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诡鸩禁药(1/2)

加入书签

  聂阳旭伸着左手却不敢碰触跪在地上的简小妖,他不是怕被牵连而是怕稍微碰一下简小妖就会消失在他面前,简小妖的周身没有任何问题,只有脸上那犹如活物的阴影在游动着,聂阳旭看不到她的神情,偏偏听不到简小妖的任何动静,只能从她放在地上紧紧握起爆出青筋的手看出她的痛苦。說,suing

  “小妖,你···”心疼的看着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才好,那种诡异的黑雾他从来没有见过,垂落在一旁的右手松了又开,开了又松,楞是想不到办法。

  他是祭司,可是面对简小妖的情况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狠狠的握拳敲击地面,神色颓唐。

  “我···没事,你···不,不用担心!”可能是听到了聂阳旭的动作,简小妖咬着唇说,木木现在正在她的体内帮她化解那股黑雾,

  她也是到这个时候才如梦方醒,这个破世界的孩子太她丫的早熟了,这才十五岁的小孩子居然就这么恶毒,打不过她就泼毒,太不要脸了!

  眼睛闭上,沉入意识海中,

  “木木,怎么样,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意识海里化型成叶子的木木四处分散出绿光,一点点的包裹着黑雾,看着那绿光加黑雾,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结果,简小妖干脆一屁股坐下,等着结果,

  眼神飘忽中还看到在一角接着扭曲的灰色物质,伸手捂眼,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别人的意识海里都空荡荡的,就见她的意识海里面就是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往里面钻啊。

  代阳拉着冰琳从院内疾步而行,冰琳脸色肃寒脚下生风,她在代阳来之前就知道有人出事了,可是她并不知道出事的是她期待已久的宝贝徒弟,要不是左旗来了这么一趟,她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学生就在自己的院门口出事了。

  “冰琳导师,你终于来了,你快看看小妖到底是怎么了,是中了什么毒?”远远的看到左旗身影的聂阳旭顾不得自己的形象直接冲他们大喊道,

  “中毒?”冰琳的脸色更加凝重,小步跑到简小妖身边,

  看到跪倒在地的简小妖伸手想要碰触却被聂阳旭一手挡开,

  “冰琳导师,先别碰她,那阵黑雾直接钻进她的身体也不知究竟有什么危害,你直接移动她···”

  “你是说黑雾?”冰琳连被聂阳旭挡住的手都忘记了收回,惊讶的问道,

  左旗紧紧的锁着眉心,急慌慌的挥手,“冰琳导师,这陈菲菲是你们药剂师分院的学生,这黑雾是什么您还能不知道吗?赶紧给小妖解毒啊!”

  冰琳挥了挥手,没搭理左旗,继续冲聂阳旭道,“你先告诉我这些是怎么发生的,那黑雾当时到底是怎么弄的?”

  “这边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林海快步赶过来,气喘吁吁。

  “当时我们过来的时候只看到陈菲菲向地上扔了一个瓶子,然后黑雾就腾升而起,并且像活物一样钻进小妖的身体。之后小妖就半跪在地上,脸色就发黑了,我也没敢碰小妖就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