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危言耸听(1/2)

加入书签

  梆梆梆

  木锤敲打着桌面发出沉重的轰鸣,嘈杂的法庭顿时一凝,观众们纷纷停下议论。*随*梦*小*说 suingla

  只听负责主持的牧师严肃的说道“法庭重地,严禁喧哗。约瑟夫,我必须提醒你,你作为原告,请陈诉与案情有关的事情,不要浪费时间在那些无谓的事情上,更不要和观众发生冲突,影响公审。”

  观众席爆发一阵畅快的轻笑。

  约瑟夫脸色难看至极,一腔怒火憋在心里,他双眼通红的看向主持的中年牧师,连带他也记恨上了。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牧师,居然敢命令我,哼,看到我失势,也要过来踩上一脚是么?你别得意的太早,这份羞辱,我一定会报复回来。

  牧师不过是走法庭正常程序,可现在约瑟夫因为从高位上跌落和自己性格上的偏执,钻进了死胡同,感觉全世界都在排挤欺负他,这让他越发的愤怒和偏激。

  公审还在继续,约瑟夫拿出一份文件来。

  “这是我记录的,关于卡尔的详细资料。“约瑟夫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资料分发给评审团,发到德诺希主教时,对方根本连看他一眼都欠奉。约瑟夫礼貌的将文件放在德诺希主教台前,德诺希主教直接大手一挥,将文件掀飞。

  约瑟夫眼睛一缩,憋屈不已,他下意识的看向其他人,看他们在窃窃私语,约瑟夫觉得那些人正在议论他,在嘲笑他,他突然生出一种感觉,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嘲弄着他。

  约瑟夫深吸一口气,接着发文件,然后指着文件说道”大家请看第一页。从资料上我们看到,卡尔的背景非常简单,普通至极的小贵族,没有其他亲人,曾经连修缮城堡的一万金币也拿不出来。但是,大约在七个月前,卡尔突然发迹,不仅和城主西维斯搭上了关系,而且开了多家工厂。据我所知,这些工厂仅仅开业一个月就已经营利。”

  “一个毫无背景的贫穷小贵族突然发财了,真是不可思议。当然,也许卡尔是一名精明能干的商人也不一定。但是,事实真是如此么?

  大家请翻到第二页,上面详细记载了阿勒菲米尔大人初遇黑袍的经过,大家仔细看一下时间,是的,同样在七个月前,黑袍第一次出现在卡利蒙多。”

  “强大狡猾的黑袍突然出现,一个没有任何背景依靠的未成年小贵族突然发迹了,这中间难道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么?我不相信,诸位,你们说呢?”

  整个法庭轰的一声议论开了,一个十三岁的未成年小贵族仅凭自己就突然发迹,拥有的财富让那些大贵族都眼红。这本来就太过离奇,而黑袍出现的时间又是如此的巧合,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卡尔皱起了眉头,舆论开始背离了自己,如果不及时扭正过来,自己就极其被动了。没想到约瑟夫的突破口居然在这里,也是自己太大意了。

  是的,一个猜测,也许合情合理,但没有任何证据,但就凭这些,就能够将卡尔定罪。

  这里是索伦,是人治社会,而非法治,在这里谁有罪,谁无罪全凭当权者的一句话,而不是什么证据。抛开关系网因素,法官给罪犯定罪只需要合情合理,证据还在其次。

  即使是在法治观念深入人心的地球,依然存在着大量利用网络水军引导舆论,影响法官判决的事情。

  在美国,法官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哪怕证据确凿,法官也能轻判,甚至判无罪。

  在这样一个不利的局面下,卡尔必须引导舆论,将自己摘清。

  卡尔突然拍手大笑“好好好,论无端猜测指责,我只服你约瑟夫。”

  “我的发迹之路非常明确,许多人都知道,就是凭借现在满大街的自行车,这跟魔法可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黑袍,我一直怀疑他是波顿家族请来杀我的。原先波顿家族聘请了黑帮来杀我,可惜反被我杀死,波顿家族于是又通过黑帮介绍,结识了幕光教派,并和黑袍搭上了线。”

  “黑袍出现的时间和我发迹的时间相同,为什么不可能是波顿家族见我发迹,心中惊慌,请来黑袍想杀我。只是黑袍运气实在不好,刚来就碰到了守夜人,被迫逃离。其后又由担心光明教会,一直不敢露头,直到昨天方才找到机会对我下手。”

  “只是黑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