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页(1/2)

加入书签

  傅醴笑着应下,“行啊。”然后她就扭头望向某处。

  波纹闪动,傅醴的师叔现出身形,他也抬手挥了挥,“还有我。”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晚了不好意思。

  刚病好争取不熬夜,昨晚写了两千字就要趴窝,今早想摸鱼的,结果偏偏比较忙……这是20号的更新。

  第50章

  傅醴一拳把裴隽的相好怼回老家,之后一扭身子,牢牢抱住庄衍之的腰,一口气蹭个好几个来回,连跟师叔说话都不愿意从庄衍之怀里出来……原因对两位高阶大修士而言,简直一目了然。

  因为庄衍之悄悄在胸前现出了一大片……体毛——哪怕隔着衣服,“蹭感”都让傅醴恋恋不舍。

  好闺蜜靖玠是个绒毛控,好师叔则是位老资历铲屎官……他们对傅醴的举动甚为理解。

  话说傅醴深知:大师兄一直沉迷(xinbanzhu)于秀恩爱,哪辈子都是。

  这辈子身为灵狐,他性格相对要羞涩一点,不然他能立时把一对大尾巴亮出来,与双臂一起,不停地摩挲抚摸她。

  傅醴继续靠在大师兄的怀里,耐心给师叔答疑十五分钟。

  跟意犹未尽的师叔约定好下次补课时间,傅醴怎么带人来的,就怎么带人回去的。

  一回到家里,看了半天孩子的成律小哥就心急火燎地跑来剖白,“两位小少爷哭个不停。”我真的啥都没gān……也不知道他们为啥哭啊。

  庄衍之扶了额,什么都没说。

  靖玠也不客气,自己倒茶,就往沙发上一坐,“你们不用管我。”

  团团和卷卷听见声音已经从卧室里蹿了出来,一前一后地扑到了傅醴怀里。

  相较于同胞兄弟,卷卷明显速度更快,而团团则是力气更大。

  团团和卷卷全都化为小狐狸,泪痕把脸上的毛都润湿了……但尾巴也湿了一大块,这是怎么回事?

  傅醴好奇地问大师兄,“哭就哭吧,怎么还咬着尾巴哭?”

  庄衍之拿着毛巾给儿子擦尾巴,“尾巴上咱们两个的味道最大。咬尾巴闻尾巴,就好像咱们还在他们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