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赵日天也不行!(1/2)

加入书签

  “开个玩笑嘛,看看你警惕性有没有下降。[随_梦]小说suingla来来来,坐下饮酒,我这就把枪放下。”龙先生一脸笑意,果真把枪放在了桌面上。而就在这一瞬,他又一次突然扣动了扳机!

  “砰”,枪口吐出一尺长的火舌,一颗子弹又一次脱膛而出,撕裂虚空加速穿行。

  刀疤脸一声冷笑,早已料到龙先生不会这么好说话。在子弹还未发射的瞬间,他已经劈下了迎风一刀斩。刀锋像月华清亮,洒下一片白茫茫的光芒。

  “咔擦”一声,刀锋直接划过子弹正中,将金属弹壳劈成了两半!

  陈文博有些震惊,却不是为这精准神速的一刀。他自信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自己有这么一柄锋利无匹的妖刀,也能预判子弹轨迹,一斩为二。真正令他震惊的,还是龙先生的腹黑和无耻。如果对手稍有松懈,那么必然是一个死字,没有一丝翻盘的机会。

  燕浅溪冷哼一声,有些为这种作风不齿,觉得丢了泱泱华夏的脸。而陈文博却是肃然起敬,恨不得学个彻底。

  “杀!”

  刀疤脸一声令下,三个忍者一拥而上,挥动手中武士刀,手上的寒光近乎织成了一片死亡之网。

  龙先生一脚把赵东方踹到一边,气定神闲,既没有对赵家公子的尊重,也没有对樱组高手的畏惧。

  三个忍者身法极其敏捷,以不可思议的方法腾挪闪转。一人在地面滚来滚去,手中鬼瞳武士刀或上撩,或斜抹,一心专攻龙先生下盘。一人不断寻找时机,从侧面和背面攻击,每一刀必是狠辣至极,力求一刀穿透龙先生的身体。

  而刀疤脸则是与龙先生正面交战,迎风一刀斩发出可怕的威压,稍有不慎便能将龙先生劈成两半!

  而在这般绝望的境地下,龙先生却是面带微笑,从容应对。他的动作突然快得吓人,近乎只能看到幻影。

  龙先生一个旋身躲开迎风一刀斩,雪亮的刀锋一闪而没。“咔擦”一声,身后的桌子直接被劈作两段,轰然倒地。随后他脚下一蹬,像是摆脱了地心引力一般向上跃起。

  以金鸡独立之势,左腿抬起,右脚脚尖踮起。当他落下之时,脚尖正好落在鬼瞳宝刀之上,其计算能力和反应强大得可怕。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龙先生哈哈大笑,脚尖在鬼瞳宝刀上一拧,一股强大的力劲从刀身传递到忍者身上。那名忍者疼得手臂一颤,虎口竟然被震得渗出了鲜血。而龙先生接着一拧之力一个急速后空翻,夺了一瓶威士忌,直接“咔擦”一声拧断瓶颈玻璃。

  他仰起头,将威士忌酒瓶举过头顶,酒水若悬湖瀑布倾倒而下,尽数没入嘴中。随着他“咕咚”的饮酒声,喉结上下蠕动。

  “痛快!”看着再次冲上前来的三名忍者,龙先生张狂地摔碎了酒瓶,从怀中掏出两柄短刃。

  一柄短刃烙印着一条五爪神龙,腾于云霄之中,威严神武。

  一柄短刃烙印朵朵樱花,飘于烟雨之中,悠然闲适。

  随着双刃在手,龙先生气势大涨,整个人若一头睡醒睁眼的东方巨龙,对着万里阴云咆哮,龙威若滚滚雷霆席卷八方。

  左手龙吟嗜血,右手樱花断魂。

  龙先生气息狂暴,若暴龙一般挥舞起双刀,密密麻麻的刀光交错相加。樱组的忍者三人反而落于下风,不得不三人站成一团,死命抵挡眼前可怕的刃芒。

  四人闪转腾挪,将整个酒吧破坏得不成样子。

  樱花之梦只是轻轻划过酒柜,当场便将七八瓶红酒割成两段,酒水哗哗流了一地,玻璃渣更是遍地开花。

  鬼瞳刺向龙先生,被其轻松闪避,将身后的墙壁连瓷砖带水泥墙体刺了个对穿。鬼瞳似是毫无阻力地拔了出来,墙壁却溅出几块水泥。

  陈文博看得呆了片刻,随后干脆叫了燕浅溪,两人坐在离四人最远的最角落桌子。干脆倒起了酒,一边饮酒一边对这场战斗评头论足。

  “啧,这个龙先生太可怕了,只是不知道他那两柄双刃有什么意喻?”陈文博抿了一口红酒,向燕浅溪问道。

  “能有什么意喻,一柄抢自龙组,一柄抢自樱组。”燕浅溪眉头紧锁,似乎已经知道了龙先生的身份。她浑然不知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多吓人,一个人能同时从两个顶尖特种部队抢走武器,那该是何等气魄与实力?

  “是他!”陈文博倒吸了一口冷气,眸中却隐有怒意。

  龙息叛徒,那个狙击了自己一枪的男人。

  只是,他怎么敢如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