,这个称呼提醒着她已不再年轻的年龄,让他有些不满。

  没想到,燕浅溪却是笃定地点头道“现代虽不讲究尊卑贵贱,但仍有个长幼有序,绝不可能把你的年龄拉下来,叫你一声姐姐。”

  这姑娘美得不像话,这处事风格也有些不像话!

  陈文博反而是大为赞许,悄悄竖起了大拇指。燕浅溪看在眼中,只是微微一笑。只这一笑,陈文博便明白了,这是她故意而为之,就是要气死这个老板娘。

  老板娘当时气得有些牙疼,但却仍是挤出一脸笑意,假意亲切道“姑娘说得有理,请随我来。”

  “有个性,我喜欢。”英俊青年大笑一声,竟是离座向燕浅溪走去。

  “那是赵家次子赵东方,啧,看来这个美女是难逃一劫了。”

  “唉,他这一出手,我可就没戏了。”

  “赵东方是什么人,很可怕吗?我就不信了,他能直接抢人?”

  “唉,赵家都不知道,兄弟你还是好好喝酒吧。”

  几个酒客小声交流,乐得在一旁看好戏。而一个愣头青当即不服,走到赵东方身前,直接道“朋友,我不管你什么来路,在我三合会面前,请让一让。”

  “三合会在香港,你在这跟我装什么犊子?”赵东方冷笑一声,眼中瞬间被暴戾充斥。他一把捞起一旁的红酒,“匡”的一声砸在了那个人脑门上。

  那个人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懵了,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张狂,一言不合直接动手。而在他头破血流之后,赵东方却并没有停手,而是直接一阵乱砸。玻璃碴子刺进了那人面部血肉,被染得猩红,疼得他惨叫连连。

  “草泥马!”愣头青也不是什么软骨头,当场凶性大发,就要一拳打向赵东方小腹。

  赵东方冷笑一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发出“咔擦”一声,直接把骨头折断了。他拍了拍愣头青的脸颊,仍凭他惨叫个不停,鄙夷道“就你这两下,还是滚回家喝奶吧,跟我赵东方抢什么女人。”

  “哈哈。”一个酒吧爆发出哄堂大笑,仿佛早就知道这个结局。

  他一脚将愣头青踹翻在地,却不想愣头青真有几分血性,怒吼着冲了起来,操着一个酒瓶也向着赵东方的头颅砸去。而就在此时,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玻璃块撕开虚空,发出破风的呼啸,直接打在了愣头青的手腕。

  这一砸极其凶猛,直接打穿了愣头青的手腕,露出一个恐怖的血洞,简直与子弹的威力相仿!而那块玻璃穿过愣头青的手腕后,竟是余势不减地冲向陈文博。陈文博眉头一皱,若扑蝶一般将其握在手中,当啷一声扔在地面。

  “啊啊啊!”愣头青疼得死去活来,手中的啤酒瓶当即哐当砸落在地,酒水与玻璃渣溅了一地。他死死按着手腕,连滚带爬地冲出了酒吧。

  整个酒吧鸦雀无声,为这一幕深深震惊。

  陈文博眉头一皱,方才掌心的疼痛酸麻,彰显了其主人的可怕实力。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相普通的中年人稳坐饮酒。只是杯口有了指甲盖大小的缺口,然而杯子上却没有一丝裂痕。

  这等对力量的把控,以及方才惊鸿一瞥的腕力,让人更加看不清深浅。

  “龙先生,不必您亲自出手。”赵东方对他的尊重,直接证明了两人之间不是主仆关系。

  被称为龙先生的人不言不语,似乎没有理会赵东方的意思。

  “我也想听听姑娘的琴声,要是姑娘不愿意与我回家,那我也不勉强。”赵东方虽然纨绔,但并不蠢。陈文博方才露那一手不简单,如果脾气古怪的龙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