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诡鸩 无解(1/2)

加入书签

  擎苍学院药剂师分院冰琳的房内,简小妖平躺在床上,白皙的脸上一层黑色阴影诡异的移动着,旁边陪床的左旗是愁的两条眉毛直打结。い随┆夢┆小┆說,suing

  这叫什么事啊!代阳前脚刚把他妹妹交到他们手上后脚小妖就躺在这里生死不知,抬头看着正在房里各种踏步的两人,左旗真的是快被急死了,

  “冰琳导师,你倒是说话啊,小妖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冰琳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简小妖重重的叹了口气又继续的来回走着,

  坐在小桌旁的聂阳旭黑着脸握紧手上的法杖,乳白色的光芒时隐时现,昨天代阳领着回来的简小妖还是那么一个可爱的孩子,抛出王兽蛋给她毫不客气,他昨天还说了从此以后她就是他亲妹妹,结果不到十二个时辰就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倒在地上,偏偏他连找谁报仇都不知道,

  陈菲菲已经死了,陈家,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我说你们能不能有一个人理我,小妖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样,她需要什么,你们别就发呆啊,告诉我啊,我能做什么?”左旗不死心的喊着,他真的不想就在这里看着简小妖生死不知,这让他觉得他一身的力气没处使啊!

  系星晖伸手摸了摸简小妖额头,嘶哑着嗓子开口,“诡鸩,三百年前闻名玄武,后因寒陌宫的消失而绝迹,被玄武大陆称为禁药,其缘由在于中诡鸩之人,其毒犹如活物直入灵魂,侵蚀灵魂,传闻死于诡鸩者是身魂俱灭,从此在世间消失···”

  左旗狠狠的推了一把系星晖,“我要的是解药,不是历史,我要知道怎么救她,听到了没有,就她!”

  “诡鸩,无解!”握着法杖的聂阳旭低着头冒出一句,

  “见鬼的无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无解的毒,暴力鬼,你不要胡说!”左旗揪起聂阳旭的衣领两眼通红,聂阳旭却全不搭理,只是看向床的方向,

  颓然的放下手,左旗挠着自己的头发,

  怎么可以无解,他好不容易从代阳那里抢来的妹妹怎么可以无解,怎么可以····

  “谁说诡鸩无解?”房外突然传来一句男音,

  房内一片惨淡,意识海里的简小妖却是看的两眼直发直,也不知道外面怎么了反正她就是睁不开眼睛只能留在意识海里看木木那绿光裹黑光的。

  “木木,还要多久你才能搞定啊,我好累啊!”

  “小主人,出力的是我好不好,你就是坐在这里休息,木木还没喊累呢?”抽出空回话的木木幽怨的看了眼简小妖,它这么辛苦是因为谁啊,

  “小主人,不是木木说你,如果不是你太大意的话我们现在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如果你平时多看药经的话我们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惨啊!”

  额,简小妖尴尬的摸了摸嘴,叫她嘴欠,

  “木木,那你现在知道这个怎么办吗?”

  绿光裹起黑雾进行压缩,整片海域已经被黑雾覆盖只剩下那小块灰色物质的地盘和木木不知清理多久才清理出来的直径为一米的小空间,木木清理它都是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