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

  谢连城到底是小孩,经不住事,出了事头一样就是想回家,原本想回家跟谢太太说的,才来到谢太太门前,便听有人喊“老爷要打死五爷!太太赶紧去看看!”

  屋子里的谢太太、谢大奶奶等人慌慌张张地冲出来向前院谢蕴书房去。

  谢连城只看见谢三奶奶、谢璎珞等一群人的身影一闪而过,立时反应过来这是谢家人也知道了,赶紧小跑着跟上。

  到了前院,便听到一阵狼哭鬼嚎,此时谢蕴书房的帘子早被扯下来,远远看见一屋子的人跪下,还有一个趴在条凳上的人后背上满是血,只听屋子里闷响一声,随后就听谢蕴喊:“换根棍子来!”

  “老爷,不能再打,再打就当真将他打死了!”谢太太跪求。

  谢大奶奶也忙求道:“老爷千万手下留情!一根棍子已经打折了,弘宗的身子骨还不知伤成什么样了。”

  “留情?咱们一家上下都要被这孽障坑死了!”谢蕴进考场前才刚刚知道题目,不想一早谢弘宗就拿了题目出去显摆,这叫他有嘴也说不清楚,只能回来拷打谢弘宗。

  谢弘宗早被打得只剩下半口气了,谢太太泪流满面道:“要打死他,也要有个罪名,老爷好歹说一说到底是什么罪名!”

  谢蕴冷笑道:“我不说,这事就算过去了,若我说了,谁也得不了好。等我将他打个半死,再带着他去平清王府上求平清王跟凌郡王求求情!”

  谢太太错愕道:“这样严重?莫不是这混账哪里得罪了凌郡王?”

  谢三奶奶见谢太太护着谢弘宗,微微撇嘴,又见谢连城挤过来,便瞪了他一眼。

  谢连城缩了头,想起方才温延棋的话,忙道:“老爷,有书生商议着去贡院外闹事。”

  谢蕴才接过一条门栓,正狠狠用力地在谢弘宗臀上抽打,听了这话,脸上涨红地问谢连城:“你从哪里听来的?”

  谢连城不敢说是从商琴那边,随口撒谎:“我在大街上走,听他们说……”

  “父亲,赶紧叫人赶去,此事万万不能闹大!”谢弘嗣开口,不等再问,便领人出去。

  “这事,怎么跟贡院、书生有关系?”谢二爷开口问。

  谢连城脱口道:“听说陛下才拟出题目封存,五叔就在外显摆抖出题目来。”

  谢太太头脑一懵,考场舞弊四个字跳入心中,手脚都软了,哭道:“他素来老实,怎会知道题目,难不成是巧合?”

  “巧合?”谢蕴见谢连城说破了,又信以为真地以为满京城人都知道了,此时不再是打了谢弘宗到凌郡王面前说句谢弘宗糊涂就能了了的事,于是不再遮掩,冷笑不停,“你叫我去皇上面前说巧合?他是我儿子,我又是主考,巧合二字就能堵了悠悠众口?”

  谢太太握着帕子掩面哭,伸手向谢弘宗身上拍去,骂道:“你这混账倒是开口说,你从哪里得来的题目。”

  谢弘宗自从结识雪艳后,便将学问丢在一旁,对春闱一事也不甚关心,压根不知今年的题目是什么,虽被谢蕴拷打、被谢太太追问,满心委屈却依旧不知他们问的是什么。

  “父亲,老五这事给咱们家招祸,父亲累了,儿子替你来打。”谢二爷接过谢蕴手上的门栓,用力地向谢弘宗腰上打去,“你倒是说,你到底从哪里知道的?”

  谢弘宗痛的昏过去又醒过来,哭不出声,哀哀地看向谢太太。

  谢太太冲谢蕴求情道:“老爷,兴许弘宗当真是被人冤枉……”

  谢蕴深吸一口气,冷笑道:“往日里商韬提过这狗东西与戏子胡闹,好男风。我只当他是在玩笑,并不过问,万万没想到这混账东西竟然是巴不得我早死的!”

  谢太太哭道:“旁的我还信,这个我万万不信,定是商韬他……”

  “哼,你不信?我素日在外忙着养家糊口,只叫你教养几个儿女罢了,这都你做不好?”谢蕴此时正在气头上,哪里容得人狡辩。

  “老爷,兴许是往日里跟五爷玩笑的戏子有问题?”商略早被人请来了,此时站在人堆后头看。

  谢蕴问谢弘宗:“你素日里跟哪个戏子一起做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事?”

  谢弘宗耷拉着头不言语。

  “给我打!”谢蕴狰狞着脸道。

  谢二爷得了话,不去打谢弘宗腿,又一棍子打在谢弘宗腰上,因扭了手,又将门栓递给谢三爷,谢三爷、谢四爷一人打了两棍子,谢弘宗闷哼一声,终于昏厥过去。

  “老五!老五!”谢太太看谢弘宗晕了,愤恨地瞪了眼谢二爷,身子晃了晃,也晕了过去。

  “父亲,接下来怎么办?”谢二爷心里冷笑,暗道谢家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谢太太还以为有机会报复他不成?

  “带着你五弟,去平清王府。”谢蕴一下子老了许多,他行事谨慎缜密,却不想会遇到这般祸事。

  商略见谢蕴先出去了,忙先叫人用软轿抬着谢弘宗跟上,又对谢大奶奶交代道:“奶奶们好生照料太太,关了门户,老爷没回来前,谁家捎来信也不能回,谁也不许乱派人出去捎信。家里的大小门也要关上,谁敢胡说直接打死。”

  谢大奶奶素来跟谢弘宗要好,谢弘宗的未婚妻又是她的表妹,可这会子一家都被谢弘宗连累了,哪里还会去关心谢弘宗的死活,也不提给谢弘宗请大夫上药的话,对商略道:“你赶紧跟过去,有了什么消息,赶紧捎回来。”

  商略忙答应了一声,才跟着谢蕴的轿子出了谢家,便又听人来回说:“谢大爷去了贡院外,他还没说话,就有人打着咱们谢家的幌子打人,还装着谢家人说什么苏州出了乱子、梁溪决了堤的事都没人敢提,如今这小小乱子算得了什

章节目录