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九宫之法(1/2)

加入书签

  宫嫣的异样落入白骨的眼中,该是在镜子里面看到了什么,才这般慌张。

  “师兄,我小叔住在行宫中,与衣和圣女形影不离,我得像个办法让他出来。”宫嫣这般说道,然而白骨挥挥手,大概的意思是不用那般麻烦,他自然是有办法的。

  宫嫣站在那儿,方才镜子带来的恐惧还没有消散,自从三途归来之后,宫嫣渐渐觉得自己和沅姬的关系似乎非比寻常,而刚才那个女人,身上穿着加洛国的衣服,面相与她无异,说到底该是沅姬才对,不过这只是她的猜想。宫嫣自然不希望和沅姬扯上半点关系。

  白骨淡然地说道:“不需要进入行宫,你且跟着我,我带你去。”

  白骨话音一落,店门系数关上,房间里面的灯慢慢多了起来,从一盏变成了许多,一路延伸过去,就像是平白无故地多了一条走廊一般,宫嫣愣在原地,这儿明明只是一个柜台和货架,什么时候这般开阔了?

  宫嫣皱眉,却看到白骨往前面走去,步伐有些奇怪:“师妹,跟着我!”

  宫嫣半点不敢马虎,赶紧跟着上去,这条道路就像是通往无尽的黑暗一般,前面无比开阔,白骨的声音变得越发空茫:“人的梦境,从另一个角度进去,像我们织梦者就可以另辟蹊径,从这儿进入你小叔的梦里,唯独这样才能解开封印。”

  “可是你知道我小叔是谁?”宫嫣诧异,实在是不敢想象,不过遇上一个人,就发生了这么多。

  “常年跟在衣和身边的人,大概想想都知道是谁了,更何况开启梦境需要你的血,是不是你小叔很快就能知道。你和你小叔,总是有血缘关系的,莫着急,师妹且相信我。”白骨的话微微让宫嫣有些放心了,跟在他的身后。

  眼前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四周一片白色,像是大雪之后的世界,一条大路直达尽头,尽头是万千光芒,这整个世界看起来梦幻起来,宫嫣微微感叹,这织梦者真是幸福啊,这般美景只怕现实之中根本不可能看到。

  四周像是岩壁的东西,带着点点光芒,一直照射到尽头。

  白骨的手中是一只纸鹤,他拿过宫嫣的手,在刚才的伤口处点了一下,一滴血直接掉落在纸鹤上面,晕染开来,原本是白色的纸鹤变成了红色,带着宫嫣的血往前面去。

  白骨的手慢慢放开,此刻宫嫣看着他这般纤瘦的身躯,总觉得再来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倒一般,宫嫣顺着白骨双手所指的方向,看着那只纸鹤往尽头飞去,慢慢消失在远方,而就在纸鹤飞过去的那一瞬间,尽头那所有光芒聚集的地方,就像是打开一扇大门一般。

  一切看起来都太过奇幻了,宫嫣跟着白骨往前面走去。

  “果然是亲小叔。”白骨笑着说道,然而即便是笑着,脸上也没有太大的变化,看起来越发的诡异了。

  宫嫣跟着白骨走到那扇门前,只是进去一步,里面的画面便清晰可见,是小叔所有的记忆,当然是没有封存起来的,宫嫣颤抖地说道:“织梦者可随意查探旁人的记忆?”

  白骨点头:“自然是这般,只是我们承受了太多,经历了旁人的记忆,爱恨情仇都会在我们的心中重演一遍,不管是痛苦还是喜悦,我们都要承受,其实很难受,所以没有哪个织梦者会这样无聊,专门去看一个人的记忆,除非我们很想知道。”

  “所以说我在你面前是没有秘密的?”宫嫣诧异,这功能实在太强大了,虽然比不上读心术来的那么快速,但是却无比强大。

  白骨笑了,似乎没想到这个师妹这般好玩,浅浅地说道:“哪有这么厉害,若是这般,每一个织梦者都可以成为主宰了。”

  两人不再多少,往前面走去。

  眼前的画面几乎全部都是跟着衣和的场景,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似乎在小叔内心深处触摸到了一丝悲伤的情绪,这是何意,与衣和在一起的画面。

  宫嫣细细站在一旁,看画面中的两人。

  宫司翰皱眉看向衣和,沉声道:“你当真要这般做?值得吗?”

  “很多事情不问值得不值得,我都做了,就像是你,也是一样。”衣和看着宫司翰说道,那眼中全然都是淡漠。

  宫司翰此刻却激动了,他问道:“难道教主之位真的这般重要吗?”

  宫司翰的话语,让衣和的身影怔了一下,她浅笑着:“重不重要不是我所说的,只是我不愿意看着国教亡,我们和加洛是共存的,可是现在花落在做些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