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氤氲在烟雨中的金陵静谧美好,秦淮河上笙歌之声此起彼伏,潮湿的气息紧紧裹着丝竹管弦,任凭何人吹拉弹唱,乐曲总是意料之中的俗气。

  一柄描画着双飞燕的纸伞停在岸上围栏后,围栏被细雨冲刷的苍白滑腻。

  画舫上的官妓谢琳琅被身边男子身上的酒气熏得半醉,脸颊绯红地,一边拿了手去扇风,一边扭着腰肢慢慢地踱出船舱,瞧见岸上的人,便绽放出一个如花笑颜。

  “快靠岸,薛学士来了。”

  谢琳琅清脆的欢笑声响起,船舱里一阵骚动,随后,方才还揽着谢琳琅欢笑的男人立时整了衣冠,衣冠楚楚地冒着细雨站了出来。

  岸上,原本只是路过金陵,下定决心来看一眼就走的薛燕卿疑惑不解地看着谢琳琅的笑容,紧握着伞柄,转身要离去。

  “薛学士?薛燕卿!穆燕卿!燕卿!哥哥!”

  船越来越近,谢琳琅的呼叫声也原来越清晰,薛燕卿心里越发地不解,十年了,十年不见,谢琳琅不恨了?还是她只盼着自己将她救出火海,再顾不得其他的了?

  “老爷,该走了。”老管家薛令看了眼船上半老徐娘的女子,又看了眼那女子身边堆着笑等着结识薛翰林学士的男人,看那男人脑满肠肥,不由地叹息,红颜易老,谢琳琅如今能陪的,也只能是这样的男人了;且,这样的男人来找谢琳琅,大抵也是为了看看当朝翰林学士的原配是什么模样吧。

  “鄙人乃是有怪才之称的苏州傅惊鸿,见过薛学士。”船上的男人不曾想过能亲眼看到下任宰相不二人选的薛燕卿,脸上堆满了惊喜。

  薛燕卿张了张嘴,手指抓在滑腻的围栏上,多年不见,青梅竹马、举案齐眉的画面浮上心头,“琳琅……”

  “老爷!”薛令瞧见因傅惊鸿的话,秦淮河上许多的歌女、嫖客向这边看过来,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

  薛燕卿抓着围栏的手指一松,握着伞柄的手也是一松,那柄精致的纸伞就飘入了秦淮河里,在染满了脂粉气息的秦淮河上打着转。

  薛令赶紧将自己的伞给薛燕卿遮上,自己整个身子淋在雨中,紧跟着薛燕卿向轿子走。

  “哥哥救我!”

  一声撕心的叫声传来,薛燕卿身子一顿,耳朵里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议论纷纷声,头也不回地上了轿子,待进了轿子,手指搭在窗子上,想撩开帘子看一眼,终于又收了手。

  “哥哥……啊!”

  一声尖叫传来,薛燕卿终于出了轿子,待要多走两步,就听薛令说:“她掉下水了,老爷放心,有的是人来救。”

  薛令也不知道如何称呼谢琳琅,谢琳琅曾做了他十三年的养女,八年的儿媳,若称呼她妓、女、姐儿,他又实在喊不出口。

  “去看看。”薛燕卿推开薛令,走到围栏下,就瞧见船已经靠岸了,水里有个人在不住地扑腾,半天,水里出来两个人,却是那早先自称怪才傅惊鸿的男人搂着谢琳琅上了岸。

  薛燕卿看向脸色煞白,浑身湿透了的谢琳琅,喉头哽住。

  “姐夫、姐夫!”其他船上传来谢琉璃、谢玲珑的呼声。

  “老爷,走吧。”下雨天,薛令额头上却开始冒汗,薛燕卿如今的身份,委实不适合跟一群官妓纠纠缠缠。

  “……咳,哥哥,我有一句话要跟你说……”咳出水的谢琳琅幽幽地看向薛燕卿。

  薛燕卿指间因紧张有些发白,见许许多多的画舫靠过来,不需薛令再催,一言不发地转身,说了一个走字。

  躺在岸上的谢琳琅有些怔愣,呆呆地看着薛燕卿的轿子慢慢远去。

  “咳咳!”谢琳琅忍不住又咳嗽起来。

  傅惊鸿伸出手,握着谢琳琅被鲜血濡湿的手,用力地将她的手指扯开,才见她掌心里握着一片锋利的刀片,想起早先自己不经意看见这刀片的时候,谢琳琅解释说是修娥眉所用,如今不禁豁然明白这刀片的真正用途,拿了帕子将谢琳琅被刀片割出一道深可见骨伤口的手,便一用力,又将谢琳琅抱回画舫之上。

  船舱里胭脂、酒水的气息令谢琳琅彻底的醉了,麻木地一笑,面目狰狞地靠在榻上。

  “你何苦呢?”傅惊鸿一边换着自己的衣裳,一边看着谢琳琅的婢女给谢琳琅换上干衣裳。他也曾听说过谢琳琅与薛燕卿的恩怨,传说谢家老太爷谢蕴任苏州知府时结识同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