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连形式主义都做得极为虚伪的狗(1/2)

加入书签

  (7#)

  第252章

  出了客栈,便看到了又再一次寻过来的赵班头,知道自己老爹已经回到了县衙。(**高速全文字首发,**)何璟晅不敢再耽搁,径直随着赵班头朝着县衙赶了过去。

  路上,赵班头说起了当时在堤坝上的情景时,仍旧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赵班头得到了何璟晅的吩咐之后,便打马赶回到了许镇堤上,禀报了何载旭。

  何载旭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就在那许镇干了那么多的事情,并且还将那些许镇的百姓都忽悠得离开了许镇。

  再三询问之下,从赵班头那里得到了确定的答复,而在那之后,大雨开始倾盆而下,禁不住赵班头等人的苦苦哀求,何载旭这才有些犹豫不绝的同意了暂时离开堤坝。

  而就在一行人刚刚离开了营帐,准备往东走的时候,前方有差役来报,东边的堤坝坝顶已经有一处出现了塌方。意思就是往东走是不可能了。

  幸好何载旭这位县老太爷当即立断,下令转头疾走,朝另外一个方向撤退。而等他们这才退到了许镇堤的西头,这个时候,许镇堤的西端就开始出现了溃堤之相。

  只花了短短不过十数息的功夫,站在许镇堤西端的山梁上的他们,都眼睁睁地看着那原本坚固无比的许镇堤就像是那小孩儿堆彻出来的沙堡般,轻而易举的被冲溃,冲垮。

  动静之大,直接让他们这些原本站立在西端山梁之上的诸人都滚作一团,看着那隆隆而至,将许镇堤轻而易举的给捣毁,所有人都直接给吓傻掉了。

  直到何载旭突然想到了自己亲儿子何璟晅的安全问题,一把将赵班头拽住,声嘶力竭的要赵班头立刻去找到何璟晅把他给带回来。

  之后,赵班头很是苦逼的迎着风雨,策马战战兢兢地绕着那片被洪水吞没的低洼地,跑了很远的路,这才找到了何璟晅与那些许氏宗族的去向。

  “小的当时真的很担心,如果找不到衙内您的话,县令大老爷他老人家说不定真能把小的给宰了……”一想到当时何载旭那副疯狂而又偏执的表情与目光,赵班头此刻也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苦笑道。

  “我爹他没事吧?”何璟晅听到了赵班头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内心里边也是份外的感动。

  “老爷他还好,只是淋了些雨,回到了县衙之后,已经饮了姜汤换了衣物了……”

  何璟晅撩起了前襟径直入内,行不多远,便看到了背负着双手,在前厅之中焦燥迈步不停的老爹何载旭。

  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何载旭猛一抬头,看到了何璟晅后,先是急匆匆的朝着大门急走了数步,然后顿了顿脚步,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与不妥,努力地收敛了一番情绪之后,这才闷哼了一声,板起了脸低喝道。

  “你怎么这样胡闹!那许镇都几成泽国,你居然,你没事吧璟晅?……”虽然刻意的板起了脸想要训斥一番,可是话到了嘴边,看到了何璟晅那副忙碌了一天之后神情憔悴,精疲力尽的模样,心中的最后一丝怒火全都化为了寥寥青烟。

  看到何载旭一副既想要表示严父态度,却又因为关心儿子而显得忡心忧忧的模样,让何璟晅觉得心里边暖烫无比。“多谢父亲,孩儿没事,另外就是想要告诉父亲您一个好消息,洪水抵达许镇之前,剩余的许镇百姓皆已然安全撤离了。”

  “他们都平安撤回县里了是吗?”何载旭虽然之前已经听那赵班头禀报了一次,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他更相信自己这位品性纯良的好儿子。

  “是的父亲,他们已经暂时被安排在了县城内的客栈里边,那位许氏的族长许宣告诉孩儿,许氏一族在县城内还有一些亲族,大致可以将这些族人安置好。只是,这些都只能算是权宜之计。”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