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第一所产业!(1/2)

加入书签

  “锵”

  燕浅溪伸出纤纤玉指,将没柄刺入墙壁的鬼瞳宝刀拔了出来。小说suingla在灯光之下,光滑如境的刀锋折射出一抹寒光,晃得她险些睁不开眼。

  刀面也有烙印,那是一双可怕的鬼瞳,眸中有焚天烈焰燃烧。烙印折射到墙壁之上,一双阴森的鬼瞳登时出现在其上。

  “鬼瞳太丑了,肯定不如那柄樱花之梦。”燕浅溪微微偏头,看到这一幕,心头的审美又开始左右她的判断。

  陈文博制住赵东方,有些无言。我和龙先生斗智斗勇,一根弦都绷紧了,你还能有闲情逸致谈谈审美?

  “燕谪仙我们走,龙先生莫送!”陈文博像拖着死狗一般,死活不愿放下赵东方,缓慢退向门口,警惕的视线始终不曾离开龙先生。

  “放下赵东方,你们自行离去。”龙先生没有动作,只是语气之中颇有不满。

  “龙先生宗师之境,我要是放下人质,恐怕活不过两分钟。只求先生不追,百步距离之后我就将他放下,先生自己来领。”陈文博说什么也不会龙先生的承诺,对他的信誉完全提不起信心。

  “风紧,扯呼!”见龙先生没有说话,陈文博直接背上赵东方,和燕浅溪一并奔逃。

  街道上的樱花已被夜风吹去,香气也早已散尽。深夜的街道寂静无比,偶有车辆经过,也是来去匆匆。两侧街灯明亮依旧,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燕谪仙,你看我们这样逃跑,像不像两条丧家之犬?”陈文博一声大小,声音中满是洒脱与玩笑意味。

  在奔跑中,寒冷的夜风灌尽口耳鼻有些难受。陈文博不得不提高嗓门,以便声音能过让燕浅溪听到。

  “你是犬,别拉上我。”燕浅溪背负鬼瞳宝刀,大有一言不和便抽刀砍死陈文博的架势。

  她的声音依旧干净澄澈,若回风吹雪,似清泉淌过小石。在寒风中显得更加缥缈,若仙音偶传凡间。

  “燕谪仙,给个主意。你现在肯定是走不了了,今晚住哪里?”陈文博转过头,没有发现龙先生的身影,将昏迷的赵东方扔在地面。

  “肯定不回去了,见了大胸女心烦。”燕浅溪脚下不停,向着一间宾馆走去。

  “嗯?”陈文博来了精神,一边紧跟上去,一边想着武侠小说的经典桥段。

  一男一女两人住店,小二总会识实务,抱歉地高速两人,小店只剩一间客房了。这个时候,我们正直伟大而善良的男主,便会义正言辞地让女生独住一间,声称自己决不乘人之危。

  而善解人意温柔贤淑的女主,这个时候就会心疼男主,认为他是一个正人君子,不应该让他无处可睡。于是犹豫一番,决定邀请帅气英俊的男主同宿一间。

  男主也跟着犹豫一番,最后还是答应了,但声称自己打地铺就行。随后那个夜晚,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想些什么东西,诺大宾馆怎么可能只有一间空房?”进了宾馆大门,燕浅溪微微皱眉,像是看穿了陈文博的想法。

  “咳咳。”陈文博有些尴尬,假意咳嗽两声掩饰一下。

  “开两间房吧。”陈文博走到服务台,对着服务员递了个眼色,大拇指搓弄着食指和拇指,显然意有所指。

  这才是陈文博想象中的桥段,武侠故事男主拿出一锭可以开十间房的大元宝。高声呼喝着要开两间房,却暗中向店小二竖起一个指头。

  店小二见惯了形形**的来客,老辣的眼光当即看懂了这位爷的意思。于是空空如也的客栈,便成了所谓的只剩一间。最后男女终成眷属,店小二也捞到一笔外快,皆大欢喜。

  “先生,不巧啊,我们只剩一间房了。”服务员瞬间会意,作出一副无奈的模样,略带歉意地向两人解释道。

  燕浅溪冷笑一声,她可不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女侠,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她点了点头,随意道:“一间就够了。”

  陈文博愣了一瞬,他本来只想和燕浅溪开个玩笑,没想到她居然说够了。

  “我睡房间,他露宿街头。”燕浅溪话音一落,陈文博果断不干了,又向服务生递了个眼色。

  “哦,哈哈,你看我这记性,还有一间空房嘛。”服务员当即做恍然大悟状,虽然表演略显浮夸,但至少给了陈文博一个阶梯下。

  就这样,陈文博接过燕浅溪手中的鬼瞳宝刀,看着她进了隔壁房门。

  一夜无话,安眠无梦。

  第二日陈文博仍是起得很早,找到熟悉的“金妹”一次性牙膏,开始了洗漱。

  洗漱完毕后,陈文博没有急着去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