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县令家公子好大的口气(1/2)

加入书签

  (7#)

  第11章

  两大海碗的烈酒就这么直接灌下了肚,哪怕是酒量过人,怕也是难受得紧,甚至不少人只抽干了一海碗就直接翻着白眼一个狮子摆头趴到了桌案之下,有些人干了第一碗之后,面现难色的端着那巨大的海碗纠结了半天,最终没有勇气抽干第二碗烈酒。(**高速全文字首发,**)

  经过这轮酒精考验,胜出者只剩下来了六个人,其他的失败者虽然不满,但是无奈这是大家都同意的比赛规则也只有悻悻离场了。何璟晅看到人少了这么多自然是非常的开心,而这林旺虎真是太争气了,两大海碗下肚,虽然已经是红光满面,但是两眼之中却没有太多的醉意,反倒还舔着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看得何璟晅不得不翘起大拇指,这货不愧是县里鼎鼎大名的酒囊饭袋。

  何璟晅不时看看站在高台上的菁菁,虽然戴着面纱但是眉头紧紧的锁着,她的目光扫到何璟晅的时候才平静了几分,何璟晅多想上前安慰她不要担心自己一定会想办法的。不过此刻,何璟晅也只能冲菁菁眨了眨眼,传递了一个稍安勿燥的眼神。

  菁菁似乎查觉到了何璟晅投来的目光,那清冷如冰,万念俱灰的内心,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丝微暖,让菁菁妙眸一热,险险落下泪来。

  剩下的这六个人脸色绯红,有几个人已经有点摇晃的站在台上,这个时候那个漂亮的小侍女又一次上前来宣布下一轮的比赛简单明了,何璟晅听她讲了半天规则,有点类似于拍卖,一百两起价,每次最少加价五十两,如果没有人加价就敲鼓三次,价高者便是夺魁胜利者。

  何璟晅忍不住再在心里大骂一声,万恶的金钱。果然,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了金钱,却是万万不能的。眼前所发生的事情,让何璟晅再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眼神不禁瞟到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个中年男子,他目光如炬盯着台上,时不时的他身边的随从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似乎不是很关心夺魁,那来喝什么花酒?倒像是找个地方来看热闹的,可真要是看热闹,为何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这让何璟晅对他们的身份起了疑心。

  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排场,若是在这县城之内,不可能是声明不显,何璟晅却查觉到这些县内诸多纨绔根本都不识此人,这着实是有些蹊跷。

  林旺虎本来听过何璟晅的形容就对菁菁姑娘向往无限,如今酒壮怂人胆,更是勇往直前,绝无退意。

  令人紧张的时刻到来,很快价码已经被喊到了五百两银子,是尹海喊的。

  林旺虎犹豫了片刻加价到了六百两。

  场上气氛继续沸腾起来,加价一轮高过一轮,眼看就要破一千两银子了。

  何璟晅生怕这个时候林旺虎会打退堂鼓,让菁菁姑娘落入那些虎狼人之手。

  林旺虎此时已经喝红了眼,一心只为这还没有摘下面纱的菁菁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此刻哪里还管他钱多钱少,只要大爷我能夺得美人归就成。

  看着场上激烈的厮杀,再看看眼神里无助的菁菁,何璟晅长叹息了一口气,不是自己不愿意出手帮忙,而是自己没有那样的能力,只能依靠林旺虎这位富二代冲杀在前头了。

  场上喊价已经到了一千五百两,最后基本已经成了尹海和林旺虎两个人的对决。

  尹海借着酒劲对着林旺虎大喊,“林旺虎你就个土老帽,我可是县令的儿子,就凭你能比过我!?”

  林旺虎红着两眼珠子,此刻酒壮色胆,别说是尹海,就算是他爹蹲跟前他也不会退缩半步。“我兄弟老何说得对,有钱就是任性,你能拿我怎么样?”

  林旺虎看着自己的劲敌尹海恨不得把他撕碎了,却仍旧是一副牛气哄哄的模样,这让何璟晅相信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基因,只是红颜不常有,酒壮怂人胆倒是经常可见。

  只听鼓声敲了一声,马上就要敲第二声的时候,尹海大喊到一千六百两。

  林旺虎此时已经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都已经铁了心要回去偷钱了,今个小爷就大手大脚一次,让这些县内的纨绔们看看我这个本县第一土豪二代有多牛气,牙一咬,伸出了两根手指头,挑衅地冲那尹海晃了晃。“大爷我出两千两,有本事你继续喊。”

  尹海顿时红了眼,这两千两可不是个小数目,可是此刻如果认怂了的话,绝色美人就落入别人的怀里,而自己堂堂县令家的儿子居然被一个小地主家的儿子比下去,岂不成了笑话,以后还怎么混。

  一时间陷入了僵局,林旺虎以前还不懂何璟晅絮絮叨叨一直在说的有钱才能任性,这会可算体会到有钱任性的酸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