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谢先生送刀!(1/2)

加入书签

  朽木不可雕也,这是龙先生对赵东方的最高评价。{随}{梦}小说 {suing][la}

  平日嚣张跋扈,于潇洒间一掷千金,动辄因一言不和而将人打入医院,这都算不得什么。身在豪门世家,这只是与生俱来的权力与娇纵。

  然而除了学会仗势欺人狐假虎威外,赵东方简直没有一丝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不凡之处。遇事能处变不惊、万般情绪能喜怒不形于色、行事能慎密大气,这些要求像雨点一般砸下,但偏偏都让赵东方神奇地躲开了,一个要求也做不到!

  此时,陈文博将昏迷的赵东方抵在墙上,右手掐住他的喉咙,恶狠狠道:“赵日天…呸,赵东方在我手里,你过来一步我就撕票了。”

  “所以呢?有种你就把他杀了,然后我们再一决高下。”龙先生面无表情,丝毫不为所动,甚至狂妄地向前踏出了一步。

  龙先生不按常理出牌,似乎根本不在乎赵东方的生死,手持双刃,给了陈文博巨大的压力。

  陈文博皱眉,姜还是老的辣,龙先生太过沉稳,还反过来给自己施加心理压力。陈文博不相信他一点也不担心赵东方死在这里,至少赵家会因此雷霆大怒,说不好他和赵家的联盟计划也会彻底泡汤。

  他如此这般,无非是想让自己认为他根本不在乎赵东方的生死,从而放弃以人质要挟他。

  陈文博也是两世为人,眼光极其老辣,绝非看起来的年轻模样。他直接冷笑一声,手上用劲狠了几分,死死掐住赵东方的脖子,甚至将其提了起来,脚底离地两寸。

  赵东方登时从昏迷中痛得醒了过来,一张脸迅速涨成了猪肝色。他双脚疯狂地乱蹬着,一双手死命地握住陈文博的右臂,想要将其挣脱。整个人像被割喉放血的公鸡,用尽浑身解数死命挣扎扑腾起来。

  陈文博面色冷峻,浑身散发出浓烈而毫不掩饰的杀气。这让赵东方头皮发麻,心里恐惧到无以复加,眼眶中都快流下了恐惧的泪水。

  此番冲霄杀意,自己陈文博右手的力度劲道,让人毫不怀疑他会杀死赵东方。

  龙先生和燕浅溪皆是沉默了一瞬,没有想到陈文博如此直接。而龙先生感受着那股夹杂着冬夜风雨的凛冽杀意,心中也是稍有震惊。

  不谈武学境界,此人气势已不在小宗师之下,绝对是个敢和小宗师正面作战的疯子!

  “陈文博,你赢了。立即放了赵东方,我饶你一条生路。”龙先生仍是一副扑克脸,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踏出了一步。

  龙先生心里很清楚,陈文博如果真将人质杀了,那他便再没有筹码可用,只能任自己宰割。

  “所以,他不可能,也不敢杀了赵东方!”龙先生昂着头,气势咄咄逼人,若刀般锐利的目光直视着陈文博。仿佛要将陈文博在目光中**,又仿佛已然看穿了陈文博的内心,给人巨大而可怕的心理压力。

  然而陈文博的反应更为直接,他稍微松开了手掌,却屈指成勾,在赵东方的脖颈撕开五道血痕。鲜血流出,看起来颇为狰狞可怖。

  “咳咳——”赵东方差点憋死,感受到脖颈被松开,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像破旧老迈的风箱一般大口呼吸着,发出嘶哑难听的喘息声。

  而随着他的呼吸,脖颈的伤口也跟着煽动开合,像人的嘴唇一般。他的呼吸越激烈,伤口的流血速度也就越快。尽快疼痛和失血的感觉很不妙,他却无法停止对新鲜空气的渴望,恨不得将肺部吸到炸开。

  “龙先生,我只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道理。我们是不敢将唯一的筹码杀死,但既然你想鱼死网破,那我们也不再畏惧什么。”

  “想让他慢性死亡,我有的是办法。时间掌握在你手上,就看你怎么决定了。”陈文博目光冰冷,丝毫没有退让,也是直视着龙先生的眼睛。

  那种坚定和决绝,仿佛是刀山火海亦可坦然赴之。陈文博用实际行动,告诉了龙先生,如果龙先生不打算放过他,他也绝无可能留赵东方活口。

  赵家次子又怎么了,到了老子手上就只是个人质,一个应当物尽其用的筹码!

  赵东方一脸慌乱恐惧,几次挣扎想逃,都被陈文博若钢铁浇筑的手掌死死扼住,抵在墙壁。当他发现这是徒劳,他当即声嘶力竭地叫喊道“龙先生快救我,这是个疯子,他真的想要我的命!”

  赵东方畏惧到了骨子里,什么世家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