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雨中悍刀行!(1/2)

加入书签

  “哗啦啦——”

  老天这个娘们酝酿了半天,终于在天地间洒下了连绵的晶莹泪水,像是在都市中拉起了无数重珠帘。随-梦-小说 suing la

  这一瞬间,无尽的杀机笼罩而来。整个大使馆刺耳的警报声大作,无数的守卫蜂拥而来,黑压压地堵在房门口。

  “刀疤,这就是你说的樱组荣耀以及你的生命担保?”陈文博冷笑一声,面色冷峻得若腊月寒霜。隔着墙体,仍能听到大楼之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缥缈得仿若身处黄粱一梦中。

  不仅是李武兴和苏浅溪愣住了,连樱组的人也是一脸震惊之色。从这个反应中,陈文博读出了他们也不知道柳生二郎有这么一手。也就是在这一瞬,他们才理解了为何柳生二郎愿意部署这么大阵仗夺回鬼瞳,原来他是另有阴谋。

  “陈文博,你杀害日本驻华外交大使,该当死罪!”

  “快快放下武器投降,接受法律的制裁!”

  “如此大的事件,恐怕还不是他一个人为之,我相信后面还有同党。陈文博,你速速招来,还有哪些同伙?!”

  七嘴八舌的恐吓声传来,有日语也有中文,而最后一句更是其心当诛。看来这次的大手笔对付自己只是个开始,身后的指使者甚至想把脏水泼到龙隐头上,简直胆大包天!

  苏浅溪已是面色苍白,没想到因为自己,让李武兴的室友遭受如此可怕的陷害。而李武兴更是吓得双腿颤颤,口齿不清道“老,老二,我我我,对不起你······”

  陈文博白衣如雪,杀意激荡之下,连四周的空气也为之震颤。这种境地真正来了,他反而没有了一丝慌乱,一瞬间便想到了两个应对方法。

  其一,缴械投降,接受法院的审判与定夺。本来以法院的公正严明及规章制度,理应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然而幕后黑手布置了如此大的手笔,自然不会给法院留下线索。一个大使馆的“人证”,加上自己负鬼瞳刀进入大使馆的“物证”,当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其二,只能是举起鬼瞳,从大使馆杀出一条血路,进行漫长甚至遥遥无期的逃亡之路。也或者,可以在逃脱后寻找幕后的黑暗交易证据,将自己的罪名洗清。尽管这个任务太过艰难,甚至看不到希望,却仍是黑暗中的一道曙光。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皆是能够活着走出大使馆!

  “老四,你记住你从未参与这件事,只是被我带进来的。苏浅溪,你是受害者,当如何讲在警察面前也不要含糊。”

  “刀疤,我不求你为我证明,只需承认他们两人的清白就行了。”陈文博面色平静,声线中也没有一丝颤抖。

  然而他这般绝境下的平静反应,却让李武兴心中一颤,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二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在交代遗言!

  “老二······”

  “陈文博······”

  李武兴和苏浅溪皆是热泪盈眶,认为是自己害得他陷入了险境,懊悔与痛苦像是一把刀一般绞着他们的心脏。

  樱组的两人沉默了,面向陈文博,一脸肃穆。两人将长刀持于右手,刀鞘一并握在右手中,刃朝地下,向前鞠躬四十五度,两到三秒后才肯起身。

  这是日本武士的神礼,一般在比较庄重的地方,如道场和神社才会施此大礼。这近乎是武士的最高礼节,以此表示对陈文博的尊重,以及两人心中的愧疚。

  “陈君侠肝义胆,我刀疤深深为之折服。陈君请放心,今日之事,我必将照实呈报警察!”

  “陈君不惧生死,为朋友两肋插刀,鬼瞳在你手里,不算辱没其威名!”

  两名樱组武士高声称赞,随后静默退到一侧。没有对陈文博出手,是他们武士道的基本要求,也是他们对拥有侠肝义胆强者的尊重。而没有帮助陈文博出手,是因为樱组的长刀,从不会挥向本国未有重罪的子民。

  在使命与个人情怀中,他们唯有如此取舍。而这两名樱组强者不出手,便是对陈文博最大的帮助了。

  “刀剑为峰崿,平地放著高如昆仑山!”

  陈文博一声朗笑,鬼瞳刀洒下一片冰冷的刀芒。

  “挡我者死!”

  陈文博若脱笼之虎,气势汹涌澎湃如黄河泛滥,猛扑进了黑压压的人群。

  “杀啊!”

  “为柳生大人报仇!”

  一个个守卫叫嚣着,却是在连连后退,巴不得他人冲上去做替死鬼,而自己则出工不出力。陈文博的气势太过可怕,像是洪荒猛兽,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