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这青楼逼格高(1/2)

加入书签

  (7#)

  第148章

  刘邦死后不久,吕后把戚夫人抓起来,先当下人使用。(**高速全文字首发,**)她让人剃光戚姬的头发,用铁链锁住她的双脚。又给她穿了一身破烂的衣服,关在一间潮湿阴暗破烂的屋子里。

  让她一天到晚舂米,舂不到一定数量的米,就不给饭吃。接着,吕后又把戚姬的儿子赵王如意从封地上召到京城里来,准备杀害他。汉惠帝听说母亲吕后把如意召来,就知道吕后想要对如意下毒手。

  他赶紧派人把如意接到皇宫里,吃饭睡觉都跟他呆在一起。两人从小呆在一起玩耍,惠帝对这个弟弟非常疼爱,所以就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保护他。吕后虽然气得咬牙切齿,但有好几个月都没有机会对如意下手。

  有一天,汉惠帝清早起来出去打猎,如意由于睡懒觉,没起来跟着去。吕后终于找到了可乘之机,就派人送去毒酒,把如意给害死了。汉惠帝打猎回来一看,如意口中、鼻子全部流血,变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僵尸。

  如意刚死,哪知余哀未了,又起惊慌。忽有宫监奉太后命,来引惠帝,去看“人彘”。惠帝从未闻有“人彘”的名目,心中甚是稀罕,便即跟着太监,出宫往观。宫监曲曲折折,导入永巷,趋入一间厕所中,开了厕门,指示惠帝道:“厕内就是‘人彘’哩。”惠帝向厕内一望,但见是一个人身,花脸,没有头发,既无两手,又无两足,眼内又无眼珠,没有鼻子、耳朵,只剩了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那身子还稍能活动,一张嘴开得甚大,却不闻有什么声音,没有舌头。

  看了一回,又惊又怕,不由的缩转身躯,顾问宫监,究是何物?宫监不敢说明。直至惠帝回宫,硬要宫监直说,宫监方说出戚夫人三字。一语未了,几乎把惠帝吓得晕倒,勉强按定了神,要想问个底细。及宫监附耳与语,说是戚夫人手足被断,眼珠挖出,熏聋两耳,药哑喉咙,方令投入厕中,折磨至死。

  惠帝不待说完,又急问他“人彘”的名义,宫监道:“这是太后所命,宫奴却也不解。”惠帝不禁失声道:“人彘之事,非人所为,戚夫人随侍先帝有年,如何使她如此惨苦?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他回去后大病一场,一年多卧床不起,从此日夜饮酒作乐,不久死去。

  想到这个故事,吴媚儿不禁觉得不寒而栗,这风怡剑明明是在威胁自己,要将她身旁的人做成人彘慢慢折磨死的节奏啊!

  眼下,拖延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只有拖延,她才有转圜的机会。

  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让何璟晅出任何的意外……

  吴媚儿略一思忖道:“我需要点时间考虑一下,你给我一下午的时间!”

  风怡剑玩味的一笑道:“就算洞房也要等到夜深人静,洞房花烛,我没有那么性急,你可以慢慢准备!”

  风怡剑看看一旁的沙漏,让人带吴媚儿去了一个小房间,他临走前,吴媚儿追问他道:“黄鹂现在怎么样了?”

  风怡剑淡淡笑道:“很好!”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吴媚儿不是太相信他的话,只是她没有想到他那么早就打上了自己的主意,而自己一直却没有丝毫的发觉。

  她的心里非常担心黄鹂的安危……

  ####

  黄鹂只觉得体内一阵阵的燥热涌动,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觉体内一股不受控制的热流在来回涌动,她的脸颊上不自觉地也觉得火辣辣的。

  她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这才看清楚自己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面,而自己的双手被反绑着,这是哪里?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

  体内不停翻滚的热浪,让她整个身体不停使唤的来回扭动,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直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