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想不出名字(1/2)

加入书签

  这种让她身体跟老爷车一样的感觉妥妥的要记仇,绝对的,万分心塞的扯着果子听着骨头关节那里一阵一阵的咔咔咔声,这滋味,简直了!

  害她中诡鸩的到底是谁?

  远在玄武大陆最南边的萨尔其山脉里,光秃秃的土地看不到一点绿色,阳光直射入地面形成淡淡的幻影,聂阳旭所说的久未在学院露面的林海发丝凌乱,嘴唇干裂,衣衫破烂的靠在一块大石头旁休息,刺目的日光让他的眼睛不自觉的眯起,

  他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这里呆了多久,他只记得他自从发现诡鸩这种本应消失三百年的大陆禁药突然出现在擎苍学院,他就立刻赶赴拿出禁药的陈菲菲家中,辗转查出陈菲菲的行踪记录,最后才将视线定格在这萨尔其山脉当中,

  这片山脉和其他山林不同,这里的山脉没有一点绿色,全部被山丘覆盖,金黄色的沙子是这里最多的东西,温度偏又奇高,

  他在这里行进了很久也没有见到过人影,在这里,白日是温度极高的日光,晚上则是层出不穷的兽族,不管他躲在哪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兽族就会跟到哪里,张着那张大嘴等着把他啃干净,

  唉,林海看着已经快要落下的太阳,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是被太阳晒死还是被兽族围殴的选择真是让人两难啊!

  也罢,顺其自然吧!他总能走出去的,

  林海闭眼认命,也不知道他那几个学生怎么样了……

  聂阳旭陪着代阳又一次守在院长的住处,这种蹲点等候的行为也是够了,

  “代阳,你别这样,你把我那冻了没事,你要是把这也给冻了就麻烦了。⊙随夢小說,suing”

  拜托,院长这里也是你说冻就冻的吗?欺负他一个祭司打不过他是吗?

  “你们说要是代阳今天真把这给冻了,院长会不会出来?”左旗看了两眼突然冒出一句,

  然后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院子里原本开的热闹的花朵一下子萎靡起来,寒气一点点的渗透进去,

  啊!聂阳旭恨不得把左旗那张破嘴用针缝起来,居然真的建议代阳把这给冻了,话说,万一院长真的不在呢,不就白冻了?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重点不应该是冻了这里,擎苍学院的导师会发飙吗?这个时候是节省力气的时候吗?

  话说,明明在吐槽代阳的提议,为什么他还不自主的动手帮代阳一起冻了这里?

  “如果这次院长还不出来怎么办?”

  “不知道!”左旗反射性回答,不对啊,这谁在说话啊!

  “不错啊,不错,看你们这样还是真打算让我住冰屋啊!”水行云看了眼已经有点薄冰覆盖的房子,点头,

  代阳突然恭敬的行了大礼,“院长,我只想知道我妹妹还好吗?只要确定我妹妹没事,代阳任凭责罚!”

  “院长,这都是我的主意,聂阳旭愿一同受罚!”

  “左旗也动手了,请院长责罚!”

  水行云挑了挑眉,“你妹妹?”

  简小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